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小说推荐

温柠陆辰勋最新章节_周执安之辰温难忘温全文阅读

作者:寒灵子 来源:网盘屋小说 时间:2018-01-11 10:37

念念不忘:陆少娇妻十九岁大小:连载中类型:现代下载按钮

在“周执安”所著的都市言情小说《念念不忘:陆少娇妻十九岁》(又名《辰温难忘》)中,主角是温柠和陆辰勋,小说连载中,网盘屋推荐周执安之辰温难忘温柠陆辰勋最新章节全文在线阅读,更多精彩章节持续更新中。温柠陆辰勋小说简介:他是陆家少东家,她是美得倾城的女子,她们,相遇于年少时期。而今的重逢,世人皆认为她是红颜祸水,却不知她就是他的心尖尖,在他十四岁那年,她就被种在了他心里……

温柠陆辰勋最新章节:

温柠拿着一本书,敲了敲书房的门,然后推门进去。

书房很大,有沙发有床,装修风格偏简约冷淡,黑白基调,墙上有几台显示屏,应该是远程会议时需要用到的。

陆辰勋坐在办公椅上,低头看着文件,他的右手边是堆起来的厚厚的文件夹,身后是一个大书柜。

他看到刚进来的女孩,抬头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坐吧。”

温柠也笑了笑,坐在沙发上,打开书也开始看了起来。

这本书是她从客厅随意拿来的一本财经周刊,她本意只是害怕陆辰勋再次出现刚刚的情况,所以来看看。于是她随意翻着,只是看到某一页时,不由得顿了顿。

这一页是杂志社对于一位商业新贵的采访,照片中的男人似乎很年轻,五官精致,身材笔挺,看起来有些疏离淡漠。

“众所周知,您父亲从政,母亲外公从商。是什么让您选择了接手母亲外公的事业而不是走上仕途呢?”

“一旦走上仕途,就要做好终身为国家,为国民服务的准备。我的思想境界还是没有那么崇高,我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一个人,她不在国内。”

温柠只觉得心如擂鼓,她又细细地看着照片上的男人,觉得有几分熟悉感,只是想要深想时,头部便一阵眩晕感。

她闭着眼按了按太阳穴,只是这一闭眼,眼前的黑暗瞬间将她拉入另一个世界一样,她忘记了睁眼,于是一只手撑着脑袋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睡过去的那一刹那,她的脑海中,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的名字清晰无比地浮现出来。

他叫顾城佑。

陆辰勋从文件中抬头时,女孩仿佛已经陷入深眠。他走近女孩,女孩左手上摊着一本杂志。

他一眼就看到了这一页的商业新贵的名字,眼底瞬间覆上沉沉的深色。

不动声色地将杂志从女孩手中抽出,陆辰勋将那两页采访撕下,放进安了消音器的碎纸机。

他将女孩抱回了隔壁的主卧,帮她盖好被子,离开时轻轻地带上了门。

然后他拨通一个电话。

“陆少,我已经订好机票了,明晚就可以到奥斯陆,带着light还有那只英国短毛猫。”是秦江的声音。

“谁让你带那只猫的?”男人的声音有些冷。

秦江愣了愣:“那只猫一直趴在light身上不下来,我也没办法。再说了,温小姐看到light也一定会问这只猫的啊,到时候恐怕又得跑一趟,不如一起带过来。”

陆辰勋捏了捏眉心:“让你查的顾城佑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按照您的吩咐,每个月给他寄一张英国城市的明信片,然后用合成的温柠小姐的声音跟他通话,他似乎没有发觉什么。只是最近一次通话他说,他可能近期要来一次英国。”

“给他设点绊子,拖住他。”

“好的。”秦江应道,“还有一件事,您昨天扔下北欧众帮派头领去找温小姐,让他们很不满。您二叔也趁机成功将军火运来了挪威,准备跟埃森家族合作,然后联合北欧各帮组织。”他顿了顿,声音多了几分凝重,“自从您瓦解掉他的股权,他这几次行事都很冒险,好像有种鱼死网破的意思。陆少,您要小心。”

埃森家族么?陆辰勋似深思了一下:“好,我知道了。”

正当秦江等着他挂电话时,男人突然叫了他的名字,低低缓缓的声音,像是在思考什么事。

他立马应道:“陆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哈佛心理学的博士?”

温柠做了一个梦,只是这个梦有些模模糊糊的,零零散散的画面像是透过磨砂玻璃呈现一样,让人辨不清楚。

梦里有一个女孩面色苍白地捂住腹部,弯着腰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向前走,这时一个男孩从她后面冲上来,扶住她然后将她背回家。

还有一个场景,好像是同一个男孩和同一个女孩,男孩拿着一个生日蛋糕站在一栋别墅的门口,按响门铃之后是那个女孩开的门,女孩似乎很开心,男孩很亲昵地敲了敲她的头,然后一团灰色的东西窜到蛋糕盒子上,不知道是一只猫还是一只兔子,两人一起笑了。

她就站在他们不远处看着,但是无论她怎么用力睁大眼睛,有些东西、那男孩和女孩的脸还是看不分明。

她很想把那层磨砂玻璃卸下来,将那些场面看得清晰些,只是每次她想抬手时,就像是有一股莫名的巨大力量按住了她的手,让她无法发力。

陆辰勋看着睡得似乎很不安稳的女孩,伸手轻轻抚上她的眉心,找准几个穴位帮她按了起来。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他看了看表,该把她叫醒了。

“城佑……”女孩的声音很细很小,但是在这寂静的卧室足够让男人听得分明。

像是一颗小小的石子,不经意落入了湖面,却掀起了阵阵涟漪。

他原本帮她按着穴位的手指顿了下来,指尖不自知地微微屈起,面上顿时覆上一层阴霾,眼睛里是细细碎碎的寒冰。

她想起什么了吗。

他看着轻蹙着眉毛的女孩,心脏收缩了一下。

熟悉的疼痛又向他的脑部袭来,他颤抖着,有些艰难地拿出秦江给他空运过来的药,倒在手心,没喝水就往喉咙里吞。

深呼一口气,在药物的作用下,他渐渐平静下来。

床上的女孩慢慢地睁开眼,她只是看着天花板,眼中是无神地呆滞和迷茫。

刚刚梦里的场景,在她睁眼的刹那,像是被一块橡皮擦抹去了一样,只在她的记忆里留下星星点点不成形状的模糊印记。

“柠柠?”耳畔传来清冽的嗓音。温柠终于将头缓缓偏过来,眼神里有了焦距。

“辰勋。”她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脑子很沉,“我睡了很久吗?”

她看了看窗帘外,好像天都黑了。

男人点了点头,不动声色:“要吃晚饭了。”

温柠撑起身体,黑发倾泻,几根发丝沾在她的脸上,有几分凌乱和迷蒙感,她下床。陆辰勋将早已准备好的放在床头的意大利面递给她。

温柠接过,低声道了声谢谢,然后默默吃了起来,一言不发。

陆辰勋也沉默着,等着她开口。

如果爱情是一场战争,他早已缴械投降,苟延残喘地惶然等待着她清醒后的致命一剑。

空气里只剩下女孩细细碎碎的咀嚼的声音,偶尔还有银质叉子与碗发生碰撞时的叮咚声。

良久,温柠放下叉子,声音细细软软,带着些不知所措:“辰勋,为什么人会忘记自己做的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