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小说库 > 穿越 >倾城之恋

倾城之恋

标签:古代言情

状态:已完结

类别:穿越

作者:夙溪阡墨

发布时间:2018-06-26 15:19

小说简介

《倾城之恋》这是一部关于古言题材的作品,目前作者“夙溪阡墨”已完结,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确实是一部耐看且值得推荐的作品,文章情节是:是谁说的“水至清则无鱼,人贱则无敌”的?来给咱们男主大人站出来,三百大板子伺候!又是谁说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来给咱们女主大人站出来,卖到老鸨那里去!嗯,所以接下来,进入比较正经的态度里面噗哧!传闻中这个世界纷乱不堪,有驾驭万人之上的力量才能让那些菜鸟们俯首称臣。王座往往都是阴森森的白骨堆积起来,江湖上恶霸横行,谁能猜测到那些所谓的正义之人是否正直?一位女子,从小天赋极佳,却被父亲划出族谱,浪迹天涯啊……一位男子,从小天赋极佳,却被贪官毁灭家族,浪迹江湖啊……不是冤家不会聚头,他们居然成为了同一个师门的弟子,这是什么个情况?!师父是个厚颜病娇美男子,这让他们怎么撑场面!不可能修炼这么多年就是修炼怎么被虐吧?女主英明一世,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啊!男主英明一世,你们这些傻缺的平民啊!“吃我豆腐是要还的!”女主被调戏!要不要反调戏过来?“哦?是嘛?”男主挑了挑剑眉,然后……直接扑倒!画面太美不敢看啊!坐看这美人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尽折腰啊……美人一笑倾人城,再笑……嗯哼,有奸情?!

精彩试读:

天上依稀有一群雪燕掠过,不知是不是因为阴华山之上人烟稀少,略微有点萧瑟的景象。准确的来说,这里只有一户人家,不,这里只有一个门派,名为淳溪。曾是叱诧风云的大门派,弟子上万,却因为师父换人了,由他的儿子继承。淳溪珀,一个俊美的男子,他至今也只有十四个徒弟,却各个都是精英。

“锦栖——”

“喂!大白天的喊什么!吓死人。”锦栖无语地撞了他一下,随即抢过他手里的柍玉笛,握在手心。

她有着如风的青丝,柳眉秀丽,睫毛似蒲扇一般细长,一双清丽的黑眸荡漾着如水的温柔。一袭白衣,似乎是仙子临世,只是她有着刚烈的性子,却是女子中难得的一位。

“锦栖……哎,你干嘛拿我的玉笛!”殷宸见她抢了过去,连忙叫起来。

殷宸俊秀的脸早就褪去了少时的青涩,剑眉修长,乌黑的双眸却显现了许多桀骜不驯的意味。白衣更衬托他身体的修长,容貌瞧着似是女子,但是他的冷漠却能拒人千里之外,却很少对锦栖冷漠。不,几乎是没有。

“话说,没想到我当年送给你的柍玉笛你还保存在身边。”她瞥他了一眼,继续看着手中的柍玉笛。

“哼,那当然。这支柍玉笛还是你送给我的十二岁生日礼物。”他见锦栖这样,冷哼一声。

她以为这个柍玉笛对自己来说不重要?!

记得十二岁的时候,他像一个街边的野孩子,有很多路人,经过他。就在一刻前,被瞬间从富人家被沦落为一堆废墟,这些,他亲眼看到的。他父亲在这之前,还是朝廷命官;他母亲在这之前,还是江南才女之一,就在这之后,被无声无息地杀死了……他已经不能用“落魄”来形容了。“师父,这个可怜的小兄弟是怎么了?”年满十一的锦栖拉着师父淳溪珀的手,没好气地指着他。

淳溪珀看到了他,心里微微一愣,继而又微笑地对淳溪锦栖说:“怎么,你想收留他吗?”

锦栖仰起头,嘴角勾着邪邪的笑,但是很快又掩盖了下去。

“师父真是懂我。我的确有这个想法。师父准许吗?”

淳溪珀笑着看向殷宸,又看向锦栖,松开锦栖的手,朝着殷宸走去。

“当然准。你自今日开始就成为我的徒弟吧。”他朝殷宸伸出手。

“师父真好!”

说完,锦栖又邪笑了一下。

殷宸冷冷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手,看向他淳溪珀身后的锦栖。

遭了!锦栖暗叫不好,被这小子看见了,这小子还挺敏感!“话说,你是哪位,我为何要听你话?”

淳溪珀依然微笑。

殷宸火了。

装高冷!

“真的不想来?错过这个机会绝对没有下次了。”

“好吧。我来就是了。”殷宸拍开淳溪珀的手,拍拍身上落的灰,跟随两人离开了这个地方。

那天后,殷宸就跟锦栖他们一起生活。正好是殷宸入师门的第三天,是殷宸的十二岁生日。

生辰那天,淳溪珀为他办了一个生日宴会,当然是属于他们三个人的生日宴会,其他弟子因为和殷宸不太熟,就没有邀请。

“殷宸,今天你的生辰,开心点罢。”淳溪珀摸了一下殷宸的头,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殷宸点点头。看对面的锦栖在那挤眉弄眼,他差点就“噗”地一声笑出来。她这是在逗他开心吗?

他强忍笑意,坐在藤木椅上。突然,屁股下一顿,只听“彭”地一声,椅子中心破了一个大窟窿,殷宸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噗哈哈哈~”锦栖看他这囧样,笑出声来。

淳溪珀也忍不住笑了,随即又正色道:“咳咳,殷宸,快起来。”

殷宸无语地从地上爬起来,又听“啪”的一声,一块青桂糕迎面扑来,砸的殷宸满脸都是,整个脸都花了。

“哈哈哈……师父我肚子疼!”锦栖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殷宸的脸,对淳溪珀说。

殷宸看了看对面铜镜里面的自己。整张脸上都是屑子,睫毛上还有星星点点。他刚准备用袖子擦,就被一个人拦住。

“殷宸,师父有洁癖,你又不是不知道。”

殷宸猛然一想,是哦。师父的洁癖可算得上是深度洁癖,如果刚才擦上去了,师父一定会一把将他衣服扒下来……

“锦栖,那你说,把我整成这样,怎么办?”殷宸佯装生气,用手指戳戳自己的脸,示意:这张脸上的屑子,怎么处理?

淳溪珀走过来,俯下身,笑着对殷宸说:“今天是你生辰,我们这是为了逗你开心啊。你别介意。”

什么嘛!有这样整人的吗?殷宸只能表示自己的自尊被深深地伤害到了。

锦栖看他这样,从身上掏出一块丝帕来,把殷宸拉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边笑一边帮殷宸擦拭他脸上的屑子,笑道:“殷宸别生气,别生气,帮你擦不就是了嘛。对不起嘛,害你成这猪样。”

前半句他听着还舒心,后半句……猪样?这形容词太不恰当了!

再看看锦栖,她还一边笑眯眯,一边帮他擦糕点屑子,染地整块丝帕上都沾满屑子。

殷宸突然觉得,锦栖这丫头有的时候还是蛮可爱的……

锦栖直起身子,看殷宸脸上恢复原样,才笑着离开位置。

淳溪珀看着两人的互动,脸上笑意更甚。

殷宸看淳溪珀笑的那么开心,突然从内心升起一种十分不详的预感……嗯,非常不详……

他不会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了吧?

“殷宸,这糕点虽然看起来不太好吃,但是这还是锦栖自个儿给你做的,你就将就着吃几口。”淳溪珀把糕点往殷宸那里推了推,示意他别嫌弃。

“你们……不会又整我吧?”吸取两次的教训,殷宸都不知道这能不能这么轻易地就听了师父的话。

锦栖看他犹豫的样子,就知道了他以为这个蛋糕也有陷阱,又“噗嗤”一声笑出来,半眯着眼看着他,说道:“你小子,太敏感了。放心啦,这次没有陷阱。”

殷宸见她这样说,也只好硬着头皮吃了一口。

“怎样?殷宸?我做的好吃吗?”锦栖迫不及待的凑上来问道。

“这糕点……”殷宸略带惊讶地看着锦栖。

“嗯?你倒是说完啊,看我干什么?”

锦栖被他一系列举动搞蒙了,凑上去,盯着这蛋糕看了十几秒,起身,不解的对殷宸说:“殷宸,说话呀!我没发现什么端倪。”

殷宸刚准备开口,突然甜腥味弥占满整个口腔。

殷宸刚准备捂住嘴巴,但是为时太晚,只听“噗”地一声,地上落了一摊血。

随即殷宸就软软地倒在地上。

锦栖看到他这个样子,也慌了。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殷宸为什么突然吐血?”锦栖拉着淳溪珀的衣袖,大声叫喊。

淳溪珀走到殷宸身边,他凝视了殷宸好一会,然后走到锦栖面前,说:“放心,没大碍。他不知道是不是在刚才中了忆骨毒。不会死的。”

“忆骨毒?噢,你和我说过的。那现在呢?他怎么办?”锦栖上前,触了一下殷宸的手。还是热的,和平常一样。

“先把他抬回房间吧。大概半柱香之内会醒来。”淳溪珀一把将殷宸从地上捞起来,放在肩上,一个闪现将殷宸送回屋里。

殷宸所中的忆骨毒,或许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发作了。

殷宸被梦魇拉进了永恒而黑暗的深渊之处,他早就埋葬到心底的事,又像无尽的河流一样朝他奔来。

他还记得,那天他的父母含冤而死;他还记得,那天他的家被烧毁;他还记得,罪魁祸首将自己一脚提到墙角,那是自己苦不堪言的样子……

梦魇在狠狠地折磨他。他在梦境中哭泣,梦境里,殷宸的父母双双走来,抚摸着殷宸的头,露出温暖的笑。

殷宸知道,这是梦。可是他怎么也醒不来,好像眼皮被涂了一层胶水一样,他再怎么努力也睁不开。

他现在的心情,就好像是冰山上面的一颗草,在冷风中瑟瑟发抖,无助,害怕,充斥了他的意志。

锦栖一次又一次地将殷宸额头上的汗水擦掉,床上的殷宸并不安稳。眉头紧皱,嘴唇已经发白,半柱香过去了,殷宸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锦栖的眼睛一直盯着殷宸,可是殷宸感觉不到她的视线。

“真是……不省心的家伙。”锦栖如此说道。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锦栖从腰间掏出一个东西:一支上好的汉白玉制成的玉笛,末端挂着一条怀水玉佩,看起来好不精致!

锦栖将玉笛凑在唇边,缓缓吹起了曲子。

这首曲子,名为《凌烟魄》,是她在无聊的时候随口编的。哪知道这首曲子倾注了她的心血,就有了勾魂引魄,解除梦魇缠身的作用。可是吹这首曲子,花费的代价是很大的,轻则三日内不醒,重则被笛魂缠身半年卧床。但是锦栖自认为体质比平常人好,也没什么顾忌了。

曲随笛声环绕在殷宸周身,泛着淡绿色的光晕。

吹到一半,锦栖脸色突然煞白,她忘记了,师父和她说过的,未满十四她的不能吹这首曲子的。

但是如果中途暂停,殷宸和自己或许都会被反噬。

锦栖管不了这么多了,既然都这样子了,还不如豁出去。

笛子尾部挂着的玉佩微微闪着青光,得到笛声的共鸣后,那青光又将殷宸围绕了一圈。

锦栖知道,自己注入的力量太多了,这或许自己会将殷宸身上的忆骨毒分解到自己身上,到时候两人都会被梦魇反噬。

放慢曲调,锦栖的脸色终于有了好转。围绕在殷宸身上的两层青光在这时候积聚成一层,随着曲调的变化,青光突然刺入殷宸的眉心,殷宸颤了一下,只见他的身上冒出来两缕黑烟,那是忆骨毒。突然,那缕黑烟对准了锦栖冲过来。

锦栖一惊,但是曲不能乱。罢了,就让它到我身上来,这样殷宸也会没事。

突然,腰被一只手拢去。

一看,居然是淳溪珀。

“锦栖,我不是和你说过,未满十四不能吹这首曲子吗?后果有多严重我都不能想。”淳溪珀担忧地看着锦栖,如果刚才不是自己拉她过来,忆骨毒就已经是锦栖身体里的了。他真的不敢想,那样的后果。

锦栖目不斜视,必须集中精力,否则就是九死一生了。

那缕黑烟突然颤抖起来,就在一曲终了的时候,居然消失不见。

“师父,你怎么在这里?”锦栖脸色依旧苍白,无一点血色,似乎是在强行支撑身体。

“锦栖,没有下次!”淳溪珀握紧锦栖的手,一片冰凉。

“好。”

说完就倒在殷宸的床头。

淳溪珀连忙将她唤醒,如果睡下去,估计一天也醒不来。

可是锦栖哪里顾得上这么多,沉沉的睡了过去。

锦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凌烟魄》吹奏完以后,她全身的力量像是被一个东西吸走了,没想到居然会使自己这么累。怪不得师父一直不让他奏这一曲,若不是因为殷宸,她也不会趟这浑水。

锦栖就伏在殷宸床沿上,周围一切的事物她都不在意,这次消耗量太大,自己是该好好休息。

师父叮嘱自己都不听,真是让师父失望了。

淳溪珀走出房门。他不想帮她。因为殷宸有办法叫醒她。

第二天清晨。

殷宸幽幽地醒来,环顾了一下周围,呃?他明明记得自己是在吃糕点啊,然后……然后……就吐了一口血来着。怎么会在自己的房间里?

刚准备起身,就觉得腿边有什么东西。一看,居然是锦栖那个丫头。

他凝视锦栖,发现她脸色白的不像正常人,几乎没有血色。再看看镜子里面的自己,面色红润,哪像吐过血的样子。倒是锦栖,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殷宸仔细地看着锦栖。以前他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丫头长得好生精致。朱唇,青丝,精致的脸,右眼下还有泪痣,嗯,不过不碍事。虽然锦栖脸色苍白,但是怎么看也都是个“病美人”的样子。

他不能动,因为她就伏在他脚边,他怕吵醒她。可是细想,平时锦栖都是起的最早的一个,今天怎么回事,没起床还不说,还伏在自己脚边。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殷宸穿上衣服,连忙赶到淳溪珀的书房。

“你来了。”淳溪珀不看他,自顾自读着自己手里的书卷。

“徒弟殷宸,拜见师父。师父早安”

“你来,就是为了向为师问好?”淳溪珀放下书卷,问他。

“师父,我想知道昨日发生了何事,为何锦栖会伏在我床边。还有,我明明记得昨日我吐了一口血,可是为什么今日却安然无恙?”殷宸一口气将自己想要问的说了出来,他迫切的想知道,昨天都发生了什么。

“锦栖可有转醒的迹象?”

“回师父,没有。”殷宸盯着淳溪珀,希望他告诉自己答案。

“你来,坐在这里。”淳溪珀修长的手指,指向身旁的位置。

“师父这是何意?”

“来,摄取我的记忆,你就知道真相。”淳溪珀如此说。

殷宸一惊,居然用这个方法?

“快。”

殷宸不想违抗他说的话。

手指放在淳溪珀的眉心,集中精力寻找昨天的记忆。

目光一滞,他找到了。

昨天发生的事一幕幕展现在他眼前,他看到锦栖帮自己排除忆骨毒的画面,看到锦栖为救自己而差点被忆骨毒缠上的画面,看到锦栖毫无血色的脸,看到她伏在自己床边睡去的画面……

殷宸松开手,不可思议地看着淳溪珀,突然拉住他的袖子。

“师父,为什么不阻止她?你明明知道这个后果吧?”

淳溪珀缓缓开口,说出的话让殷宸吃惊。

“是,我没有阻止她。但是如果我阻止她了,今天你看到的就是锦栖的尸体。她为了救你,第一次使用了柍玉笛,甚至不惜生命去吹奏《凌烟魄》。让她好好休息。”淳溪珀说完,回到案前,继续阅书。

殷宸不再理会淳溪珀,连忙赶到自己房间里。

锦栖还是睡着了的样子,无论他怎么叫也叫不醒。

殷宸在刚才和淳溪珀对话的时候,就知道那首曲子的代价是什么。若是别人演奏,怕是立刻身亡。

可是锦栖她却……

锦栖在睡梦中隐隐感觉到有道目光盯着自己。从小就讨厌被别人盯的锦栖突然一个激灵,从床边抬起头来,看向背后。

“呃……锦栖,你怎么了?”殷宸先是一愣,随即又反应过来。

锦栖揉了揉眼睛,问道:“哎,我睡了多久?”声音有点沙哑。

“大概四个时辰……”殷宸没有看完淳溪珀的记忆,只能大概估量一下。

锦栖撇撇嘴,太晚了。

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连忙问:“殷宸,身体好点没。”

殷宸点点头。

锦栖的脸还是有点苍白,不过大概恢复血色了。锦栖刚准备走出门,突然身后的殷宸拉住了她。

锦栖不解的回过头,才看见殷宸哭了。

锦栖立即慌了神,手足无措地说道:“哎?别哭啊。怎么像个女孩子一样娇弱啊,俗话说男儿流血不流泪。”

殷宸这下哭的更凶了,衣襟都湿了大半了。

锦栖无语地看着他:“话说,你比我大一岁好吗?不嫌丢人啊?”殷宸突然拉住了她,轻声道:“下次不可以用生命开玩笑了。”

随即又放开她,似笑非笑地看着锦栖。

“噢,你说的那事啊!师父让你看他的记忆对吧?”锦栖知道瞒不过他,只好承认了。

“是啊。没想到你还有情有义。”殷宸笑道。

“呃……这个笛子就送给你好了。正好可以防身用。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吧,虽然说太不够意思了。”锦栖将柍玉笛递给他。

殷宸接过笛子,灿烂一笑。

“谁说不够意思了?我很喜欢!”

更多

猜你喜欢

    古代言情穿越言情女尊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专题精品古代言情小说专题每个女孩都是女王,都是公主,都是小仙女,想知道古代深宫大院中的女孩是怎样蜕变为女王的吗?你所期待的公主会遇到怎样的白马王子呢?小仙女们愿意为真爱堕落凡间么?来这里肯定不会错,网盘屋会为你推荐史上最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种类多样!!情节新颖!!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噢。

  • 嫡女倾皇城

    嫡女倾皇城

    状态:已完结类别:穿越
  • 睥睨天下尽妃颜

    睥睨天下尽妃颜

    状态:已完结类别:穿越
  • 王妃是杀手

    王妃是杀手

    状态:连载中类别:穿越
  • 王妃魅惑

    王妃魅惑

    状态:已完结类别:穿越
  • 帅哥别走

    帅哥别走

    状态:已完结类别:穿越
  • 帝君休走

    帝君休走

    状态:已完结类别:穿越

    精品穿越言情小说专题精品穿越言情小说专题人们常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其实只要有缘,不管是千里、万里还是宇宙、星际,亦或是过去、未来,都阻挡不了穿越去与意中人相会的心,本站有海量的精品穿越言情小说推荐,不管你是男生还是女生,相信你都能够在本站找到你最想看且最吸引你的那一款小说,我们在网盘屋等你。

  • 琴瑟幽幽,绝世皇妃

    琴瑟幽幽,绝世皇妃

    状态:连载中类别:穿越
  • 盛世女皇

    盛世女皇

    状态:已完结类别:穿越
  • 高冷妃驭夫有道

    高冷妃驭夫有道

    状态:已完结类别:穿越
  • 特种女妃

    特种女妃

    状态:连载中类别:穿越
  • 帝王独宠丑妃

    帝王独宠丑妃

    状态:已完结类别:穿越
  • 绝代佳人

    绝代佳人

    状态:连载中类别:穿越

    精品女尊小说专题精品女尊小说专题在人类的发展史上,母系社会时尚以女性为尊长,但在后来的历史上,王朝天下、江山美人多以男性为主线,而今,女性逐渐回归历史舞台,女尊文易应运而生,网盘屋精选好看的女尊小说为您推荐,一览女人主宰的天下。

  • 凤主江山

    凤主江山

    状态:已完结类别:穿越
  • 凤逆天下

    凤逆天下

    状态:完本类别:言情
  • 纤纤玉指画君心

    纤纤玉指画君心

    状态:144738类别:言情
  • 论太后的职业素养

    论太后的职业素养

    状态:连载中类别:穿越
  • 婚后玩命日常

    婚后玩命日常

    状态:连载中类别:言情
  • 秦楼春

    秦楼春

    状态:连载中类别:穿越

精品穿越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