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女生爱看

主角叫米洣的小说名字_主角叫米洣的是什么小说

作者:哆儿 来源:原创书殿 时间:2018-05-02 15:47

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作者是哆儿主角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挖了一个怎么样的大坑呢??是圆满结局还是虐心暖伤呢??这些都要大家自己去探究了第六十章自我催眠杀骆哲

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大小:完本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看见骆哲这般花心,米洣失望极了。骆哲这般简直就是放荡!想起自己之前种种舍身相救,米洣甚至觉得不值得。

到底江城的那段日子,骆哲是真心的,还是假装的……

一上午的时间都在花园之中发呆,米洣好几次都差点一脚踩进小湖之中,幸得贴身丫鬟及时拉住。

一声哀叹甚是可怜,米洣觉得自己连个贴身丫鬟都不如,打不过人家,也斗不过智慧,自己真是一个失败的细作!

忽的,一粒小石子飞来,米洣侧身避过,那石子却是打在贴身丫鬟的身上,紧接着贴身丫鬟便倒了下去。米洣惊讶,还试探了这贴身丫鬟的气息,她要是死了,没法向骆哲交代啊!

“你何时这般紧张不相关的人了?”

头顶一声女音,米洣缓缓抬头,望着云湘,她这般大摇大摆进二皇子府也不怕被抓?

懒得去理米洣这傻子表情,云湘直接交代道:“主人命你杀了骆哲。”

“啊,啊?”米洣愣了,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虽然她气骆哲,但杀了他,不忍心啊……

“别那么多的借口!”云湘厌烦地揪着米洣的衣领,将她拉起,每次来传递任务,看着米洣这幅混蛋模样,云湘都想打上几拳头!

“米洣你听好了!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骆哲没死,那么死的就是你了!”云湘毫不客气地松开米洣,刚一转身,又回头加上一句,“我之所以不是黑衣装扮,只因为这大白天方便。”

米洣又是一愣,她眨眨眼眼,问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因为你的白痴样这样问我!”云湘不再多说,快步走远了。

刺杀骆哲。

这还真是艰巨的任务啊!

如果是在江城赈灾之前,米洣自信能够做到,之前她不就只差一点儿就成功了吗?

只是现在,让她去杀一个自己爱的人,真的做不到。

自己的性命重要,还是骆哲命重要。米洣衡量之下,还是觉得自己下不了手,如果让自己的死能够换取骆哲的生,这也不失为一种好的方式。

抬眼间就看见骆哲身后跟着管家,大步而去,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重要的事情。然而骆哲在看见米洣的一瞬,也是愣了愣,接着就抬手屏退了管家,大步走了过来。

看见骆哲,米洣就想起昨晚,一肚子的火气又燃了起来,满脑子旋转的都是骆哲和叶萝亲热的画面。当即手中也不觉露出了细针。

“怎么站在这里?”骆哲一脸温柔,平静地丝毫没有罪恶感。

他越是这般,米洣是越是气愤!你做错事情,难道不会认错吗!单手背后,指尖旋转细针。

“这是怎么了?”看见地上昏倒的贴身丫鬟,骆哲略微皱了一下眉,他看向米洣,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哼。”米洣扭头不理。我就不解释!急死你!

诶?不对不对!你紧张一个丫鬟,也不肯向我道歉!骆哲你真是可以啊!

心中怒气越聚越多,米洣忍不住抬手,细针就往骆哲脸上拍去。老娘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当我是好欺负的!

对于米洣的使用的武器,骆哲多少也了解了。那么多次的战斗中,米洣多次使用细针搭救,骆哲还特意命人打探这方面的消息。只是得来的收获却是,那使用细针的武林高手两年前就已经死了。骆哲不得不对米洣口中的主人感到敬佩。

深知米洣细针的厉害,骆哲一个后仰就避过,双手还顺势揽住米洣的腰肢,口中微笑着说:“小心。”

小心你的头啊!米洣双手一旋,双脚站立,继续攻击,骆哲步步防守,身体移动,脸颊几次与细针擦过。骆哲的表情渐渐严肃,打斗之际忽然后退,一步站立,接着就什么都不做了。

米洣抓住时机,细针朝着骆哲的脸颊就拍过去!

细针入了三分。

骆哲一动不动,就连脸上隐忍疼痛的表情都没有。仍旧只是那个温柔的笑,笑得你的心底都变得柔软了。

米洣停住手指,她看着骆哲,这一刻,她又舍不得了。

“对不起,米洣。”骆哲道歉了。他缓缓抬手抚上米洣的脸颊,就如一个好丈夫一般说道,“让你伤心,是我不对……”

夹着细针的指尖再也不忍向下,米洣抿唇,她不想再听,只要有一刻的不忍,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就做不下去了。

“我们回江城吧。”骆哲的大手轻轻爬上米洣的发丝,他说,“我们回江城去过快乐的日子,好不好米洣?”

骆哲的眼中显得晶莹,虽然没有泪水聚集,却是格外的清澈,男子怎么会有这般的眼神。

米洣一瞬间心软,张口应道:“好……”只要回到江城,远离这政事,他们便能幸福!

细针从骆哲脸上拔出,一丝血迹滴染下来,落在米洣的指尖,那是心疼和不舍。

骆哲将米洣拥进怀抱,说:“昨夜,我喝多了,送安贤王妃回去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米洣,对不起……”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骆哲……我们回江城,永远不再回来了!”双手狠狠抱住骆哲,仿佛这一刻的他才是最最真实的。米洣闭着眼睛就是哭泣,管她什么主人的命令不命令,管他什么安贤王妃叶萝勾人不勾人,只要我们离开这里,任何人,任何事情就再也不会妨碍我们了……

这安抚了米洣的情绪,骆哲又去了书房,老管家等候的时间里,已经将要禀报的事情整理了一遍。

一看见骆哲进来,老管家就抱拳说道:“二皇子,方才来了消息,说是那个拷打的女刺客咬舌自尽了。”

“那就是什么也没有问出来了?”骆哲冷笑一声。

老管家沉默片刻又道:“这次抓获的和江城抓获的刺客皆是女子,且牙关很紧,即便是用了催眠之法,她们也不不透露半点,关于她们口中主人的事情仍旧没有任何线索,应该是经过了极其严格的训练。”

“呵,主人?这个主人到底是何妨的神圣?”骆哲自言自语。

老管家继而抱拳说道:“二皇子,请恕老奴冒昧,米洣夫人……二皇子与米洣夫人太为亲近,老奴怕……担心二皇子安慰呀!”

骆哲笑了几声,走到桌前,摊开一副未完成的画,提起笔勾勒一番,他笑道:“本皇子是这般爱美色而忘记自己事业的人吗?”

“当然不是!”老管家有点儿惊恐,“老奴是怕二皇子动情太深。这人只要动了情,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将就的……”

“动情太深?”骆哲的笔锋一顿,墨汁在纸上渲染开了,骆哲问道,“感情是最大的敌人么?”

“是的。”老管家回答地利索,“一旦动情,眼中只有情人,其他事情皆可退而其次。二皇子乃成大事者,万万不可为情所困啊!”

像是若有所思,骆哲让老管家退下。桌上的画已经渐渐被笔端墨汁毁了,骆哲端起砚台,洒在纸上,再提笔挥舞,一副半成品的美人图,瞬间变成了山水画。

放下笔,骆哲似乎心事更沉,他对米洣是动情了,但是这情是深是浅,还能否收得回来?这就不得而知了。

晚上就寝的时候,骆哲刻意让米洣先睡,甚至一人坐在桌前看书。

这米洣大为疑惑啊!哪天晚上骆哲不都是迫不及待地吹灯拉幔,怎么今晚就君子了?

轻手轻脚下床走到骆哲身后,他都没有发现,米洣觉得这会儿自己一根细针拍下去,骆哲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只是她不忍心啊!

双手环上骆哲的脖子,将脸靠着他的,米洣问:“怎么还不睡?”

抬手覆上米洣的手,骆哲的脸上有一瞬是冰冷的,如果方才米洣突袭,那么自己定会死去!温柔地将米洣拉到身前,骆哲温柔说道:“你先睡吧,我看会儿书。”

这绝对是有问题!不管你骆哲以前怎么刻苦学习了,至少她米洣嫁过来的时候,就从来没见过骆哲学习!

单腿一抬,就跨坐在骆哲腿上,米洣逼近问道:“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骆哲放下书卷,侧脸摇头。

“还说没有!”米洣拉着骆哲的耳朵,居然咬了下去,她说,“我都已经原谅你了,你居然还有事情瞒着我!”

“米洣……”骆哲破天荒地将米洣推开了,他稍有严肃地,甚至略带自责地说道,“昨夜,是我负了你,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所以我,我没资格碰你……”

原来是这件事情。

虽然一提起就是愤怒难耐,但是看着骆哲诚心悔过,米洣更多的的却是心疼。骆哲每晚都跟饿狼似的,今晚饿着不吃,岂不是很可怜?

将心一横,米洣抓着骆哲的手就放在自己心口,她说:“之前的事情,我们都不要去想了,我们的日子还很长不是吗?我们回江城过简单的日子。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过段日子吧。”骆哲温柔笑笑,“父皇交代了一些事情,等我办完了就走。”

“那是多长时间?”米洣提高警惕,这不是骗局吧?

“很快,你相信我。”骆哲将头靠向米洣,他道,“父皇终究是帝王,他的圣旨,我又怎么敢违抗?只要做完这些事情,我便向父皇禀明,放我们回江城……米洣,你怎么解我的腰带?”

“骆哲,你还是像平常一样吧,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不习惯啊!”米洣头也不抬,继续解骆哲的腰带。

“等等,米洣,我还不能碰你,我自责……唔……”

“别说那么多废话了,骆哲,我喜欢平时的你!”

吹灯拉幔,黑暗之中是春色。

米洣本以为自己得到了幸福,却不知骆哲一招以退为进,将米洣收服得妥妥帖帖。

既然,米洣的心又倒向骆哲了,那么她就必须时刻保护骆哲和自己的生命安全。骆哲不死,她米洣就要死!

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

于是,为求自保,米洣无奈之下唯有转为攻击,让大公主骆听陷于麻烦之中,无暇于自己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