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小说库 > 现代 >月下吟

月下吟

标签:豪门总裁

状态:已完结

类别:现代

作者:司马季季

发布时间:2018-06-27 14:29

小说简介

《月下吟》这是一部关于总裁题材的作品,目前作者“司马季季”已完结,小说情节连绵起伏、令人着迷的确是一部赏心悦目且值得推荐的文章,文章主要剧情是:英俊伟岸的曾俊然是一家大型玩具公司总裁,聪慧美貌的陶悦涵是个韩文翻译官,按理说这对郎才女貌的情侣本应该是十分幸福美满的一对儿,偏偏就在两人准备步入婚姻殿堂的前夕,一场灭顶之灾的大火一夜之间把曾家玩具厂价值十多亿的玩具烧了个精光,曾俊然也一夜之间从一个亿万富豪沦落成为一个要四处躲债的穷光蛋,前途茫茫,危机重重,等待着这对深情无限的情侣将会是怎样的命运呢?

精彩试读:

花月危情爱上你,我最大的愿望是你能够幸福快乐每一天;拥有你,是我今生梦寐以求的事情;大灾至,我想尽办法去求人;让了你,是阴差阳错,万般无奈的痛苦抉择;离开你,但愿从今往后彼此都各自康乐;为了你有更好的开始,再不舍,也愿意!正是:君不愿负吾,吾岂愿负君;可恨大灾至,天意作弄人。

红颜施援手,忍痛让了君;鸳鸯另配偶,爱郎娶玉人。

玉人非自己,珠泪湿衣襟;从此相别离,再见成路人。

所幸后福至,另遇花知音!

这是某个初夏的晚上,月儿弯弯,星儿灿灿,虫儿唧唧,风儿柔柔,夜色醉人。

天龙国内,宽大的银海大学学校礼堂里,观众席上座无虚席,这里正在举行着由学生们自编自导自演的校文艺汇演节目表演比赛。这时,台下第六排的大三一班工商管理系的几个男生正低声对这次文艺汇演的表演节目进行着评论。一个国字脸型,白净脸皮,模样俊俏的男生,天然黑油油的卷发,白色短袖衬衣,黑色长裤,黄色皮鞋打扮。十分帅气的交叠着双腿坐在椅子上,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哎,看了这么久都没什么好看的节目的,真没劲!”

“怎么没好看节目,那相声表演就蛮搞笑的嘛。”另一个高大壮实、古铜色皮肤坐在他右手边的男生说道。只见这男生一身白色的短袖休闲T恤,蓝色的牛仔裤,白色波鞋打扮,生得龙眉凤目,五官俊美,乌黑柔顺的短发干净而整齐,趁着他那健康的古铜色皮肤,还真有点像个万千少女梦中骑着一匹乌黑油亮的高头骏马,策马领头奔驰在群情激昂的跑马场上,风度翩翩的英俊王子。

“搞笑是搞笑,只不过是个别节目而已,不过看了这么久了都没见有什么美女出来表演节目呢,真没劲!”一个白净面皮,坐在古铜色肌肤男生右手边的男生,有些无奈的说道。只见这男生头上是一个漂亮的大西装,戴着一副金边近视眼镜,身穿蓝色短袖衬衣,蓝色西裤,黑色皮鞋,长得高高瘦瘦、斯斯文文、有点风流倜傥的书生味道。

“高峻衡,你小子怎么没一点眼光的,那报幕的女孩就蛮漂亮的嘛。”矮个子说。

“龙驰远,你小子懂个屁,那报幕的女孩已经是个师姐级的人物了,而且早就名花有主,再漂亮对我们来说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了。”高个子近视眼有点不屑的说道。

“你们这两个家伙,怎么老是爱抬杠的?吵少一天也不行吗?还让不让人看表演的。”古铜色肌肤说。

“好吧,我礼让三先,省点力气,不跟你这无知少男吵架,我们继续看表演。”龙驰远不依不饶的说。

高峻衡:“切,我才懒得跟你一般见识。”

这时一位漂亮的女生报幕员开始报幕,只见她乌黑发亮的长发束了个马尾辫,身穿一条小V领纯白色泡泡袖雪纺连衣及膝裙子,笑意盈盈的手持话筒,操着甜美的声音说道:“下一个节目是由我们校大一外语一班的韩筱梅同学为大家表演舞蹈——天鹅舞,请大家鼓掌欢迎。”一阵雷鸣般的掌声过后,舞台下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宽大的舞台上,灯光只留下最亮的黄光大射灯,一位头上梳着一个漂亮的发髻,身穿纯白色天鹅舞服、个子高高、曼妙身材的妙龄女生在舞台上独自一人翩翩起舞。只见这女生眉如弯月,眼似桃花,脸如瓜子,尖细下巴,微笑着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十分美艳出众。伴着悠扬悦耳的舞曲,舞台上的韩筱梅翩翩然如一只高贵圣洁的天鹅,踮起脚跟,灵动无比的旋转着舞步,舞动起来。但见得动作娴雅,柔若无骨,轻如飞燕,疾若闪电,慢如花开,妙不可言;眼波儿顾盼生辉,梨涡儿浅笑连连,俏脸儿微微泛红,真是位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哇塞,真是个美人耶!”高峻衡赞赏着说道。

“美是够美的了,只可惜个子有点稍稍高了一些。”龙驰远摇头叹息。

“曾俊然,怎么样,这女孩够漂亮了吧,你这全校公认的黑马王子有胆量追求人家没有?”高峻衡笑着小声问古铜色肌肤男生。

“切,她漂亮不漂亮关我屁事!”曾俊然一点都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说你小子究竟是不是男人来的,亏你还是个堂堂的黑马王子,怎么对女孩一点兴趣也没有的?”龙驰远侧脸看着曾俊然,眼睛里带着些许疑惑。

“切!我现在当然还不是男人,等我以后有了老婆,自然就是男人的啦。”曾俊然不温不火的说道。

“哈哈,俊然,害得我还老是担心你小子不喜欢女孩呢,原来你小子想当柳下惠啊!”高峻衡笑着调侃他。

“嘘,高峻衡,你小子不要说得那么大声,小心教授听到。”龙驰远小心奕奕的往前边看了看。这时,一位五十多岁的发胖男教授从十几步之外的过道上正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往曾俊然龙驰远他们几个十分严肃的瞧了一眼。吓得几个男生连忙闭嘴。教授走了过去之后,高峻衡又开始逗曾俊然开心说。

“俊然,你小子怎么回事,这样漂亮的女生也打动不了你的心,该不会是担心我们班的那个孔美人要你好看吧?不过也对,这美人比起我们班那孔美人其实也漂亮不了多少的,两个美人嘛,春桃秋菊,各有千秋。老实说呢,孔美人还挺不错的嘛,样子甜美,身材高挑,美目如水,而且家境也好,对你又总是痴心一片,按理说你小子应该有点动心才对的。但你这家伙却老是对人家爱理不理的,耍什么酷呢,该不会是又喜欢人家又不敢表白?我说俊然啊,人家那孔大小姐可是个非常抢手的主喔,前些天我还亲眼看见有个十分腼腆的男生给她递纸条呢,就算用膝盖想也知道那绝对是封情意绵绵深情无比的情书,你小子要是放手了孔美人,还真可惜得很耶!不过嘛,那孔姑娘还真是对你够死心塌地的了,老是借故向我问你的情况来着。老弟啊,你也该有点表示才行嘛!”

曾俊然有点不好意思了,脸红了红,压低声音说道:“老高,孔晓月不是我喜欢的哪一款,你别乱说了!”

高峻衡挑一挑眉,说:“哎,俊然,天掉下来的什么什么运,你就一点也不珍惜吗?”

龙驰远:“高峻衡,你小子怎么回事,桃花运也用得着说得那样遮遮掩掩的吗,哼,那是人家俊然好命,你小子就好好的羡慕羡慕吧!但可千万不要嫉妒就行了!”

高峻衡伸手扶了扶眼镜,冷笑了一声说:“哼!我说驰远啊,你小子该不会是今天吃红薯吃撑着了吧?怎么说话跟放屁一样臭的?本少爷是什么人物,要嫉妒俊然来着!你小子用不着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俊然喜欢的也未必入我的眼,我喜欢的也未必合俊然的意,你小子用不着挑拨我和俊然深如海洋般深厚的友谊和交情的。再说了,本少爷爹妈生得我这般俊朗夺目的帅哥一枚,有的是美人对我抛媚眼,我需要嫉妒俊然吗?你小子可别乱放屁才好!”

龙驰远讪讪的笑了笑说:“峻衡,你不要放屁放屁说得那样难听嘛,其实放屁从医学的理论上是件十分有益健康的好事来的呢!咱也不过是一不小心说错了几个字而已,你用得着如此激动吗?”

高峻衡:“切,依我看你小子可别嫉妒人家俊然才好!人家俊然是全校公认的黑马王子,又没人公认你是黑马王子!”

龙驰远不乐意了,冷声冷气的说:“切,峻衡,你哪只眼睛见我的皮肤是黑的?不过也难怪,你这高度近视眼看不清黑白也还是可以理解的!”

高峻衡:“切!黑白我也不是看不清,只不过漂亮的美眉都是喜欢高大英俊的,你这矮个子帅哥也是成不了王子的!”

龙驰远:“切!矮个子成不了王子,高度近视眼也还不是照样成不了王子!”

高峻衡提高了嗓门说:“切,咱们彼此彼此!你也用不着五十步笑一百步!”

“峻衡,你小子不要说得那么大声,有女孩看过来了。大家稍安勿躁,以和为贵嘛!”曾俊然连忙打圆场。这时有几个前排的女生在回头看他们。小声的说着话,嘻嘻哈哈的笑作一团。

“看就看了呗,人生来就是让人看的嘛,大家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谁怕谁来着?”高峻衡带着些骄傲的神气。

“我说你们两个还是赶紧闭嘴吧,要看人家表演呢。”龙驰远看着舞台上的美女,神情都有点陶醉了。

三人安静下来继续看表演。伴着美妙悠扬的舞曲,舞台上的韩筱梅宛如一只纯洁无暇、高贵无比的白天鹅,果然好一场美妙的视觉盛宴。表演终于结束了,娇俏的美人儿对着观众席展开一个妩媚动人的笑脸,一对芊芊玉手轻轻的拈着短短的白裙子两边,对着台下的观众深深鞠了一鞠躬,下了台去。观众席上重新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龙驰远也在拼命的鼓掌,眼睛一直望着走下台去的倩影。

“得了吧,驰远,人家都下台了,还看什么看?”坐在曾俊然身旁的高峻衡说道。

“美女都不看,那才是傻瓜,你清高是你的事,我可管不着。”龙驰远打起嘴仗来可是从来不会吃亏的。

“嘻嘻,我说驰远啊,该不是你小子对人家动春心了吧?”高峻衡笑了。

“切,好看的美人谁不喜欢多看几眼,哪能这么快就动心了呢?”龙驰远连忙为自己开脱。

“我说驰远啊,只可惜你的个子……”高峻衡言外有音。

“我个子怎么了,她最多也不过和我齐高而已嘛,再说,我的样子还不懒呢。”其实龙驰远也是个帅哥来的。

“你们烦不烦,为了个仅仅看了几分钟的女生也要吵架,真无聊。”曾俊然摇了摇头。

“接下来是大四计算机一班表演大合唱——《黄河大合唱》,大家鼓掌欢迎!”舞台上英俊的男报幕生打断了台下几个人的争论。

整场文艺汇演表演节目进行了一个半小时左右,终于圆满结束了。曾俊然、龙驰远、高峻衡三人跟着如潮的学生群渐渐的走出大礼堂,一边说笑一边往男生宿舍方向走了回去。

路过一个厕所,龙驰远说:“唉!兄弟得方便方便,你们去不去!”

高峻衡:“都快回宿舍了,我不去!”

曾俊然:“驰远,我们在这里等你吧!”

龙驰远:“好的,我很快就回来!”说完,快步去了厕所。

高、曾两人在路边站着,突然看到前边不远处一下子乱哄哄的围了一群同学。

曾俊然:“耶?峻衡,前边出了什么事?”

高峻衡:“俊然,咱们看看去!”

两人走近了那群同学。

原来有个短发女生走路时上衣口袋爆线了,口袋里的钥匙串“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她马上弯腰把钥匙捡起来。站在她身边的一个高瘦戴眼镜男生是她男朋友苗金龙。走路的人群太拥挤,女孩这一弯腰,紧跟在她后边走路的一个女生收不住脚,整个身子一下子就扑倒在那捡钥匙的女孩身上。捡钥匙女生一下子扑倒在地,趴在捡钥匙女孩身上的女生原来就是那个跳天鹅舞的女生韩筱梅。韩筱梅赶紧站了起来,抬腿就使劲往捡钥匙女生踢了两脚。气势汹汹的开骂说:“好狗不挡道,我叫你拦路!”

捡钥匙女孩一下子蒙住了,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回骂说:“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你还讲不讲理的!”

捡钥匙女生的男朋友也帮着开腔大声说:“喂,韩筱梅,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小樱,你没事吧!”说着,就去扶自己的女朋友。

小樱皱着眉头说:“金龙,我疼!”

韩筱梅身边站着个高大白净的男生,是她男朋友覃德远,他身边还站着他的两个男同学。覃德远快步走上前去,一下子走到苗金龙跟前,“啪”的一声就给了对方一个耳光,把苗金龙的眼镜也给打掉了,“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镜片都破裂了。覃德远十分嚣张的骂道:“小四眼,找死是不是,连我女朋友也敢骂!”

苗金龙是个高度近视眼,没了眼镜连走路都成问题了,眯着眼弯腰伸手去捡自己的眼镜,大声骂道:“王八蛋,你赔我眼镜!”

覃德远这家伙是个有钱的阔少,平常飞扬跋扈惯了,一伸脚就踩住了苗金龙的手,还使劲的踩,嘴里骂道:“王八蛋,你骂谁!”

小樱一脚就往覃德远身上猛踢了过去,大声骂道:“王八蛋,我叫你欺负人!”

覃德远一不留神被踢了一脚,抬起踩苗金龙的脚就向小樱踢了过去。小樱急忙后退了几步,没被踢中。苗金龙也立即往后退了几步。

覃德远气呼呼的骂着说:“臭八婆,敢打老子,荆安,果礼,你们两小子还愣着干嘛!赶紧给我揍他们,打伤了我来陪汤药!”

荆安和果礼这两个家伙平常就爱巴结覃德远,赶紧上前对着小樱和苗金龙一顿拳脚相加。覃德远和韩筱梅这两个家伙站在一旁,韩筱梅一副得意的样子的笑着说:“哼哼!不知死活,敢跟本姑娘较劲!”

覃德远:“荆安、果礼,给我重重的打,明天我请你们吃大餐!”

四周的同学散开一圈,有人在叫:“不好了,打群架了!”

高峻衡和曾俊然挤进人群中,高峻衡看见竟然是自己堂妹高小樱被人打。高峻衡高声大骂说:“王八蛋,敢打我妹!”一个箭步冲上去就往覃德远屁股狠狠踢了一脚。紧接着两人抱在一起扭打起来。

高小樱见了自己堂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和对方对打,一边哭着说:“哥,他们欺负人!”荆安和果礼还在不断的打着高小樱和苗金龙。

高峻衡是个近视眼,哪里是覃德远的对手,很快就处于下风了!

曾俊然看着势头不对,擒贼先擒王,立马上前一个擒拿手就帮着高峻衡制住了覃德远。曾俊然把覃德远双手死死的扭在背后!高声骂道:“王八蛋,你以为这学校是你家开的?这么嚣张,还真他妈欠揍!叫你的人赶紧住手!活得不耐烦了,是吧!”说着,一脚往覃德远膝窝处踹了过去。覃德远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覃德远骂着说:“曾俊然,你他妈还真爱多管闲事,小心老子饶不了你!荆安、果礼,给我狠狠的打!”荆安和果礼傻眼了,过了一分钟,又对高小樱和苗金龙的拳脚交加。高小樱和苗金龙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只有挨打的份!

高峻衡上前劈劈拍拍就给了覃德远几个耳光,骂着说:“王八蛋,不要以为自己家里有几个臭钱,就到处欺负人,别人怕你这花花大少,老子就是不怕你!”打得那覃德远嘴角流血了,那覃德远这才大声哀求说:“哎哟!哎哟!住手,快住手,咱们讲和还不成吗?”

一旁看热闹的一个男生说:“同学,多给那姓覃的王八蛋几脚,这家伙欺负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又一个男生说:“对啊,打他狗日的!”

另一个女生说:“韩筱梅那臭八婆先挑起的,打她就没错了!”

这时韩筱梅才害怕起来,怯怯的叫:“别打啦,我求求你们都别打了!”荆安和果礼这才停了手!

高小樱看了看鼻子流血的苗金龙,一下子冲上前去,狠狠的对着荆安和果礼连踢几脚,骂着说:“王八蛋,真像个狗腿子!”那荆安和果礼见自己这方已经处于下风,又惹了众怒,也不敢还手了!

曾俊然冷冷的环视了一眼覃、韩、荆、果几个人,怒喝说:“姓覃的,你给我记好了,要是今后小樱和金龙少了半根头发,你就没今天这么走运了!滚!”说着,放开了覃德远,一脚往他屁股踹了过去!

覃德远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曾俊然高峻衡几个,说:“咱们走!”带着两个跟班和韩筱梅灰溜溜走人。围观的同学这才渐渐散开了!

狼狈不堪的高小樱扶着满身是伤的苗金龙走到了高峻衡跟前,说:“哥,俊然哥,幸亏你们来得及时!谢谢你了,俊然哥!”

曾峻然:“别客气,往后见了他们小心一点就好了!”

高峻衡:“唉!小樱,你干嘛招惹那些恶人!”

高小樱委屈的说:“哥,我没招惹他们,只是我钥匙掉在地上,我就捡起来嘛,谁知那该死的韩筱梅撞在了我身上,就和我打起来了,是他们先动手的!”

高峻衡:“唉!看不出那韩筱梅斯斯文文的,竟然这样撒泼!”

曾峻然:“等你还要说她漂亮,叫我追她来着,哼!这种女人,送老子也不要!”

高峻衡:“知人知面不知心,谁又会想得到她的品行竟然如此差劲的!”

曾俊然:“哎,妻贤夫少祸!能搭上覃德远那种嚣张跋扈的东西,看来这韩筱梅也不会是什么好货色!往后咱们离他们远一些就没事了!”

这时龙驰远才从厕所那边跑了过来,看了众人一眼,说:“啊?你们怎么成了这般模样的?”

曾俊然:“哎!有人的地方就难免有争斗,就算自己不招惹人家,人家也是有可能会招惹自己的,没事了,咱们走吧!”

更多

猜你喜欢

    豪门总裁现实百态官场职场娱乐明星军婚题材

    精品豪门总裁小说专题精品豪门总裁小说专题每一个女生都梦想着被霸道总裁无情的蹂躏,这也是很多小女生心里所想却不好意思表达出来的,网盘屋小说站为您提供好看的总裁小说,这里有来自国内各大小说平台精选的总裁小说排行榜,为您提供真正好看且深受广大用户所喜爱的总裁小说。

  • 婚婚欲睡:首席大人不要跑

    婚婚欲睡:首席大人不要跑

    状态:已完结类别:现代
  • 少女情怀

    少女情怀

    状态:已完结类别:现代
  • 天价小宠妻

    天价小宠妻

    状态:已完结类别:现代
  • 前妻

    前妻

    状态:已完结类别:现代
  • 总裁新宠

    总裁新宠

    状态:连载中类别:现代
  • 我是来赎罪的

    我是来赎罪的

    状态:连载中类别:现代

    精品现实百态小说专题精品现实百态小说专题车水马龙的街道,嘈杂喧闹的小巷,或者高楼林立,或者棚楼拥挤,我们生活城市中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精彩的、悲伤的、无奈的故事发生,本站特为亲们搜集了全网最好看的现实百态小说,精彩推荐的故事也许就发生在你身边。

  • 孤岛情王

    孤岛情王

    状态:已完结类别:现代
  • 向左向右

    向左向右

    状态:连载中类别:现代
  • 尘世错爱

    尘世错爱

    状态:连载中类别:言情
  • 情非得已

    情非得已

    状态:已完结类别:言情
  • 极品合租至尊

    极品合租至尊

    状态:连载中类别:现代
  • 妙手小村医

    妙手小村医

    状态:连载中类别:现代

    精品官场职场小说专题精品官场职场小说专题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我们不是在官场沉浮,就是在职场里明争暗斗,官场职场小说多以现实生活为题材,是现实生活的反射并带有一定夸大或者讽刺,本站为喜欢这类型小说的朋友们准备了海量经典好看的官场职场小说,以及各大平台筛选的官场职场小说排行榜推荐,斗智斗勇谁主沉浮,且看网盘屋。

  • 草根为王

    草根为王

    状态:已完结类别:现代
  • 18866

    18866

    状态:连载中类别:现代
  • 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

    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

    状态:连载中类别:现代
  • 横扫仕途路

    横扫仕途路

    状态:连载中类别:现代
  • 仕途:崛起之路

    仕途:崛起之路

    状态:连载中类别:现代
  • 权势之通天道

    权势之通天道

    状态:已完结类别:现代

    精品军婚题材小说专题精品军婚题材小说专题古往今来,军队的男人一直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古代新婚一别,再见不知是何年。而在现代,军婚则被认为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婚姻关系,所以以军婚为题材而写的作品也层出不穷,且铁骨铮铮的军队汉子如何柔情似水,亦或是变身如霸道总裁般的护妻狂魔,还是依旧冷峻无情一心为国。

  • 军辅

    军辅

    状态:已完结类别:现代
  • 泼辣蛮妻

    泼辣蛮妻

    状态:已完结类别:现代
  • 不似相逢好

    不似相逢好

    状态:连载中类别:现代
  • 娇妻太惹火

    娇妻太惹火

    状态:已完结类别:现代
  • 首长夫人不好当

    首长夫人不好当

    状态:已完结类别:言情
  • 军婚缠人长官老公有点冷

    军婚缠人长官老公有点冷

    状态:已完结类别:言情

精品现代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