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小说库 > 耽美 >妖艳男配作死手册

妖艳男配作死手册

标签:古代言情,宅腐纯爱

状态:连载中

类别:耽美

作者:且拂

发布时间:2018-01-15 09:26

小说简介

《妖艳男配作死手册》是“且拂”所著的一部耽美言情小说,讲述了前朝美艳“公主”周良鱼和当朝王爷赵誉城阴差阳错的爱恋故事。剧情简介:周良鱼,直男一枚,穿越成了倾国倾城、作风不良的前朝“公主”,噢,不,是前朝皇子伪装的公主。民间传言这公主骄奢淫逸,男女通吃,身边帅哥美女如云,周良鱼的小日子可潇洒了……正可谓乐极生悲,一道圣旨,将他赐婚给了当朝王爷赵誉城。周良鱼正庆幸反正自个儿是个带把的,他誉王能拿自己如何时,某王爷狡黠一笑“本王正好讨厌女人,好男风”周良鱼:早知道低调点,不那么浪了,真是不作死不会死啊……

周良鱼赵誉城剧情预览:

小王爷哈哈哈笑了声,躬身转头,将视线精准的落在了周良鱼的身上,先前对方一直低着头,倒是没注意到原来大美人在这里啊,只是等看过去,发现这大美人一张脸裹得严严实实的,什么都看不到:“这位就是第一美人……良公主?”

难道是美人都是低调的?

但是这跟传言有点不符啊?

不是说这良公主最喜出风头,后院男宠无数?这跟他简直“绝配”啊,他本来还想风流一圈再回大荆的。

姜巧珂这一眼众人显然注意到了,心里微妙了起来,觉得这未来的云王妃……

燕帝身边的姜皇后脸色都变了,一旁的安妃却是忍不住捂着嘴无声笑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她的视线落在自己的侄女身上,穿了一身素雅寡淡的宫装,脸上的装饰也能多简单多简单,在一堆美人中,不怎么起眼,自然也不会让这位小王爷惦记了。

反观姜家的那两位……

周良鱼也没想到姜巧珂这么蠢,这小王爷问话你直接不说话就是了,这好好一手牌……

好在周良鱼早有准备,就等着荆秉彦问,趁早了了好吃药,他如今这全靠意志在撑,简直感天动地。

他凉凉抬头睨了荆小王爷一眼:“第一美人本宫是不知道,不过本宫的确是良公主。”

“良公主为何戴着面纱?莫不是……美得惊天地泣鬼神,所以不敢露面?可这礼物……可是小王特意准备的,这公主是不是不给面子啊?”荆小王爷一双色眼直勾勾落在周良鱼身上。

冯贵朝着燕帝看过去,不知要不要阻止,这小王爷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刚才怎么“教训”他的这么快就忘了?

燕帝知道自己应该阻止的,但与此同时他脑海里却闪过一个念头:周良鱼如今是誉王的未婚妻,他何必出这个头得罪荆小王爷间接得罪了摄政王?

明明可以让誉王出头,到时候这荆小王爷不喜的也就是誉王了。

燕帝扫了冯贵一眼,冯贵躬身退后两步,没开口。

文武百官没听到燕帝出声,也就没人敢出这个头。

赵誉城眉头一皱,看向周良鱼,手指捻了一下玉盏的边缘,深深望了一处,就在他要出声的时候,周良鱼刚好回头,不经意对上他的目光:你想便宜燕帝啊,别掺和了。

他可不想欠赵誉城人情,不过这厮还算靠谱,比燕帝靠谱多了。

赵誉城眯眼:你想干嘛?

周良鱼眨了眨眼,桃花眼顾盼生辉,眼底带笑:等着看好戏吧。

不打消这小王爷对她的念头,就算是这次躲过了,下次也被缠上,所以……一劳永逸最好了。

赵誉城的视线落在周良鱼脸上的面纱上,刚开始还以为他是不想引起小王爷的注意,如今看她胸有成竹的模样,莫非……另有乾坤?

荆小王爷的视线一直落在周良鱼身上,他看向赵誉城一眼,那眼底的笑让荆小王爷惊.艳了一把,尤其是对上那双桃花眼,简直迷得不要不要的,刚刚怎么就没发现,这里还有个尤物呢?

“良公主?”荆小王爷一双眼直勾勾的,吸了吸口水,觉得一双眼都这么美了,那脸蛋肯定……

周良鱼嘴角一弯:“本宫是美啊,自然不是不给王爷面子,不过……本宫这几日有点感染风寒,怕会吓到小王爷,小王爷确定想看?”

荆小王爷立刻道:“自然想看,那不知……”

周良鱼指了指不远处的玉牡丹:“这是送给本宫的?”

荆小王爷:“美玉赠佳人……”

“那小王爷你亲自捧过来给本宫看看好了。”周良鱼眨眨眼,荆小王爷的魂都快没了,本来不合时宜,却根本没想这么多,四周的文武百官你看我我看你,皇上与誉王这是怎么回事?

就这么放任这小王爷大殿上送礼物?

但是他们也不敢乱来,只能默默埋头喝酒,余光却忍不住继续偷瞄。

荆小王爷动作极快地亲自抱着十多斤重的玉牡丹凑近了,想要近距离瞧瞧美人到底长什么模样,多么的惊.艳多么的让人心驰神往。

燕帝皱着眉,一直等誉王开口阻止,只是这誉王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就在他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荆小王爷抱着玉牡丹站在周良鱼面前三步外:“公主,不知现在可否让小王见上一见?”

周良鱼桃花眼上挑,轻颌了下手,抬手的动作极慢,荆小王爷的视线直勾勾落在周良鱼的动作上,就差眼睛都长在他身上,而随着周良鱼的手落在面纱一侧的链子上,荆小王爷的神经也绷到了极致,文武百官也忍不住偷偷想多看几眼良公主,虽然公主名声不好,但是公主的确长得好啊。

于是……就在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周良鱼的动作上的时候,他对上荆小王爷定定的目光,突然猛地拉下了脸上的面纱……

“噗!”不知谁猛地喷了一口酒水,接二连三乱成一团。

他们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瞧着明明应该明艳不可方物的良公主,一张脸上布满了红点,还红肿着,愣是一张脸肿成了大饼脸,与那双桃花眼形成鲜明的对比,那冲击性……

荆小王爷的视线一直都盯着周良鱼的面纱,所以等那张脸出其不意出现在眼底时,看得也最直观最清楚,冲击力也最大,眼底猛地出现那么一张脸,吓得他猛地向后连退了三步,吓得浑身一哆嗦:“啊!”尖叫了一声,这什么鬼?

手一抖,手里的玉牡丹啪叽掉了下去,刚好砸在了他的脚面上。

于是下一刻……整个大殿就听到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嗷——嗷嗷!嗷嗷嗷!疼……啊!”

经受了精神与X体双重摧残的荆小王爷愣是那么活生生疼晕吓晕了。

周良鱼无辜的眨眨眼:“哎呀,这是怎么了?都说了不要看了,你非要看,吓到了不是?”

周良鱼说话的空挡,使臣已经飞奔过去,赶紧开始救助,好不容易将荆小王爷给掐着人中掐醒了,一睁开眼,就看到不知何时已经走到这边,正居高临下低下头看着他的周良鱼,看到他醒了,露出一口白森森的小白牙,配上一张红肿还带着密密麻麻红点的大饼脸,对方红唇如火:“小王爷,本宫可美吗?”

荆小王爷愣是又硬生生吓晕了。使臣这次怎么掐人中都不醒了,谷欠哭无泪,瞧着小王爷肿成馒头的脚与那一地的玉牡丹,心疼却没办法。

人是小王爷要自己看的,玉是小王爷自己摔的,脚是他自己砸肿的,晕也是自己活生生把自己给吓晕的,他们能怎么办?他们也很绝望啊。

周良鱼深藏功与名地走了回去,捏着帕子抚了抚额头,走到位置上猛地一回头,吓得文武百官一惊悚,往后退了退:不公主——他们晚上会做噩梦的!

周良鱼这才满意了,接过焦堂宗递过来的面纱,无奈看向燕帝:“皇上你看,都说了惹了风寒,小王爷偏偏还要看,这不会……怪我吧?”

燕帝也被惊悚到了,他活了这么久,都没见过这么丑的一张脸!

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他现在都觉得尚佳郡主美成天仙了!

不行了,现在满脑子都是芝麻饼……

他低下头,就瞧见了铺了一层芝麻的酥糕,赶紧撑住了额头,“拿走拿走。”

冯贵赶紧让小太监将东西都撤走了。

现在唯一淡定的大概就是赵誉城了,他饶是早有心理准备,猛然看到也愣了下,不过没想到……她连这种方法都想得到。

他面无表情地抬起玉盏喝了一口,与此同时,遮住了嘴角的笑。

周良鱼抬眼,却刚好捕捉到了:笑什么笑?哥这顺便也帮了你,否则,得罪了这荆小王爷就是得罪了那大荆的摄政王。

赵誉城举起玉盏:不错。

周良鱼:呦,天上下红雨了?

燕帝瞧着乱成一团的大殿,挥手让人去请御医,顺便将荆小王爷给送去偏殿。

使臣嘱咐了随从,这才勉强回到了宴席间,“这……让燕帝看笑话了。”

燕帝:“这也不能怪小王爷,良公主你脸上过敏了也不知提前说一声,这把小王爷吓得?”

周良鱼站起身:“良儿知错了。”

燕帝:“行了,这件事就这样先过了。”

使臣能怎么说,人是小王爷非要看的,他只能硬着头皮赔笑,几番攀谈之后,燕帝虽然没能挑起是誉王与摄政王的嫌隙,好歹没了荆小王爷,这大殿的空气都好了,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厉王,按照先前的计划行事:“……使臣这次前来,所为何事啊?”

周良鱼听到这,扯了下嘴角:又绕回来了,不安好心,老狐狸!

使臣并不确定良公主的事是不是燕帝故意给的下马威,老实了,站起身,恭敬道:“回禀燕帝,是这样的……这次冒昧前来,着实有一事相求。”

“哦?”燕帝垂眼,“何事啊?”

使臣:“二十年前吾国老相爷来过一次大……”想到那会儿还是前朝,使臣吞了回去,“来过一次贵国,留下一子,只是当时老相爷急着回去,没想到,后来找人来寻,已经失去了踪迹,老相爷如今重病在床,想要找回这个儿子,还希望燕帝能帮忙寻找到,了了老相爷的念想。”

“竟然是这样……”燕帝感慨了一下,“既然是老相爷的骨血,朕必定会协助尔等寻找。只是这件事还需要有人专门来负责才好,那就……”

燕帝的视线环顾了下面一圈,众人都缩着脖子,都二十多年了,还经历了朝代变迁,这能找到才怪啊?

再说了,总觉得这件事情出力不讨好,一旦找不到,到时候可就……

众人都不怎么想被点到,更何况还有一个拖后腿的荆小王爷,都希望不要点到他们。

燕帝满意地看着这一幕,视线朝着不远处的厉王看去,周良鱼翻了个白眼:就知道燕帝不安好心。

他在燕帝就要开口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突然起身:“皇上,良儿先前虽然不是有意吓唬小王爷的,但毕竟让小王爷受到了惊吓,还砸伤了脚,我着实良心难安,本来想着怎么补偿的,刚好竟然遇到老相爷寻子,良儿斗胆自请接下这件事……替老相爷寻得骨血。”

周良鱼说罢,走出来,到了大殿正中央,跪地。

燕帝本来到了嘴边的“厉王”两个字,愣是被那么噎了回去,他瞪圆了,差点气死了,这周良鱼是不是专门生来克他的?

谁让她出头的?这个一个女儿家办的事吗?

可偏偏对方还说的!合情合理!

她不小心“吓”到了荆国的小王爷,所以想弥补,这让外人看来,简直就是大义,可他辛辛苦苦设的局,她就这么破坏了?

文武百官虽然奇怪这良公主怎么突然“良心发现”了?

但是他们也不想被点到,恨不得有人出头,互相看了一眼,颌首:此法可行。

虽然没有女子接这种事的,但是本来寻人这种事,放大了说是国事,放小了说是家事,不过寻常的寻人,谁找不是找?

燕帝已经到了嘴边想要拒绝的话,愣是被文武百官的反应给噎住了。

他沉默了许久,才幽幽看向周良鱼:“良儿有心了,但是这寻人的事哪里是姑娘家办的?”

周良鱼道:“皇上放心,我公主府有护卫五百,寻人也足够了。”

燕帝:“……”可朕想让别人寻!

对方如今大仁大义出头,就算是找不到也是尽了心,到时候找不到了,他身为一个皇帝也不可能跟一个姑娘一般见识,这明明是国事,愣是被对方说成了一件寻常的“小事”。

周良鱼适时加了一句:“皇上可是有什么为难之处?”

燕帝更气了:“……”这还让他怎么说?

若是这时候再让厉王去办,找个人竟然动用一个王爷,先前还能有这次接待使臣的是厉王,可明明已经有人答应了,他这明显不是“针对”?

燕帝头疼地撑住了额头,但是就这么便宜了周良鱼,他这心里不舒坦。

视线一转,燕帝的目光落在下方淡定品酒的赵誉城,先前荆小王爷想要看周良鱼的模样,赵誉城即使这样还无动于衷,看来,即使赐了婚,这誉王依然不上心啊……

燕帝眯了眯眼:既然这次算计不上厉王,可就这么算了,怎么能行?既然如此,那就……

燕帝的视线重新转到周良鱼身上:“既然良公主都这么说了,朕若是不答应,也不近人情了。不够,让你一人去寻,怕是为难了,这样吧,誉王是你的未婚夫,这次就你们未婚夫妇一起合力寻找老相爷骨血好了。”

赵誉城:“…………”

周良鱼:“…………”

更多

小说截图

猜你喜欢

    古代言情宅腐纯爱同人

精品耽美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