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小说推荐

夏晴悠荣景霆最新章节_夏晴悠荣景霆免费阅读

作者:寒灵子 来源:网盘屋小说 时间:2018-01-11 09:57

偏执帝少,坏坏坏大小:连载中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在“香小闲”所著的都市言情小说《偏执帝少,坏坏坏》中,主角是夏晴悠和荣景霆,这是一部重生文,女主前世太执着,被爱和恨蒙住了眼,爱上一个偏执狂就不能用常人的方式去对待,今生她看开了。经常被夏晴悠各种嫌弃的荣大少爷不再那么迷之自信,也开始怀疑人生了。网盘屋为您提供夏晴悠荣景霆最新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喜欢看这本小说的朋友不要错过。夏晴悠的觉悟:第一次坐上男人的宝贝座驾,感觉挺讽刺的。六年的婚姻,好像白过了,还不如这一世短短一个多星期来得有意义。这是不是就叫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上辈子她努力想表现给荣家人看,结果一事无成。这一世反过来了,她有要求有坚持,再也不想委屈自己,男人的态度竟也发生转变了……

夏晴悠荣景霆最新章节(夏晴悠的觉悟):

夏晴悠很想给自己一巴掌。

她是脑抽了非要多那几句嘴,男人说派司机接送,她就该当机立断答应下来。

反正,在外面,总有这样那样的突发状况出现,能不能按时回去,那就不是她说了算了。

夏晴悠甚至怀疑,荣景霆这是故意挖了个坑让她跳,假装松口,其实就是等着套她的话,达到自己的目的。

敌人城府太深,太狡诈,我方防不胜防啊!

-------------------------------------------------------------

荣景霆是个铁杆军事迷,自驾用的直升机完全按照军用级别建造,并斥巨资组团队,研发出了特殊轻量级金属材料,将机翼旋转带来的噪音降到最低值,在嘈杂城市里飞行,不会引起太多的瞩目。

这是夏晴悠第一次坐上男人的宝贝座驾,感觉挺讽刺的。

六年的婚姻,好像白过了,还不如这一世短短一个多星期来得有意义。

这是不是就叫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上辈子她努力想表现给荣家人看,花更多时间在家庭上,不怎么重视学业,挂了两三门课,又经常旷课,差点就拿不到毕业证。

到头来,家没顾好,工作也做不好,惨惨淡淡,一事无成。

这一世反过来了,她有要求有坚持,再也不想委屈自己,男人的态度竟也发生转变了。

所以说,上赶着的不是买卖!

女人,想要被欣赏被尊重,首先思想上,经济上都要独立。

尤其是经济上,钱虽说不是万能的,但拥有足够的财富,腰杆才能挺得更直。

大学期间,她就有必要好好规划将来了,因为,她的思想早已经毕业。

“少夫人,少夫人?”

夏晴悠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就见小玉睁着一双圆溜溜的黑眼睛,一脸关切地望着自己。

“少夫人,你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不舒服要说啊,别硬撑着。”

“我在想今天要上的课,假期太长,都忘记上到哪里了。”

夏晴悠不经意地瞥了前头一眼,男人虽然在驾驶座,但不妨碍他通过后视镜观察她们,一言一行,都要很注意。

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夏晴悠递给小玉,想憋笑,又忍不住。

“你先看看,万一不幸被老师点到,也有个准备,看能不能胡诌上两句。”

小玉打开课本,随手翻了几页,两道细眉毛深深拧成麻花,纠结得要死。

她大专三年基本上是混过去的,进荣家做佣人,也是父母求的刘婶,塞了不少钱。

这种晦涩深奥的经济知识,恕她智商肤浅,脑子钝,看不懂啊。

偏偏,少夫人还两手握拳,目光闪闪,萌哒哒地说。

“加油,我看好你哦!”

真不能怪她,谁让男人变态,非要小玉看着她。

小玉垮了脸,笑不出来。

少夫人越夸,她压力越大。

少爷为什么要派个这么艰巨的任务给她?

上课也要跟着少夫人,做不到啊!

呜呜,想跳机了怎么办!

荣少砸重金买下一条最短的航道,即使没有用最快的速度,也只花了十分钟不到,便即将抵达目的地上空。

提前半小时就来到天台等待的校长,被凛冽呼啸的寒风吹得眼镜框都起雾了,白茫茫两团彻底盖住视线。

他摘下来,擦干净,再戴上,任他东南西北风,如何的冰冷猛烈,依旧熄不灭内心狂热,激动的情绪。

站他身旁的美女助理就没那么好心情了,穿着打底裤,短皮裙的两条细腿在冷风中冻得哆哆嗦嗦,脸色也是白得发青,嘴唇抖啊抖。

“亲爱的,就不能让他们自己来办公室吗,再站下去,他们还没到,你就要先送我去医院了。”

“你懂什么,这是大金主,掉一百万在地上都不带捡的,捡钱的工夫,能赚好几个一百万。”

“可是,我冷......”

董翩翩抖抖索索,娇娇嗲嗲地往男人身上靠,试图从他身上获取微薄的热度。

然而,刚靠上去,就被男人嫌恶地推开。

“谁让你讲风度不讲温度,叫你穿多点,你不听,这下知道冷了......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不准叫我亲爱的,也不准靠过来,这位大金主是新婚,带着妻子来的,被他们听到看到,影响不好......”

“呵呵,当初追我的时候,甜心蜜糖的哄,现在追上了,就不当一回事了,你这就是心虚,难道我不能是你的妻子?自己心思龌龊,就以为别人跟你想的一样!”

“胡说,我什么年纪,你什么年纪,我们看着像夫妻?父女还差不多!”

董翩翩冷哼:“这不就是你最爱玩的,道貌岸然,伪君子。”

何校长扬起手就要一巴掌甩过去,女人抬起脸,毫不惧怕。

“你打啊,你今天这巴掌敢落下来,明天校长大人的照片就会出现在各大社交网站,让全国人民都来目睹大学者赤条条的风姿!”

“你,你......”

何校长气得浑身发抖,美色害人,一时的欲念,以致泥潭深陷,抽身难了。

这时,嗡嗡嗡,直升机的轰鸣声传到了头顶,停在天台中央处,准备降落。

“你给我嘴巴闭紧点,惹恼了贵客,我有的是办法治你,别以为几张照片就能拿住我。”

凶巴巴警告完,何校长抬脚,重新端起笑脸,迎接财神爷。

董翩翩撇了撇嘴,不情不愿跟过去。

刺骨的寒风,呼啦啦地吹,双腿就跟冰棍似的僵硬,迈动一步都艰辛。

驾驶舱门开了,身形高大的男人迈着逆天大长腿跨了出来。

董翩翩不是很在意地瞟了过去,随即整个人呆住,目光牢牢胶着在男人身上,再也挪不开了。

天啊,世间竟有如此迷人的美男子,简直不可思议!

黑色短款飞行夹克,毛领夹袄式,很厚实,有点鼓,但穿在男人身上,跟他颀长,又壮实的身材特别搭,有种说不出的不羁和潇洒,下配灰色束脚裤,军用马丁靴,酷酷的,冷冷的帅。

精致不俗的容貌,又同时具备男子汉的硬朗强势,顶天立地,气场无比强大,堪称完美。

“荣少,久仰大名,今日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

何校长一激动,就抑制不住地掉书袋。

他笑呵呵地将手伸过去,想沾沾大财神的福气和财气,谁知,荣少看了一眼,嗯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转身,去开后座的舱门。

何校长:“......”

首富,果然与众不同,浑身冰雕般的绝冷气息,比吹在他身上的北风还要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