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小说库 > 言情 >婚后玩命日常

婚后玩命日常

标签:古代言情,女尊

状态:连载中

类别:言情

作者:无牙子

发布时间:2018-01-10 15:30

小说简介

《婚后玩命日常》又名《我的媳妇天下第一帅》《颠鸾倒凤》,作者是“无牙子”,这是一部另类古代言情小说,讲述了女扮男装的镖局老大贺兰叶和男扮女装的相府“姑娘”柳倾和的爆笑恩爱故事。贺兰叶柳倾和小说简介:贺兰叶本是一如花似玉的姑娘,一直以风流倜傥的男装出现在众人面前,为了保命,贺兰叶娶了丞相府的“姑娘”柳倾和。洞房花烛夜,却发现风姿动人的新娘子居然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柳倾和却一点也不惊讶,骗人是要付出代价的。人前,他们是恩爱有加的贺公子和柳姑娘,人后,他是妖孽柳相公,她是凶悍贺娘子……

贺兰叶柳倾和精彩试读(贺柳夫妇逛花楼):

贺兰叶心头一跳, 她的视线忍不住落到了柳五的脸上。

夏日天气炎热, 柳五怕花妆, 脸上只薄薄涂着一层脂粉,黛粉扫眉,只略略修了修脸型,将其本身的硬朗藏在了脂粉背后,轮廓并未多做改变,清晰俊朗的相貌依旧可见。

贺兰叶见过的美人诸多,男男女女亦不乏各色姿彩,可也无一人犹如眼前柳五一般,能够将一切她能够对美的语言糅杂在一起,融合的就像是天然为美而生,比珠宝耀眼, 比星辰夺目。

只是……

贺兰叶表面一点不显露, 嘴硬道:“恕我直言, 比起我相识的花魁,你还差了一截。”

就算事实不是如此,她也不打算给柳五一个得意的机会。

“嗯?”柳五刚刚的问题如果说是因为好奇随口之言,那么贺兰叶的回答, 就让他彻底上了心, “你倒是说说, 我比起来差了哪里?”

他明显是认真了,坐直了身体目光灼灼盯着贺兰叶,眼中充满了不信。

贺兰叶移开了和他对视的目光, 淡定道:“就差了些。”

“贺兰,你说话是要负责任的。”柳五拍桌而起,眸光中迸发出一道光,“论起脸来,我自认不输给任何人!”

贺兰叶扫了一眼气势汹汹的柳五,也不知道他在执着个什么劲,一个大男人比美输给女孩儿,至于这么在意么。

贺兰叶不想理他,端起水杯润了润唇。

“贺兰,我们去秦楼楚馆,找个花魁看看到底谁好看!”

“咳……”

贺兰叶一口水呛在嗓子眼,咳得她趴在桌子上浑身无力。

去找个花魁……来比美?

贺兰叶好不容易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看着眼前斗志昂扬的柳五,绝望的呻|吟了声:“姓柳的,你没病吧?”

妄她跑江湖多年,这种事情还是头一回见。

思来想去,贺兰叶就觉着,柳五疯了。

她只当对方故意玩笑,起身不理会柳五,打算去办自己的事。

结果柳五一把拽着了她袖子,不由分说强拉着她踉踉跄跄来了衣箱旁:“贺兰,给我挑一身衣服。”

刚要甩开柳五的贺兰叶一愣,她一低头,这衣箱分明是她的。

她的衣裳,统统都是男装,柳五让她给他挑一身衣服的意思……他要换成男装?

贺兰叶心里头突了一下。

她的目光留在柳五的身上,柳五则已经自觉地把头上步摇花钿纷纷往下取,还在催促着她:“你挑一身不穿的,稍微大一些的,好不好看都是其次。”

贺兰叶不知自己是个什么心思,她本觉着这就是胡闹,可一看柳五打算换做男装,她有两份好奇,也有两份期待,迟疑了下,索性不多想,顺水推舟,任由了他去。

她从衣箱内翻了一身略微精致,不太适合她穿的衣裳,压箱底了许久,上头已经有些皱褶。

这会儿也没有时间挑剔,贺兰叶赶紧儿去厨房烧了点水来,喷在衣服上,再一点点抹顺,挂在雕花桁上晾了晾,不多时,衣裳就平整如初。

这会儿柳五已经把发髻拆散,自己挽了个单髻,抽出一根贺兰叶的木簪挽了。

贺兰叶忙忙碌碌把衣裳弄好了,递给屏风后头换衣服的柳五,她压着两份好奇,坐在外头静静等着。

说起来,这算是她第一次有机会见着柳五的男装打扮吧。他虽然是个男人,却是以女子的身份与她相识,更是顶着女子的身份嫁给了她,这种时候能够看见自己妻子的男装打扮,贺兰叶心里头可以说是十分的复杂了。

她感觉过去了很久的时间,等的她差点不耐烦了,她屈着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你莫不是女人扮习惯了,给自己又化了妆吧?”

随着贺兰叶揶揄的话,那边珠帘拨动,传来柳五漫不经心的声音:“就这么亟不可待想要见我?”

贺兰叶无视了柳五的嘴上不饶人,回头去看了眼。

身后掀了帘子款步而出的,让贺兰叶有些不太敢认。

眼前的人乌黑长发挽做单髻,修剪过后略细的眉下,一双没有脂粉涂抹的丹凤眼更显起深邃,笔挺的鼻下,薄薄的唇没有涂抹口脂的艳红,而是本色的浅绯。柳五的身高比她要高一些,身形纤细,只一直裹在女装中,并不太能清晰直观的看得出他身材如何,然而现在他身着男装,贺兰叶可以清楚看见他一袭月白色帛衣下透露的宽肩窄腰,比之女装时完全不一样的硬朗。

贺兰叶从未想过,女装本就有了诱人之姿的柳五,换做男装不减魅力,反而又增添了不少别样姿色的风情。

贺兰叶的目光来来回回把眼前噙着笑眉目含情的柳五打量了个遍,她慢吞吞收回了视线,无声地叹了口气。

为何这样的颠倒绝色之姿,却是生在了一个男人身上!

“贺兰,你衣服料子也太差了些,穿出去都丢人。”柳五的声音完完全全用的本音,清朗的男声不容的有任何的遐想,”还有别的么。”

贺兰叶抹了把脸,特别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我穷,没有好衣服,你这件就是最好的了。”

柳五不敢苟同地皱了皱眉,退而求其次:“那你去换一身,比你身上好一点的,起码不像是码头抗货的。”

贺兰叶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绉麻衫,没觉着哪里像抗货的了,而且她的确,也没有什么好衣服。

贺兰叶摇摇头:“算了,就这一身。”

反正她怎么穿都这样。

柳五已经别无所求了:“那也起码要把你弄得和以往不同,别叫人认了出来。”

说着,他伸出了手,碰了碰贺兰叶额前垂下来的一撮碎发:“把你这点头发梳起来,好歹降一点被发现的可能。”

男子过了十二额前就不会垂发,但是贺兰叶的额前一直留着一股碎发遮挡,因她相貌本就可爱,倒没有什么违和,这撮碎发,也成了贺兰叶的一个标志了。

贺兰叶伸手拍开了柳五的,她随口道:“不用!”

她躲开了柳五的手,站起身就要走。

“贺兰。”

身后柳五的声音明显低沉了两分,他缓缓说道:“你额头的伤……是怎么回事?”

贺兰叶脚步一顿。

贺兰叶抬手摸了摸自己被碎发覆盖着的额角,漫不经心道:“刀尖上讨生活的人,有些伤有何大惊小怪的。”

她受的伤也不少了,额头上的这个比起来并不算什么,只是位置太显眼了,她受伤的时候年纪还小,脑筋转不过来,怕丑,一直盖着,如今虽然不在乎什么美丑了,但是已经习惯了,现在撩起碎发来,反而让她觉着不自在了。

柳五没说话。

贺兰叶想了想,还是觉着自己有些反应过度,她走到铜镜前,试着撩开了额前的碎发。

她的额头上,有一道浅粉色的伤疤,从眉中位置,一直延伸到鬓角。这道伤疤一看就是陈年旧伤,也能看得出,受伤时的凶险。

贺兰叶眼前一恍惚,依稀回想起当初她在万分无助的绝境中,如何被逼出了渴望求生的兽性,于绝境中劈开一条生路,顽强活了下来。

她用手拨了拨碎发,目光落在伤疤上,嘴角慢慢扬起一丝弧度。

其实有着道伤是个好事,时时刻刻能提醒她,她贺兰叶,有着不输给任何人的实力,她无所畏惧一切艰险绝境!

侧面的窗户洞开,外头暖暖的阳光洒进来,投在贺兰叶的身上,折射出夺目的金光。

她抬手捋了捋额前的碎发,提了提声:“柳倾和。”

一直默不出声坐在那儿的柳五这才慢吞吞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也不说话,起身朝她走来。

贺兰叶指了指自己的碎发,问他:“你是行家,这点头发怎么收拾,你该比我清楚吧?”

她是对这点头发无可奈何,完全没有下手的地方给她。

柳五充满探究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你要撩起来?”

“嗯。”贺兰叶大大方方道,“不是说要降低被人发现的可能性么,弄起来好了。我也不想进了里头被认出来之后赶出来,太没有面子了。”

她倒是坦然,柳五目光凝在她撩起碎发下的额头上,清清楚楚看见了这道伤疤,他的眸中似乎有些复杂,却什么也没有说,低着声道:“我给你弄弄。”

贺兰叶在绣凳前坐了下来,柳五迟疑了下,站在她面前不远不近的位置,用抹了脂膏的篦子小心伸手把她额前的碎发篦了起来,紧紧贴在了束起的发髻上。

彻底暴露在外的伤疤太引人注目了,柳五放下篦子,对贺兰叶说道:“伤疤比刘海还要引人注意,容易被记住,我给你弄一下,可好?”

贺兰叶对此无所谓:“随你。”

柳五离开了片刻,不知道去拿了什么来,回来时,就让贺兰叶闭上眼睛。

贺兰叶感觉的到她额头一阵冰凉一阵冰凉的,柳五的指腹似乎在额头不断的滑动,不知道在往上抹着什么。

她等了有一会儿,终于等到了柳五如释重负的吐气:“好了。”

贺兰叶等到柳五退开时衣料摩挲时,才睁开了眼,她的目光落在铜镜中后,彻底呆滞了。

她额头的伤疤被涂深了颜色,旁边肌肤也被勾勒了几笔纹理,伤疤整体深深浅浅变成了一个文身,是只玄鸟。

“如何?”柳五轻声说道,“玄鸟祈福,相配少年。”

贺兰叶不敢上手去摸,只虚虚从玄鸟之上凌空划过,她迟疑了片刻:“柳倾和,你……”

“嗯?”

贺兰叶却又摇了摇头,咽回了本来要说的话:“没什么,我们走吧。”

青天白日新婚夫妇俩躲躲藏藏头盖破布,翻墙从贺兰家溜出来,专门绕了一个圈,才大摇大摆去了临阳城最大的花街。

这会儿太阳刚偏西,花街一整条都闭着门熄着灯,门口都是几个小杂役洒水扫着地,等着几个时辰后的开张。

贺兰叶从街市买了两把十文钱的折扇,与柳五两个人摇着扇子遮着脸,来回在花街上转了一圈,好容易瞅见一家花楼刚刚拉开了们点了灯,两人透过扇子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头一转,迈着潇洒的步伐朝着花楼走去。

“哎哎哎,客官请等等!我们这还没有开张,店里头的花娘们都还没有准备好,接待不了您二位!”

小杂役的连忙拦住了贺兰叶他们,陪笑着说道。

贺兰叶微抬下巴:“无妨,我们只找你们这儿的花魁。”

“花魁?”小杂役的目光扫了一圈贺兰叶与柳五的穿着打扮,而后吸了吸鼻子用拿着扫帚的手往前一摊,高声唱道,“花魁指名开门费——十两银子一位!二位,您看看是哪位付这个开门费?”

开门费?贺兰叶眨了眨眼,临阳的规矩和漠北还真是不一样。

她扭头去看柳五,只见柳五扇子遮面,对她眨了下眼:“三弟,给钱。”

贺兰叶一愣:“……我给?”

“不是你还是谁?”柳五十分理直气壮,“我哪里来的钱!”

贺兰叶小心瞟了眼旁边抱着扫帚冷笑的小杂役,头疼地低声说:“……我没有带钱。”

柳五也一愣。

前来点花魁的新婚夫妇二人面面相觑,眼中都写着大大的不敢置信。

那小杂役极为不屑地扫了贺兰叶二人一眼,拿扫帚横着一扫,把他们二人扫的连忙往后退,同时趾高气昂嗤笑道:“没钱还想点花魁?请您二位——麻利儿——滚吧!”

更多

小说截图

猜你喜欢

    古代言情女尊豪门总裁都市言情农家种田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专题精品古代言情小说专题每个女孩都是女王,都是公主,都是小仙女,想知道古代深宫大院中的女孩是怎样蜕变为女王的吗?你所期待的公主会遇到怎样的白马王子呢?小仙女们愿意为真爱堕落凡间么?来这里肯定不会错,网盘屋会为你推荐史上最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种类多样!!情节新颖!!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噢。

  • 天官赐福

    天官赐福

    文件大小:连载中类别:耽美
  • 摄政王的小萌妃

    摄政王的小萌妃

    文件大小:连载中类别:穿越
  • 我在青楼改作业

    我在青楼改作业

    文件大小:连载中类别:穿越
  • 妖艳男配作死手册

    妖艳男配作死手册

    文件大小:连载中类别:耽美
  • 倾国为聘:王妃太倾城!

    倾国为聘:王妃太倾城!

    文件大小:连载中类别:武侠
  • 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文件大小:连载中类别:穿越

    精品女尊小说专题精品女尊小说专题在人类的发展史上,母系社会时尚以女性为尊长,但在后来的历史上,王朝天下、江山美人多以男性为主线,而今,女性逐渐回归历史舞台,女尊文易应运而生,网盘屋精选好看的女尊小说为您推荐,一览女人主宰的天下。

  • 论太后的职业素养

    论太后的职业素养

    文件大小:连载中类别:穿越
  • 秦楼春

    秦楼春

    文件大小:连载中类别:穿越

    古代言情古代言情每个女孩都是女王,都是公主,都是小仙女,想知道古代深宫大院中的女孩是怎样蜕变为女王的吗?你所期待的公主会遇到怎样的白马王子呢?小仙女们愿意为真爱堕落凡间么?来这里肯定不会错,网盘屋会为你推荐史上最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种类多样!!情节新颖!!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噢。

  • 王妃当家

    王妃当家

    文件大小:连载中类别:言情
  • 凰策

    凰策

    文件大小:已完结类别:穿越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文件大小:连载中类别:玄幻
  • 变身太子妃

    变身太子妃

    文件大小:连载中类别:玄幻
  • 锦宅

    锦宅

    文件大小:连载中类别:言情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嫁给一个死太监

    文件大小:已完结类别:言情

精品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