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女生爱看

主角叫荣月的小说叫什么名字_傲娇世子妃:夫君别跑精彩大结局

作者:七歌 来源:原创书殿 时间:2018-04-25 14:39

傲娇世子妃:夫君别跑这本小说的作者七歌其实每一本好看的小说都会有一个好记又富有诗意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主角未填写名字是不是好听呢??其实故事更加好看。]天还没亮,绿枝就点了烛火,撩起了帐幔,柔声道:“小姐,该起来了。”

傲娇世子妃:夫君别跑大小:更新中类型:武侠下载按钮

容月翻了个身,蒙在被子里,哼哼了两声,没有动静了。

绿枝出去打了盆热水,进来之后,继续喊着她家小姐,担心着小姐一会儿会不会收拾她,毕竟,小姐有起床气。

“姐!”容歌人未到,声音先到了。

被子里的人蠕动了一下,还是没有动静。

“世子。”绿枝也很无奈,行了行礼,找到了一边。

容月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大喊:“君影来了!”

容月揭开被子,猛的坐起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打,说:“要死啊!你知不知道睡不好,是会毁容的!”

绿枝咧嘴偷笑,也只有小姐该这么对世子!

“姐,说好了不准打我的!”容歌抗议道,委屈巴巴的揉着脑袋。

容月顺势倒下,目光呆滞,说:“我打你了吗?打你的肯定不是我。”

容歌嫌弃的瞪了一眼,说:“爹知道你不想去,正准备让刘叔过来。”

“谁说我不去,我不正在起。”容月蹬了他一脚,起身下了床,走到屏风后,穿了件紫色软烟罗撒花裙。

容歌得逞的笑了笑,说:“我去门口等你,快点儿!”

容月摆了摆手,赶紧走,洗了脸,坐在铜镜前梳头。

“小姐,今日梳什么样的发型?”绿枝问道。

“随意挽起就好了,一会儿坐马车,还得弄乱。”容月拿了根碧玉钗子,递给了绿枝。

绿枝点了点头,撩起耳边的两缕发丝,用碧玉钗子束住,长发及腰,简单古典。

容月戴了同色镯子,打了个哈欠,一会儿还得补觉才行。

大门口,看到了君影的马车,容月撇了撇嘴,老狐狸,装模作样的还不下来!

“小姐,君世子等您半天了。”刘叔笑呵呵的说着。

“容歌呢?”臭小子,说好等他的,哪儿去了?容月瞧了半天,也没看着人影。

“世子先走了!”刘叔回道。

“走了!那我怎么办?”不会是要她跟老狐狸一起走吧!容月瞪着马车,就好比瞪着君影似的。

“老爷吩咐了,让小姐跟着君世子,他才放心。”刘叔笑眯眯的看着马车道:“有劳君世子照顾我家小姐了。”

“刘叔客气了。”君影温温润润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不要。”容月宁愿在家学掌家,也不想去,总感觉老狐狸会坑她。

“也罢,就告诉容伯伯,影能力有限,就让太子顺道接了她吧!”君影的声音传了出来。

容月抬步停在半空,怎么哪儿都有太子。

“老爷也是这么说的。”刘叔配合道。

“谁说我不要,我很愿意跟你在一起。”容月堆着笑脸,跳上马车。

君影坐在里面,神色淡淡,见她进来,道:“你也不用勉强,索性太子也要去的。”

容月一屁股坐在貂绒毯子上,说:“我舍不得你,行了吧!”

君影眸光动了动,却是没说话。

刘叔摇了摇头,小姐总是口不对心,道:“就有劳君世子了。”

“刘叔放心,影一定照看好她。”君影开口道。

风华撇嘴,他就没见过容月这么没气性的女子,翻脸比翻书还快!

“风华,走。”君影淡淡的说了一句。

风华应了一声,便赶了马车。

容月看了眼君影,见他如诗如画,真是什么时候都能迷死人,定了定神说:“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事了。”君影眉眼抬了抬,答道。

“我看看。”容月伸手就要去扒他的衣服,手刚碰到他的脖子,就缩了回来,说:“男女授受不亲!”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倒也奇怪!”君影微微看了她一眼。

容月挑了挑眉,无所谓道:“反正,我在你眼里,向来是如此!随便你怎么想!”

“困了就睡会儿,路还长着呢。”君影看她的样子,倒像是没睡醒,顺便,也往一边挪了挪。

容月便趴了下去,马车晃的厉害,还好老狐狸用的是貂绒,趴在也没那么颠,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

君影合起了书,也闭上了眼睛。

马车缓缓的行着,偶尔,听到车轱辘转动的声音,马蹄声,便悄无声息。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风华说道:“世子,他们在前面等着。”

君影嗯了一声,撇了眼容月,知道她并没有睡着。

唐冥夜同凤应蝶站在一处,看到君影的马车过来,开口道:“容丫头可跟君世子在一处?”

“受容伯伯所托,也是个累赘。”君影淡淡的回了一句,并没有下马车。

凤应蝶本来没开玩笑,听到容月在马车里,顿时黑了脸,很是不悦。

“容丫头,你要不要跟我一同骑马?”唐宫宁想去撩起马车的帘子,却被风华拦了下来。

唐宫宁也就没有强行去揭帘子,毕竟,风华这个狐狸,武功也深不可测。

“四皇子,我姐应该是睡着了,早上,硬生生是被我叫醒的,这会儿,估计早都见周公了。”容歌站在不远处,扒拉着玉儿公主的手,烦不烦,非要跟他做一辆马车,真的是。

“她的确是睡着了,呼噜声大的很。”君影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容月撇嘴,她都没有睡着,哪儿来的呼噜声,说谎也不怕闪了舌头。

“容姐姐真是好福气。”凤应蝶扯出一抹笑意,羡慕不已。

容歌看了凤应蝶一眼,笑的意味深长,她姐是什么人!凭你也斗得过她!

“时间不早了,走吧!”容歌扒开了玉儿的手,上了马车,说:“你去自己的马车里。”

玉儿嘟着嘴,负气上了自己的马车。

唐宫宁上了马,扬长而去:“我在山脚等你们!”

唐冥夜注视着君影的马车,说:“容丫头跟你在一个马车,未免不合礼数,不如,让容丫头跟应蝶一起。”

“我受了容伯伯的嘱托,自然要盯着她,凤小姐温柔大方,未免会被欺负了,还是我受累看着她。”君影眉眼淡淡,余光看着容月。

容月心中一万只马在奔腾,凤应蝶温柔大方,言外之意,就是她是个泼妇了,睁眼给了他一脚说:“你个老狐狸!骂谁呢!”

君影咧了咧嘴角,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唐冥夜知道,容月并没有睡着,然而君影说的话,字字珠玑,字里行间,都在强调,容月在他车上,理所应当,压着怒火,道:“那便走吧,四弟想必都快到了!”

马车继续往前驶去,容月没了睡意,便坐了起来,看着马车外面,发觉道路越来越窄,而且越来越颠,险些撞在木头框上。

“好好坐着,前面的路,会更难走。”君影清泉般的眸子,微微闪了闪。

容月被颠的晕乎乎的,两只手,紧紧的抓着毯子,整个人紧绷着,就怕猛的一颠,很是无奈的说:“还有多久?”

“大约一个时辰。”君影淡淡的看了看她的样子,抿嘴笑了笑。

那不就是还有两个小时,额滴神啊!容月垂下头,叹气,早知道,就在家待着了。

偏头看了眼君影,他怎么就能稳如泰山,还那么悠然的翻着书,也不怕晃了眼睛,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我要去跟唐宫宁骑马!”容月抗议道,难受死了。

“这大约是不行了,他恐怕已经到了。”君影翻了页书,说道。

“那我自己骑。”容月有些后悔,那会儿,怎么就没跟他走呢。

“那也是不行的。”君影道。

“为什么?”容月直勾勾的看着他,怎么就不行了。

“没有马给你骑。”君影看着她说。

“侍卫的。”容月脱口而出。

“你要侍卫走路去,还是走路回去。”君影道。

容月想说,让他跟你坐马车不就好了,想了想,还是算了,说不定,最后变成她走路,那就惨了。

君影合起了书,说:“你若是觉得难受,便躺着,这底下,还有一条毯子。”

容月从脚底下的暗格里掏出来一条崭新的貂绒毯子,铺在座位上,果然舒服了些。

君影看她怎么躺都不舒服,就说:“我不介意,让你靠一下。”

容月白了他一眼,关心就是关心,还非得嘴臭一下,真的是。

君影眉梢带笑,看着她枕着自己的双腿,嘴角向上扬起。

“君影,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凤应蝶了,我可以帮你牵线。”容月望着他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君影微微拧了拧眉头,把她推了起来,说:“凤小姐端庄大方,自然是京城男子仰慕的知己。”

容月瞪着他,推她做什么,说凤应蝶还不高兴了,不靠就不靠,把头偏向外侧,不说话。

“怎么?我说凤小姐端庄大方,你自叹不如了?”君影问道。

“南国第一美人,我自然是比不上的。”容月阴阳怪气的说道。

“嗯,你跟她自然是不能比的。”君影嘴角含着笑意,温润道。

哼!老狐狸,也是个肤浅的人,容月撇嘴,没再理他。

“世子,到了。”风华的声音传了进来,马车也停了下来。

容月抬脚便跳下了马车。

“容丫头!”唐宫宁一身蓝衣,朝着容月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