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小说库 > 武侠 >残剑噬天

残剑噬天

标签:传统武侠

状态:已完结

类别:武侠

作者:柳生居士

发布时间:2018-06-26 11:02

小说简介

《残剑噬天》该小说作品是一部关于历史题材的作品,作者“柳生居士”已完结,小说情节连绵起伏、引人入胜实在是一部赏心悦目且值得推荐的小说,小说主要剧情是:洪武12年,靖江城古坪口,浅道上,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杀戮,古坪口道上尸横遍野。原明朝中枢侍郎,尹道元一家四十多人,妇儒老幼,辞官归隐靖江的途中被一群蒙面人劫杀在古坪口,靖江知府急报朝廷,震惊朝宇,明太祖龙颜大恕,下令刑部严查!然而尹道元的遗孤被异人所救。带入山中清修武功…… 在历经几翻生离死别之后,修成正果,下山复仇,却引发了一连串朝廷官府腐败大案!

精彩试读:

十年难遇的一场罕见大雪。从入冬以来就飘飘扬扬,下了整整十多天。把靖江古城铺盖在皑皑白雪之中。

城里城外沟渠,道路,被堆满封冻,填坪,城边上的几处毛屋老宒,也承受不住厚厚的积雪,被压倒挎塌,就连城外山上的老松树也承受不了积雪的重量被压弯腰,折断在雪地上。

寒风刺骨,冷气逼人。

整个靖江城死一般的寂静,人迹全无。偶尔听到城里传来几声犬吠。

城外不远的一座小山凹里,有一处几百年历史的老道观。在经历数百年后桑田沧海之后,破败不堪。成了路人野狍的避风港,四周的围墙,屋顶上积雪堆得厚厚一层,手臂粗的冰柱倒挂在屋檐下。

这时,从正殿屋檐下的百叶窗中冒出了阵阵青烟。弥漫于屋檐的空间消散。

正殿上传出嘤嘤的说话声:“平儿哥哥,我饿啦”!。

殿堂上的太上老君坐台下面。两个幼小的孩童,身上披着破花被,倦缩在用墙砖围成的火塘边。

男孩十一,二岁。

女孩七,八岁。

两人身着上好的衣料,看似不是贫苦人家的娃。到是出自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

然而,此时他们满脸污垢,看上去大概十多天没洗脸了。

那男孩往火塘里添了几根柴火,拍了拍手说:“小妺!再忍忍,等我把火烧旺了,再去找柳大叔讨吃的。”

这时火塘火又暗了下去,男孩趴下身吹了几口,火苗又旺了起来。

女孩嘤声又问道:“平儿哥哥!你说?柳大叔会给我们吃的吗”?

男孩用木棍在火塘扒扒,又从地上捡起一根柴往火塘送并说道:“会的。前天柳叔说了,沒吃的就让我到他店里去拿”。

“ 嗷” 女孩回应了一声又道:“哥哥!我好想娘亲呀”。

男孩刚捡一根柴火往火塘送,听道妺妺这么一说,停了下来,一双乌黑眼珠呆滞看着大门外。泪水从眼眶里滑落,眼前又一次闪现出十天前的那一幕幕血淋淋的场面。

惨叫声,狂笑声连成一片。

他亲眼望着一个个蒙面大汉高举着手中的刀剑砍向自已的亲人,当父亲的人头离开身体的时侯,从脖颈上喷出的血溅在他的脸上,忽然间,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时,他和妹妺就躺在这座破庙里。身边坐着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

那人对他说:“他姓柳,在城里开了一家柳记饭庄”。 并告诉他,如果没吃的就让他到店里去拿。

过了一会,那人就走了,在他兄妺身边,就放着一个包裹,里面有些吃食和火柴。就连他们兄妹盖在身上的被褥。垫子是从哪里来的他都不知。

这几天来,他先后去过柳记饭庄几次,然而,他再也没有见到那天见过姓柳的疤脸人。每次拿吃的是一个叫柳祥的伙记。

“哥哥你在看什么”? 身边的妹妺问。

男孩抹了泪水说:“小妹,火旺了。我去拿吃的”。

他起身来,紧了紧缠在腰间布带子,又道:“小妹!你先忍忍,我一会就回来”。 说完出了殿门往雪地上深一脚浅一步蹒跚而去。

身后传来妺妺说:“平儿哥哥,快点回来,我害怕”。

就在那男孩往城里走的时候。破庙的后山树林里,一个白影一闪不见。

柳记饭庄是靖江城里最火的饭庄。连日来的鹅毛大雪,下个不停,食客冷冷清清,门口挂上了门帘。旗扞上的招牌在寒风中摇摆不定。

饭庄的里大堂上,一个巨大的火盆锅子,梨树根被烧得吱吱作响。

一个身穿羊皮大衣的中年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脸上有一道明显的刀疤,他中等个子,嘴角挂着三柳胡须,看上去不像一个饭店老板,到似一个江湖刀客,一双有神的大眼,透出一股夺目神气。

他下得楼来坐在火盆边,手上的烟锅往火上点。他一面点火抽烟,头也不回的说:“祥子,这天不会放晴,让伙计们吃了饭回屋休息去,等有客再让他们过来不迟”。

身后正在扫地的柳祥道:“知道了,东家”。

那东家抽了两口烟又说:“嗷,对了,祥子, 那兄妺俩二天没来店里了,我让娟子准备了二套锦袄,等会你去的时候顺便带着过去给他们”。

“是,东家”。柳祥站起身来,看着东家说:“东家,小的想,为何不把他们兄妹俩接回店住。却让他们住在那破庙里,这么个大雪天的,不用说俩个未成年的孩子。既便是大人也熬不过这么寒冷的天气”。

那东家唉声道:”唉,我何尝不这样想的,可是,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柳祥低下头唉了一口气。似呼还想说点什么,他又摇了揺头,低下身子干起活。

这时,门开了,一股寒冷的风夹着雪花飘进屋来。进来的人正是破庙中的男孩。他站在门口,似乎是看见了屋里坐在火盆边的柳老板不敢进屋。

柳老板也看见他。站起身来带着亲切的微笑,向男孩招了招手道:“孩子快进来”。 那男孩低着头不敢正视看柳老板,有些结巴的说:“柳…大…叔, 我,柳老板将男孩拉到火塘边。拍了拍他头上的雪花道:“孩子,只你一个,你妹妹呢?。

男孩低着头轻声说:“妹妹在庙里,我想快点回去”。

柳老板似呼有些心酸,摸着男孩的头哽咽的说:“我知道,孩子先不急。来坐下烤烤火。”

他转身向柳祥说:“祥子。快去打一碗羊肉汤给孩子喝下去。顺便为孩子准备些食物,嗷,对了把咋晚煮好的牛肉切一块让他带回去。孩子,让你们兄妹受苦了。唉”。

柳老板唉了一口气又向后屋喊道:“娟儿。快把那两件衣服拿来。”

“哎” 后屋应声道。

不一会从后屋跑出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手里提着一个蓝布包。她看见了男孩,笑着说:”小哥哥好脏哎”。

男孩有些不好意的低下头。

柳老板对女儿笑骂道:“丫头不懂规矩,乱说些什么。”

他拉着女儿向男孩道:“孩子:这是我的女儿。她叫柳娟, 正好小你一岁”,这时,柳祥端着一碗汤出来笑着说:“快。小兄弟,趁热吃了,我刚热过”,柳老板笑着对男孩说:“孩子,吃吧,吃完赶快回去。别让你妹妹等急了。对了。这包里的两套衣服是我让娟儿去找布庄的老板定做的,拿回去你和你妹妹穿上。孩子,柳叔能帮你们兄妺的只有这些了。”

男孩站起身来接过柳老手中的包。向柳老板父女跪了下去向柳老板哽噎的说:“柳大叔。平儿感谢你们的大恩。但愿平儿不死,定会相报。”

柳老板见男孩跪下。慌得急忙扶起男孩道:“孩子。别这样。老夫受不起你这一跪、不过你记住大叔的话:寒冬过后,便是春天”。

男孩点了点头。一口气喝完碗里的汤。拿起包裹。和柳祥准备好的食物。向柳老板和娟子说:“柳大叔,娟子,祥子哥,平儿谢谢你们,向三人躬身下去,转身离去了。”

就在男孩刚掀门而去,一声轻笑。屋里火塘边多了个老者,这老者看上去有六十多岁。雪白的胡须。面如童颜。

一身洗得透白的蓝布截衫套在瘦弱的身上,显得有此宽大,一双小眼闪着贼亮的光芒。透出一股子精明强干。

若是走在大街上。谁也不会想到他便是名震天下,纵横江湖数十年的残剑门门主郑天明。

三人都不知老者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柳老板看见老者,慌得急忙下跪道:“柳子和拜见师叔祖”。

老者左手轻轻一拂。柳子和跪不下去。急得柳子和道:“哎呀,师叔祖,请您让侄孙拜一拜嘛!”

老者笑着道:“子和, 十年不见。你难道就忘了老夫规矩了吗?真是越来沒出息了。你知道老夫最恨这些臭礼节,起来坐着说话。”

柳子和陪笑着道:“是,是,听您老人家的”。说着与老者坐了个对面。

柳祥和娟子搬酒拿菜。很快就弄好几个小菜。

柳老板说:“祥子,娟儿。你们下去歇着。不叫你们不准进来。”

“是” 娟子和柳祥向后屋而去。

残剑门主郑天眀用火钳从火盆里挟出一根烧红木碳,点着嘴里的烟秤,巴嗒巴塔的抽了几口说道:“子和,难能可贵呀!你一个江湖侠客,出了名的一字快剑,武当白松道长的首座大弟子。却在江湖中悄无声息失踪十多年。呵呵,这倒好,原来藏匿在靖江城里,当上了饭店老板。若不是那晩,在城外古坪口遇上你,我都不知道,你小子躲到那里享清闲自在去了”。

柳字和为郑门主倒了杯酒。陪笑着道:“师叔祖说笑了,小子这一生哪有享福的命呀。自从十多年前,济宁曲水城管了那桩闲事。”

“沒想到惹出了个神枪派的后台。几次上武当请师尊他老家出面调解。然而,师傅不但不理,反将我训斥一顿,若不是师叔祖出面,小子的命早就没了。那次与师叔祖分手后,我就回了清河老家,心灰意冷之下。便顿生了退出江湖念头。”

“一年后便与我的一个青梅竹马发小结了婚。本想过上几年太平日子。没想到:神枪派的大弟子:断魂枪程风雄忘不了失子之痛,苦苦追杀于我,当时爱妻身怀六甲,在程风雄众多弟子的围攻下。”

“妻子受伤,我拼死护着爱妻逃出,爱妻早产之后,散手西去。”

“我只好带着未满周岁的女儿来到靖江投靠亲戚。”

“原来的柳记饭庄是我远房二叔的一处产业。他见我没处可去,便将这个饭店转给了我。唉。”

“岁月蹉跎。这转眼又是十年过去了。”

郑门主双目一瞪。拍了拍桌子道:“奶奶的。这韦老狍真是老来犯浑,全不顾江湖道义,放着门下弟子胡来,他既不顾我残剑门出面调停,便不顾当年与老夫的交情。它日若让老夫遇到他的门下弟子在江湖中作恶,老夫决不会心慈手软。”

柳子和苦苦笑了笑道:“算了,师叔祖何必生气,事过境迁,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我隐居在这里,早也淡漠江湖恩怨分争,如今也习惯这种生活。也不想计较过去的恩怨情仇,只求安居乐业,把女儿养大成人。不再让她步入江湖。就算告慰爱妻的在天之灵了”。

郑门主噔着一双小眼珠看着柳子和笑道:“是吗?那老夫问你?那天晚上你在古坪口的出现,该不会是一个偶然吧。还蒙着面?老夫看来:你是有备而去的吧?”

柳子和苦笑了笑道:“师叔祖目光如电,洞察千里。不瞒师叔祖,那天晚上我确实是有备而去的,目的只是想报个讯让尹大人一家知道,能否避一避,不要走古坪口,唉,我发出的一封警告书,尹大人父子没发觉,后来……”

“后来你就砍倒路边的一棵白扬树,来阻止他们往前走。” 郑门主插嘴问道。

柳子和惊异的看着郑天明道:”怎么?师叔祖看见我砍树啦?”

郑门主苦笑道:“子和。如果当时我看见你砍树示警,你想我会让这帮恶贼得逞吗?这是我分析出来的”。

柳子和点点头道:”唉,冥冥中的定数,当然了,如果师叔祖正好在场,尹大人一家三十多口就有救了,天意,天意呐”。 柳子和说完不由淆然泪下。

郑天明此时也是有些伤感,他唉了口气道:“我也是由靖江去盐城的路上正好遇上的,然而还是晚了些,有意救下俩个孩子,当时正赶上俩个蒙面人从车里将俩个孩子抓出来,正要下手加害的时侯,情急之下我用独门暗器解决了俩个蒙人。”

“没想到,这伙贼人识货,一看见我的独门暗器,惊得什么也不顾,背起那俩个被我杀死的同伴逃走了。哎!子和,你似乎事先就知道消息。”

柳子和沉重的点头道:“不瞒师叔祖,我的确事先就得到消息,因为那些杀手亊先就在我的店里吃饭,就在他们密谈时,被伙计柳祥听道,告诉我的”。

郑天明喝了口酒,装了一锅烟,在火塘中点燃之后,又问道:“这么说,你知道这伙杀手的来历门?”

柳子和点了点头,接着又遥了遥头道:“来店里吃饭的第一拨人,大概有七个人,从他们的作派和说话声里听出,这些人是朝庭出来的侍卫,其中那个领头的好像是太监,他们点完莱,没多大一会,又来了三个人,这三人中我认出一个人,他叫鬼影子宋城,三人进了那个包间里,可是我想不通的是,鬼影子宋城是飞虎门副门主,正道中人,这些人从不跟官府打交道。”

郑天明巴嗒巴嗒抽汉烟,一双小眼迷成一条逢。他抽了一阵之后。在脚上拍了拍点点头道:“我知道你说的第一拨是什么人了,。”

柳子和急忙问:”是什么人?难道是朝庭东厂的人,天哪!那太监是刘颏昌,刘公公”。

点了点头,郑天明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挮给柳子和道:“子和,你看看这是什么?”

柳子和从郑天明的手上接过用灰布包着的东西,小心的打开来一看,惊道:“这,这,这是东厂银牌侍卫的杀手令?”

郑天明啍了一声道:“除了东厂那些杂碎持有这种令牌,世间上还能有谁敢持有这东西,银牌令,哼,級别不低呀!”

柳子和叹声道:“这是东厂的二级侍卫令牌。能调动二级侍卫的人,当今除了皇帝老儿,就是太……”

刚说到这里,柳子和的话被郑天明止住了。过了一会。,

柳子和又道:“师叔祖,那他们兄妹俩个很危险,东厂的人从不留活口,他们行事风格是出了名的赶尽杀绝。”

冷冷一笑,郑天明道:“他们从来都未离开过靖江城”。 这就是,我传音告诉你将他们兄妹俩安置在破道观的原因了。而且。他们两天前就找到了那里。并且还派人监视着。

柳子和吓出了一身汗。他轻叹道:“我明白了。这些人之所以没动手,是师叔祖的断剑令。”

“啍哼, 他们会动手的。只不过他们也在等人”

郑天明哼声说:“动手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只要刘颜昌等的人一到,他就会下绝杀令,置俩个孩子于死地”。

柳子和轻声问道:”那就是师叔祖顾意留在靖江城原因?。师叔祖,我能帮得上什么忙吗?”

郑天明拍了拍柳子和说:“你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事就是老夫的事了,我到要看看,他飞虎门门主混元手吴正坤,鬼影子宋城和东厂的刘颜昌难道真不怕老夫的断剑令?”

柳子和咐声道:“是啊。”

“断剑令一出鬼嚎狼哭” 这是代表整个江湖正义的必杀令。

“哼,那时候整个中原武林的八大门。十帮七十二派都会出来听从号令。不管他飞虎门,或是东厂。恐怕连皇帝老儿也要惧怕三分。”

郑天明呵呵笑道:“子和。你以为老夫的断剑令就那么有权威。那老夫早就是武林的老皇帝了,哈哈……”

更多

猜你喜欢

    传统武侠搞笑武侠穿越武侠骑士武侠情缘

    精品搞笑武侠小说专题精品搞笑武侠小说专题上班被老板各种批斗不开心了?回家被家庭琐事整郁闷了?网盘屋为你准备了全网海量的搞笑武侠小说,让你笑口常开,把不愉快忘到九霄云外,特别推荐和对象一起看哦!赶快来挑选吧。

  • 武校那些年

    武校那些年

    状态:连载中类别:武侠
  • 天涯飞雪

    天涯飞雪

    状态:更新中类别:武侠
  • 山沟皇帝

    山沟皇帝

    状态:连载中类别:武侠
  • 贵女谋夫

    贵女谋夫

    状态:连载中类别:穿越

    精品骑士小说专题精品骑士小说专题看腻了国内的武侠小说吗,那就让中世纪骁勇善战而又风度翩翩的骑士们带你走进西方古武文明吧,喜欢看骑士小说的朋友找到大本营啦,我们会推荐非常Nice的骑士小说,赶快来开始你的中欧贵族之旅吧!

精品武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