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小说库 > 科幻 >酒色撩人

酒色撩人

标签:都市言情,科幻快穿

状态:连载中

类别:科幻

作者:三分流火

发布时间:2017-12-27 10:08

小说简介

“我长的这么漂亮, 那么多人喜欢我, 既然有捷径可以走, 我为什么要去吃苦?我生来又不是为了吃苦的。”慢条斯理的把放在桌上的手抬起来,放在眼前仔细的看,指甲是刚刚让美甲师做的,正是最近最流行的款式, 粉色的半透明樱花和她白嫩透着健康粉色的皮肤相得益彰。她的手和她的身体、脸蛋一样漂亮, 余酒之前也照镜子,这一张脸果然美的不行,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余酒很满意,也很理解原主的选择。

出身底层,智商又不高,能力也没有, 除了一张脸似乎百无一用, 而她偏偏被这花花世界迷了眼睛,各种琳琅满目的珠宝,衣服, 让她欢喜不已, 她就是个俗气的人,之前活的太过辛苦, 太过艰难,所以她就想过上不用为金钱担心的生活。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过幸运,还是太过糟糕, 遇到的第一个男人就风度翩翩,帅气而又多金,简直是钻石王老五,这样的男人就是没有钱也能惹来无数女人,更不用说他还特别特别的有钱,对女人也很大方,这个傻姑娘一开始还能是为了钱,后面就不小心把心给丢了,尤其是听说她是金、主身边待的时间最长的女人,顿时膨胀了,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

结果没过多久,这位金、主因为家族联姻订婚了,给了她一张支票让她走,全然没有之前的柔情,她不敢置信他这么绝情,在对方明显不耐烦之后还要去纠缠,直接把这位金主给惹烦了,然后这个姑娘就倒霉了。。。

《酒色撩人》最新章节:

“我长的这么漂亮, 那么多人喜欢我, 既然有捷径可以走, 我为什么要去吃苦?我生来又不是为了吃苦的。” 慢条斯理的把放在桌上的手抬起来,放在眼前仔细的看,指甲是刚刚让美甲师做的,正是最近最流行的款式, 粉色的半透明樱花和她白嫩透着健康粉色的皮肤相得益彰。 她的手和她的身体、脸蛋一样漂亮, 余酒之前也照镜子,这一张脸果然美的不行,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余酒很满意,也很理解原主的选择。 出身底层,智商又不高,能力也没有, 除了一张脸似乎百无一用, 而她偏偏被这花花世界迷了眼睛,各种琳琅满目的珠宝,衣服, 让她欢喜不已, 她就是个俗气的人,之前活的太过辛苦, 太过艰难,所以她就想过上不用为金钱担心的生活。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过幸运,还是太过糟糕, 遇到的第一个男人就风度翩翩,帅气而又多金,简直是钻石王老五,这样的男人就是没有钱也能惹来无数女人,更不用说他还特别特别的有钱,对女人也很大方,这个傻姑娘一开始还能是为了钱,后面就不小心把心给丢了,尤其是听说她是金、主身边待的时间最长的女人,顿时膨胀了,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 结果没过多久,这位金、主因为家族联姻订婚了,给了她一张支票让她走,全然没有之前的柔情,她不敢置信他这么绝情,在对方明显不耐烦之后还要去纠缠,直接把这位金主给惹烦了,然后这个姑娘就倒霉了。 护法等人:“……是。” 云玲玲脸色几变, 花浪天的脸顿时变成了灰白两色, 阉了?阉了之后他还能算男人么? 他张口就要求饶, 他也算是阅遍美色,对鉴赏美人有一手,昨日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就认定这必定是个万里无一的美人, 看着他们上楼, 就想晚上去偷香窃玉,没想到却踢到了铁板,他们居然还想阉了他?什么都比不上这对他有威胁力, 可护法不等他开口,就捂住了嘴把他带了下去,云玲玲看着他们想象会发生的事情,打了个哆嗦, 花浪天如果那么容易捉到, 那就不会成为武林公敌了,看来他们比她想的武功还要高。 云玲玲乖巧的坐下了,看没多久护法回来, 也不敢询问细节, 怕自己忍不住的吐出来,夸奖道, “花浪天可是在官府和武林的通缉榜上,悬赏金很高,你们可以拿着他去换钱。” 而且如果知道有人终于把花浪天给解决了, 估计他们要声名远扬了。 护法等人笑了笑,侍女把一个白瓷盏放在桌上,“小姐,莲子羹好了。” 这瓷器一看就价值不菲,绝对不是店里的廉价瓷器,看到云玲玲的眼神,侍女道,“我们家小姐吃不惯外食,让姑娘见笑了。” 云玲玲道,“理解理解。”美人可不就是应该锦衣玉食,高床暖枕?高高在云端,如果从云端跌落,那才是糟蹋美人,不就是莲子羹,她还想这实在委屈了这位美人。说起来莲子羹,“我知道西湖畔有个酒楼莲子羹非常好吃,据说祖上是宫里的御厨,到时候我带姐姐你去吃。” “你要找的人我已经让人注意了,如果有消息,我一定让人尽快通知姐姐你。” 余酒道,“那就谢谢了。” “我们之间客气什么啊。”她豪气的一挥手,在心里补充道,如果你让我看一下,别说这一件事,就是十件,她也愿意答应。可惜看那些人对她虎视眈眈,似乎稍有什么出格的动作就要把她的手剁下来一样,只好泪流满脸的控制住。 不过这也让云玲玲下定决心一定要看到她真容,她刚刚才发现她之前以为她身上的熏香却是她的体香,这要是什么样的美人才能自带体香啊。 云水剑客和穿云箭见她怎么都不改主意,真的要绝望了,总不能真的把她捆了吧,只能这么跟上去,最后还忍住了别扭去和教主搭话,就是他们没有什么目的,小妹任性,希望他不要见怪。 教主道,“令妹很活泼可爱,怎么会见怪呢?” 一行人朝着江南而去,渐渐有人认出了云水剑客两人,两人在江湖中颇有侠名,中间几次在外面露宿,他们也多有帮忙,护法都忍不住的道,“果然名不虚传。” 身上的侠名不是白来的。而云玲玲在马车里缠着余酒,给她讲武林的八卦史,确实很有多事情没有广为传之,其中重点介绍的就是几个美人,她也忍不住的道,“姐姐,我知道你是一个大美人,万中无一的大美人,你就让我看一眼行么?就让我看一眼,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余酒道,“我的脸代表了麻烦,你还是不要看了好。” “我不怕麻烦!”她挺胸抬头,“我云雾山还没有怕过人。我打不过,还有我大哥二哥。” 现在他们就要再一次的露宿野外,云水剑客两人帮忙生火打猎,听到她这话,没忍住,屈指一弹,一个石子打在她的肩头,云玲玲哎呦一声,哀怨的看了眼两个哥哥。 却听余酒悠然道,“这个麻烦,云雾山恐怕也不能解决。” 护法等人知道她的意思,那四个疯子如果知道了余酒的消息,还不要齐齐上云雾山?这云雾山,还真的没有办法硬抗。 而穿云箭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一点若有所思,这几日的相处,他们也算是对余酒有所了解,她并不是夸大其词的人,那她现在说的就是真的,想到这,他们不由的有些凝重,看着似乎还无所觉一样的云玲玲,心道还是找机会走吧。 而云玲玲脸上闪过狐疑,能让云雾山都有麻烦的麻烦有多大?她到底是谁? 正在她沉思的时候,路上由远及近的传来了马蹄声,看到这边有火光,马上的人顿时大喜,“救命!” 血腥味也跟着夜风传来,除了余酒和教主两人,其余人全都站了起来戒备的看着他们,七八匹马,上面的人都狼狈不堪,身上带着血迹,领头的人看到云水剑客,顿时大喜,“云兄!是我啊!” 他们刚喊完,后面就追来更多的人,起码有几十匹马,云水剑客愕然道,“张兄。” 领头的居然是他曾经见过的灵蛇剑张志泽,平日里也算是一方人物,现在居然被追的这么狼狈,灵蛇剑如同见了救星一样,本人也是逃了太长时间,到了他们跟前,就踉跄的从马上跌下,身后的人也追到了这里。 “慈悲宫办事,何人敢阻拦?”

慈悲宫,当今武林赫赫有名的势力之一,只是做派亦正亦邪,做的最声名远扬的是杀手生意,行事霸道,盘踞在莲台山一带,平时没有多少人敢招惹,怎么张志泽招惹上他们了?

云水剑客客气道,“敢问是什么事情?” 领头的一人冷哼一声道,“他们擅闯慈悲宫,还偷盗宫主的心爱之物,如果你们现在离开把他教给我们,我们可以当做从来没有遇到过少侠,可如果少侠敢阻拦,恐怕就是云雾山云家我们宫主也不会善罢甘休。”什么? 云水剑客神色一变,看向灵蛇剑,擅闯慈悲宫?他疯了么?还偷盗东西,如果这说是真的,那他现在有这么下场完全说的过去。

他现在才发现,灵蛇剑怀里还抱着一个少女,只是她身上全是血,骨瘦伶仃,被灵蛇剑一压,几乎要看不到了,再看剩下的几人,几乎全是张家给张志泽的护卫。

张志泽吐了口血,“这件事是小溪不对,我愿意代替她给宫主赔罪,宫主有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倾尽全力做到,就请宫主看在她年幼无知的份上饶了她这一次吧,我发誓,只要宫主饶了她,她此生绝对不会靠近慈悲宫半步。” 那人冷笑道,“可是我们宫主什么都不缺,就要她的命。” 现在都明白了,他怀里的人去偷盗慈悲宫的东西,可惜学艺不精被抓住了,张志泽不惜冒险去救她,看样子八成也要栽了。

云水剑客在心里叹息,这事还真的是灵蛇剑不对,江湖有到线,如果你非要去踩线,就是死了恐怕也没有人同情。 可毕竟相识一场,也不是坏人,他道,“能不能见宫主一面?不但是张兄,如果有我能做到的事情也绝不推辞,如果慈悲宫少了什么东西,我们愿意加倍赔偿。” 那人冷笑数声,真的当他们慈悲宫是个好玩的地方?还加倍赔偿,他们是缺那点东西?

他正要嘲讽,却冷不丁的看到火堆那的一个人影,她面朝火堆,对这边的事情似乎没有察觉一样,头上带着斗笠,看不清面容,可这身影却让他非常熟悉,他的讥笑就凝固在了脸上,云水剑客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疑惑的看过去,却见他翻身下马,朝着他们走来,脸上的表情是深深的愕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余酒,口中道,“……小姐?”

声音充满了不确定,似乎怀疑看到的不过是幻像,他还想上前,却被护法挡住了,他的惊疑不定的再看过去,再忽然回去,甚至不管还躺在地上的灵蛇剑了,“今天的事情暂且作罢,我等还有重要事情,灵蛇剑,我慈悲宫改日再去找你讨教。”

慈悲宫的人似乎还有疑惑,可上下级分明,见他调转马头,其他人也纷纷的往回去,没多久就没了踪影,留下了深深愕然的众人,灵蛇剑还以为今天真的要死了,却没想到捡回来一条命,虽然头上还悬着一把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对云水剑客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后就不省人事了。 云水剑客忙帮忙给他们疗伤,等确定他们没有生命危险后,种种疑虑也压不住了,谁都能看出他说的要事是和余酒有关,可到底是什么人能让慈悲宫居然能放下冒犯他们的人毫不犹豫的离去?

而护法等人面对这疑惑的目光不由的低下头。 慈悲宫宫里无情僧。 这无情僧说的正是少林二十年前的弃徒无情,他当年是少林最出色的弟子,本人悟性极高,是最有可能接任少林方丈的人,可是在一切在二十年前戛然而止,他被少林逐出山门,恢复了俗家姓名,性情大变,后成立了慈悲宫,让人闻风丧胆,同时,这也是当年的那四人剩下的最后一人。

刚刚那个人分明是认出了余酒,要回去报告白磊,他们看向教主,如果慈悲宫掺和进来,他们接下来的路一定不会顺利了。

教主把烤好的一块肉递给余酒,“慢点吃。”

余酒伸手接过来,刚想用手撕,却见教主又把这拿回去,把肉撕成一条条的放在白瓷碗里递给她。

他们何时见过教主屈尊降贵的做这些事情!

护法脸色稍变,心道,他们魔教不会要和这四大派开战了吧?

更多

小说截图

猜你喜欢

    都市言情科幻快穿末世进化变异时空穿梭

精品科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