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小说推荐

程晓萌陆千辰小说目录_程晓萌陆千辰目录列表

作者:茶绿 来源:网盘屋小说 时间:2017-12-28 15:05
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大小:连载中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两位程晓萌陆千辰主角出现的小说名字叫《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网盘屋小说站点提供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的免费全文阅读,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本小说的所有章节,网站无需注册可直接在线观看非常方便,喜欢看小说的朋友决不能错过的。

程晓萌陆千辰(第151节)章节阅读:

囡囡听完这句话,抬起眼来看着奶奶,目光的情绪很复杂。陈妍希似乎并没有料到年幼的囡囡会有这么复杂的情感,嘴角动了动,转身走开。

周一,陆氏财团每周的例会时间。

陆潮生刚刚在会议室里坐定,准备开始会议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余北带着苏芒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余先生,我们正在召开公司的董事例会,有什么事的话,请会议之后去我的办公室等我。”陆潮生看了一眼这两人,开口道。

但这二人的态度却来者不善。

“对啊,我们就是来参加公司的董事例会的。”余北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一旁的座椅,缓缓地坐下来,脸上带着挑衅的笑容。

“董事?余先生,我想你是搞错了……”陆潮生的话才说到一半,余北便伸手阻断了他,脸上的笑容越发得意。

“我先声明一下,我不是来捣乱的。截止到昨天晚上,我在美国的一间公司已经收购了陆氏财团百分之二十的股票,我想我是有资格坐在这里成为贵公司董事会的一员。还有,我和苏芒小姐手中持有的贵公司股份加起来,占总股份的百分之三十二,这个数额应该与陆家手中的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相差无几……”

陆潮生听到这段话之后,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他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Mitch。

Mitch显然也对这起突发事件一无所知。

“我来,只是想告诉一下各位,我在国外的公司还在继续收购贵公司的股份,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就是陆氏财团新一任的总裁了,所以先来给大家打个招呼,混个脸熟。”余北熟说话的时候虽然一直都是笑嘻嘻的,但是双眸中迸发出的凌烈光芒却并不能让人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桌下,陆潮生的双手已经紧握成拳,险些要发作。

“陆总,我知道,这种事您也不想的,但是没办法,市场上的事谁都说不准,改旗更章的事情在当今社会也是数不胜数,所以你也不要太过激动嘛。”苏芒开口帮腔道,话语间道洋洋得意溢于言表。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是我警告你们,陆氏财团绝对不会在我手中毁掉,所以我建议你们还是回去洗把脸,清醒一下。”陆潮生蹭的一下从桌前站起,整个人努力克制着情绪才没让自己爆发。

“哟,陆总怎么这么容易就生气了?那看来我们以后做同事的话,难免会起摩擦啊。”余北笑了笑。

他今天带苏芒来,就是为了专门气一气这几个人,现在陆潮生已经气得青筋暴露,便是达到了目的,复又带着苏芒大摇大摆的离开了会议室。

看着余北和苏芒猖狂的样子,陆潮生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董事会的成员们显然从中探出了几分不同寻常的气息来。

当在家里照顾陆千辰的晓萌听到公司里这凶险的一幕时,惊的心脏直飙一百二。

“潮生真是这么跟你说的?”晓萌握着电话不敢撒手。

“真的!而且那群董事们还逼着让他给陆千辰打电话,叫他回国来处理这件事……这种时候,如果让那群董事们知道了总裁的情况,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怡人叹了口气,面带哀怨。

“这……怡人,咱们工作室目前可以动用的资金有多少?”晓萌转了转眼珠,开口问道。

“可以动用的资金,也就七千万吧,怎么,你要用?”怡人问道。

“以工作室的名义做抵押,抵押一个亿出来,拿给潮生,看看董事会里有没有人愿意转让手头股票的。”事不宜迟,晓萌迅速做出决断。

“你疯了?这个工作室可是你的心血,你真的要拿去做抵押?”怡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公司的安危是最重要的。”晓萌斩钉截铁道,语气坚硬不容更改。

“这个工作室可是你独立于陆千辰之外的个人财产,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公司倒闭了,你和千辰还有这个工作室……”怡人还想劝劝闺蜜不要这么冲动,但晓萌的性格她也很了解,一旦是她认定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回头。

“这间公司是千辰的心血,我绝对不能让他的心血付诸东流。别的你先不要管了,抓紧给银行和潮生打个电话,我暂时脱不开身,你就帮我将这件事处理一下。”晓萌说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握着听筒的怡人,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

会议草草结束,陆潮生并没有急着回办公室,毕竟那里还有个如定时炸弹一般的窃听器。

之前陆潮生提出要将窃听器摘除,但艾伦说不可以打草惊蛇,要先麻痹敌人,之后才可以顺藤摸瓜揪出敌人。

在董事们离开之后,Mitch拿着探测仪在会议室里仔仔细细搜查了一遍,并没有找到窃听器,这让两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国外公司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陆潮生压低了声音,怒吼道,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还是竞争对手告知自己的,这让人怎么能接受的了?

Mitch拧着眉,似乎也没有料到对方会有这么一手。

“我这就叫人调查一下。”Mitch恭恭敬敬道,转身给下面打了个电话,叫他们调查这件事。

“可就算是调查出来那间公司也来不及了啊,对方手中持有的股票已经与陆家所持有的股票相差无几,这种时候就算是查到了那件间公司,也来不及阻止了。”Mitch皱着眉头,很是为难。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股票啊。”Mitch感慨道。

“刚才怡人给我发过消息,说晓萌叫她拿工作室做抵押贷一个亿出来,让我们拿这笔钱去……”陆潮生将大嫂的意思简单概括了一番,Mitch禁不住啧啧称奇,他没想到程晓萌竟然做得出这样的决定。

就在两个人蹙着眉头讨论如何运用这笔钱的时候,艾伦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是已经散会了么,你们俩还在这儿愁眉苦脸的,做什么呢?”艾伦将手臂随意地搭在了Mitch的肩膀上,看起来很是轻松。

Mitch将目前公司面临的形势简单说明了一下,艾伦意识到这件事的背后并不简单,低头与这两人说了几句话,这也是他与程晓萌商议之后做出的决定。

一刻钟之后,三个人回到总裁办公室内。

“我说你们两个,干嘛这么愁眉苦脸的,不就是余北那个臭小子一朝得势了么?别担心,千辰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我今天给他做检查的时候,发现他对我的话已经开始有了反应,我想最晚不超过明晚,他就能苏醒。”

艾伦大大咧咧的说着,这个消息让陆潮生和Mitch皆是一喜。

“真的?你说的都是真的?”陆潮生抓着艾伦的手臂,用力摇晃着,脸上的表情欣喜不已。

“我是谁?赫赫有名的当代神医好吗?千辰这种情况,交给别人来治,能治成植物人便已经不错了,但是交给我,妥妥的没问题!我准备今晚带他去我的实验室,我刚从美国运来一个仪器,能让他今早苏醒过来。”艾伦咧开嘴笑着说道。

透过窃听器的余北将这一消息收入耳中,他冷眼看着苏芒,语气不善。

“怎么回事,你不是告诉我确定万无一失的吗?”

苏芒着急地辩解道,“这……我也不清楚,但我敢保证,我当时就在现场,陆千辰那个样子是绝对不会活下来的!”

“不会活下来?你之前也告诉我那里偏僻,等到他被人发现的时候只会剩下一具尸体,可是事实上呢?事实上是他被人送到了医院,还是由艾伦亲自给他做的手术!”余北看着她,恶狠狠的说道。

陆千辰的病情好转,这是他计划外的事情,而在他的计划中,陆千辰早就应该那场车祸中失去了生命。

“我……我也没想到的,那条路一直很少有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会有路人遇到了他……”苏芒的声音越来越小,也不敢抬起头来看着余北的眼睛。

“苏芒,你该不会是对那个小子余情未了吧?该不会是到了最后一刻不舍得下狠手了吧?”余北低下头,盯着苏芒的脸,面带怀疑。

这番话让苏芒禁不住后背一凉,慌忙为自己辩解道,“怎么可能,我跟陆千辰什么关系都没有,他又曾羞辱过我,我怎么可能会对他心存幻想呢?这件事的背后一定另有蹊跷,或许……或许是艾伦故意给我们下了一个套呢?”

“你是说艾伦知道办公室里有窃听器,这些话都是故意说给我们听的?苏芒,你好大的脑洞啊!但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呢,如果陆千辰真的会醒过来,你知道我们要面对的后果是什么吗?那可是你将他引到的那条公路上,他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报警抓你!到时候我们的计划可就全完了!”

余北抓着苏芒的衣领,声嘶力竭道。

他苦心造诣好不容易才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在这种时候,他决不允许有任何人任何东西对他的计划造成任何干扰。

苏芒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她想起那天在张家界,是她“偶遇”了准备去机场的陆千辰,还给他指了一条可以抄近道的公路,更是她偷偷解开了陆千辰的安全带,然后在道路上找人给他制造障碍,使得陆千辰为了躲避迎面开来的一辆货车,而撞到了一旁的大树上……

想到这里,她开始后怕起来,如果陆千辰真的醒了的话,那自己就是首要怀疑目标,以陆千辰的手腕,想要挖出自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余北,这件事你得帮帮我,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这件事你一定要帮帮我!”苏芒抓着余北的手臂,苦苦哀求道。

余北冷着脸看着她,目光里看不出什么情绪,似乎是在快速思考着什么。

第307章石破天惊

傍晚,程晓萌在艾伦的带领下,一同坐上了给陆千辰安排好的保姆车里,带着他去艾伦的实验室。

车子很快便驶离了陆家老宅,而躲在暗处的两人在车子离开之后,迅速向自己的上级汇报,告知这一消息。

灰色的保姆车身在路上行驶着,程晓萌有些紧张的盯着后车窗。在距离它们不远处,一直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如幽灵一般紧紧的跟在身后。

“他们还跟着吗?”阻碍副驾驶上的艾伦随口问了一句,得到的是肯定的回答。

“是啊,从我们出来不久他们就一直跟着了。”晓萌说话的时候,手心里已经紧张的出了汗。

“没什么好怕的,咱们已经准备好了。我想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了。”艾伦细声安慰着她,他已经将每个环节都安排好了,就等着对方上钩了。

实验室里,艾伦将昏迷中的陆千辰推到床上,给他做了常规的检测之后,便跟程晓萌一起出去了。

转过一个弯,走到另一个房间里,晓萌惴惴不安的透过监视器看着陆千辰房间里的情况。

“他们真的会来吗?”程晓萌向艾伦确认道,这是一个冒险的决定,而她一定是疯了才会同意艾伦的建议,但艾伦的建议又实在是太有鼓动性,她也很清楚,如果想要让陆氏财团起死回生,大概也只有这样一个办法。

艾伦见她精神太紧张,让助手帮忙给她输了瓶葡萄糖,正好可以缓解她的压力。

时间慢慢推移,期间艾伦去那个房间给陆千辰换过几次药,也尝试了一下机器的使用问题,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夜色,并没有让每个人放松下来,相反,每个人都提高了自己的警惕性。

余北和苏芒穿着一身紧身衣,慢慢出现在了实验室的外面。

一直到出现前一秒,余北还在脑海中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但他后来决定,即便是铤而走险,也一定要去确认陆千辰的生死状况。

陆千辰,绝对不能醒过来。!%

借着黑色的掩护,余北和苏芒走进了实验室的大楼里,这里布局错综复杂,而他们的每一步都必须十分谨慎。

大约一刻钟之后,两人终于找到了陆千辰的病房。余北叫苏芒进去将陆千辰处理掉,而自己则负责守在门外观察情况。

苏芒知道,他这是害怕担责任——黑手都是自己做的,即便失败了,也与他无关。苏芒久经沙场,又怎么会这么蠢,她找了个借口,说自己紧张的手抖。余北无奈,转身进了房间。

房间里亮着一盏床头灯,陆千辰闭着眼躺在床上,而他身旁的仪器上面的数字不断的变换跳跃着。

余北观察了一下里面的情况,看到陆千辰的的鼻孔上插着一道输氧管,事不宜迟,余北从口袋里掏出剪刀,将陆千辰的输氧管剪短,直到他看着呼吸机上的数字不断下降,而陆千辰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仪器上监控着的呼吸心率也逐渐下降为0的时候,才心满意足的转过身来。(!&

就在他准备叫苏芒撤离的时候,才惊觉,苏芒的脖子上被人架了一把刀。

其中有诈!

余北十分慌张,就在他准备拿陆千辰做人质的时候,却发现,一直躺在病床上的陆千辰,竟然睁开了双眼。

下一秒,陆千辰掀开丐盖自己身上的被子,从病床上走下来,双眸泛着幽幽的冷光。

苏芒和余北惊讶的长大了双唇,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怎么可能?我亲眼看着你的心跳降到了0!”

“是吗?那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耳听未必为实,眼见也未必为真呢?”陆千辰冷笑了一声,缓缓开口道。

“你——你究竟是谁是鬼?!”余北紧张地问道,他明明亲眼看到陆千辰死亡的呀,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陆千辰没有搭理他,而是扭头看向了被艾伦控制住的苏芒,语气里满是嘲讽,“苏芒,你应该很奇怪吧,我怎么能这么快就完好无损的站在你面前?或者说,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给了我这么惊险刺激的经历?”

苏芒已经吓到说不出一句话来,她的嘴唇吓得发白,上下牙齿不停的打着架,整个人瑟瑟发抖。

“你……你是怎么……”

“我知道,你们都很奇怪我是怎么活下来对不对?那得好好谢谢我们的艾伦医生,如果不是他的话,或许我还在昏迷之中,那样,岂不是就如你们所愿了?”

就在这个时候,实验室外警铃大作,陆千辰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笑着说道,“看来这是警察来接你们了,看来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放心,我会去警局看你们的。”

警察快速冲进来,在余北即将被带走的时候,他冲着陆千辰恶狠狠的说道,“陆千辰,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还会回来的!”

陆千辰看着他,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来,“是吗,那我静候佳音了。”

随着警笛声渐渐远离,一直被助理拦在隔壁房间里的程晓萌快速冲了进来,一头冲进了陆千辰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你这个坏蛋!你这个大坏蛋!你竟然敢骗我!敢骗我!”晓萌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拍着陆千辰的肩膀,这些天的委屈、担惊受怕,在这一瞬间得到了释放。

陆千辰吃痛的捂着自己的肩胛骨,白色衬衫慢慢渗出血来,晓萌一惊,慌慌张张的扶着他坐下来。

“你怎么回事?艾伦!快帮他止血啊!”晓萌尖叫起来,手忙脚乱想去找医药箱,手掌却被陆千辰抓住,下一秒,陆千辰便将一记吻落在了程晓萌的唇上。

这个吻延绵不绝,晓萌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她整个人软绵绵的趴在陆千辰的身上,而口腔里,男人的舌头灵巧无比,一吸一吮间让她浑身如触电一般,发出一阵阵麻麻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才终于给了她喘息的机会,面色带笑,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看什么看,你流血了!”程晓萌又气又急,正准备责备他,却又被对方拽进怀里,一阵狂吻,吻到她娇喘连连却仍然没有松口的迹象。

“请注意一下影响,这儿还有两个大活人呢。”一旁的艾伦见这俩人吻完一茬又一茬,跟割韭菜似的,忍不住出口制止道。

晓萌娇嗔着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你还好意思说,赶紧给这家伙止血,弄得我胸口也全是血,多吓人啊!”

“是啊,如果你刚才能更小心一点儿的话,估计也不会流血了。”艾伦无奈的摇摇头,拿起医药箱,叫陆千辰解开衬衫,自己开始帮他检查伤势。

是晓萌的手劲儿过大,导致他之前缝合好的伤口破裂开了。得,还得辛苦一下,重新缝合。

晓萌看着他胸口的伤口,眼圈儿禁不住又红了。

“你怎么又哭了?跟小花猫似的。”陆千辰这边在缝合着伤口,却还有心情逗弄晓萌,晓萌扑哧一声破涕为笑。

“你快老实交代,我之前一直守着你,不是一直都处于昏迷状态的吗?怎么会这样?”这是最让晓萌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其实我在从张家界回来的路上就醒了,但是艾伦跟我商量了一下,觉得对手的目的绝不单纯,再加上车祸导致我有轻微的脑震荡,当时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无奈之下,我们便只好出此下策。这段时间叫你担心了,对不起……”陆千辰低下头来老老实实道歉,就像是做了错事的小学生。

“喂喂喂,不公平啊,怎么只给大嫂一个人道歉,你知道我们这几天多为你担惊受怕吗?”

门口,陆潮生牵着孙怡人的手,还有Mitch,都来了,口中直嚷嚷着不公平,但每个人的眼眶都在悄然之间红了。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让你们担心你了。”陆千辰看着自己这几个兄弟,有些动容。

“天哪!我没听错吧!总裁竟然给我道歉了哎!我的天哪!”Mitch捂着耳朵,做出很夸张的动作来,惹得众人皆是一阵大笑。

笑完之后,只见艾伦一阵怒吼,“谁让你笑的!刚刚才缝好的伤口又裂开了!”

…………

一行人回到陆千辰位于东城的别墅里时,已是后半夜,陆千辰很是苦恼,自己很想和晓萌共度二人世界,可这群损友却偏偏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让他一点儿人身自由都没有。

几个人坐在他家的客厅里之后,便直嚷着肚子饿,翻出外卖来点餐,惹得他禁不住扶额。

“拜托,这里是我家,你们就不能各回各家吗?”总裁大人此刻正在努力压抑自己内心的怒火。

“陆总裁,我们这是担心你。你身上的伤口还没好全,悠着点儿,对你对你晓萌都好。”孙怡人一边说着,一边冲着陆千辰使了个眼色,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一旁的晓萌捂着嘴直偷笑,陆千辰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对着小女人道,“老婆,你看他们,欺负我一个病人!”

“哎——打住,我可不是你老婆。”程晓萌伸出一根手指头对着他摇摇头,表情很是得意。

“不可能,当时的离婚协议书我签的不是自己的名字!”

“你确实在上面使了心眼儿,但是别忘了,上面可还是有你的私章的,这可同样具备法律效应。”晓萌盯着他的双眸,一字一顿道。

陆千辰突然有种继续回到病床上躺着的冲动。

“那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肯继续做我老婆?”陆千辰舔了下嘴唇,开口问道。

“除非——你重新开始追我,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小女人叉着腰,笑容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