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女生爱看

霍东铭温凉最新章节_霍东铭温凉免费全文

作者:寒灵子 来源:网盘屋小说 时间:2018-01-12 17:38
致我最爱的温凉大小:连载中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暖心宝宝”所著《致我最爱的温凉》火热更新中,主角是霍东铭和温凉之间的误会结束了吗?小说什么时候大结局?网盘屋提供霍东铭温凉最新章节全文在线阅读,您可以直接阅读暖心宝宝致我最爱的温凉完整版全文,了解霍东铭和温凉的最新情况。网站无需注册可直接在线观看,非常方便,喜欢看这本小说的朋友决不能错过噢,快来本站吧。

霍东铭温凉最新章节:

在临进卧室前的一瞬,沈殊脚步顿了顿,往沙发处瞥了一眼,玩着手机的女人没有察觉,他静静望着她,良久终是抬步进到卧室里。想象中的远离没有出现,她见到情况不太好的他,没有露出丝毫厌恶的表情。

就连和她一起来的小姑娘都没有露出疏离感。

他的脆弱,从来都源于人见坏就跑见好就得寸进尺的劣根性。

只是。

总有人是不同的。

……

翌日。

温凉是被手机来电吵醒的。

“喂。”

“在哪?”

是霍东铭的声音?

温凉瞬间清醒了不少,揉了揉眼,声音沙哑:“没事我可以自己回去。”

“我去接你。”

“那,你到假日酒店吧。”她见对面就是一家酒店,“在林龙路上。”

“我马上就过来。”

挂断电话后,温凉匆匆洗漱了一下,叫起乔沐沐后准备离开,犹豫片刻向乔沐沐说道:“沐沐,你先去酒店门口等霍东铭吧,我马上就过来。”

“好。”乔沐沐睡眼朦胧的点点头朝外走。

温凉叩响沈殊的门,想着要他要是睡着她就先离开,就不打招呼了。

卧室的门很快被人从里面打开。

沈殊神清气爽的半倚在门框上全然不像是生病过的样子,他似笑非笑的盯着温凉:“我还以为你会直接走,没想到你还是回来敲门。”

“你……已经好了?”

“是啊,这大概是天赋吧。”沈殊说着顿了顿,“跟心脏病一样,老天夺走了一样东西就会给予弥补。”

温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有些语塞。

“你知道我市内的住所,以后会不会常来?”他逗她。

“当然不会。”

沈殊笑:“回绝的这么果断也太伤我心了。”

沈殊笑的……让她有些不太舒服。

“我先走了。”温凉下意识的就要掉头离开。

“如果有一天真相是你不能够承受的,你会怨我没有提早告诉你吗?”

身后。

男人声音不高不低富有磁性,像是在讲一个故事似得娓娓动听。温凉来不及多想,人已经走到门外带上了门,脚步匆匆朝着电梯去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沈殊好像是跟她说了些什么。

温凉离开后。

沈殊站到窗前,单手拈开窗帘一角,目送温凉走远。

忽得,他皱起了眉,不断的咳嗽,好一阵子才平复下来,眼看着她离开小区内,到了对面酒店门口,与早就等候在那的乔沐沐汇合,两人有说有笑一阵后,一辆迈巴赫停在两人面前。

他将窗帘拉上,表情没有悲喜。

……

几日后。

乔沐沐和唐墨确定了跟乔沐衍离开的日子,随行的还有唐父唐母。

VIP休息室隔绝了机场大厅的嘈杂,温凉不断嘱咐着在国外的注意事项。

“有唐墨在没关系的啦。”乔沐沐傻傻笑着。

“你自己也要多注意,万一不小心失散了还有补救方法。”

“不会的!”

温凉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也没法说她什么。

很快,官腔的提示女音彻响整个机场,离开前温凉与四人依依不舍的道别,目送着他们检票。直到五人都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她深吸了口气微微勾唇。

还记得几年前,她一个人站在这里,走位的嘈杂闹的心烦,如今这嘈杂却变成离别时高扬的义勇军进行曲。

她不担心,就是有点舍不得。(!&^

一直大掌贴在头顶,她下意识转头对上霍东铭隐藏着担忧的眸,她笑:“没事,早点从这场漩涡里脱身也是好事啊。”

“为什么不走?”

“我走了你怎么办?”她反手一拳打在他左肩上,“霍东铭,你什么意思?”

两人对视,突然就笑了起来。

他将她搂入怀中,两人离开机场。

再回到当时霍东铭买的小房子里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房子倒是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有些布置也随时下流行换成最新的,可是在温凉看来,这里总是缺乏了一丝丝家的感觉。

她着手布置一番,又去超市里添购了些东西,忙忙碌碌转眼就到了十点多。

早已累瘫了,她躺在沙发上,疲惫的打着哈欠:“好累。”

“洗洗睡。”霍东铭慵懒沙哑的音调,靠在她耳侧,“幸苦了。”

她摇头,躲进他怀里,这短暂的宁静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但是对她和霍东铭来说,能一时就一时。

风吹着窗发出轻响,一切静悄悄的。

……

霍氏集团大楼。

陆之遥合上笔记本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十二,唐墨他们应该走了吧。”

“嗯哼。”韩十二正打着时下最火热的游戏——大吉大利今天吃鸡,“早上应该就走了,再过几个小时就能到了,说来他这一招干脆利落很漂亮啊,直接破产离开潇洒的不得了,出招的人恐怕很后悔吧。”

“是啊,肯定很后悔。”

韩十二打游戏的手指顿了顿,意外的看向他:“这种感叹,不像是你会发出来的。”

陆之遥没有说话,视线凝视在远处高楼,眉心微敛不由得拉了拉衣服,这天,逐渐变冷马上就要迎来新年,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这是唐墨第一个不在国内过的春节。

找回了妹妹,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爱情之后就洒脱的离开,实在是让人羡慕让对手后悔这么轻易放过他。

一句游戏结束。

“你啊,就是想太多了。”韩十二到酒柜前拿出一瓶威士忌和两个矮杯走回。

“我不想多一点,你早就死了。”

对于某人毫不客气的揭穿韩十二“呵呵——”笑出了声并没反驳,自顾自的喝了两杯酒,又劝着陆之遥喝了点,他微眯眸,感叹似道:“如果没有当年那些事,我跟你与唐墨做出一样的选择,现在安安会在你身边,优优也会在我身边。”

这句话。

很成功的让陆之遥多喝了一杯酒。

俞微醺前些天去到法国如今还没有回来,眼看着就要过年她会不会回来还是个未知数。

陆之遥自嘲的笑道:“也许我就不应该放她离开。”

吱呀——

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头推开。

两人应声望去。

穿着黑色皮椅剪着短发的两个女人站在那,韩十二愣了愣,“扑哧”的笑出声:“陆熙你在搞什么?”

“是安安姐说这样酷。”陆熙翻了个白眼很不屑道,“你是没审美?”

“就是,多好看。”同样一身黑干脆剃光头发的庄卓从后头蹿来,长臂搂在陆熙的腰上,“特别是我的小宝贝儿。”

陆熙虽然不屑他说的话,但身体却没躲开,显然是默认了这种亲密的动作。陆之遥警告似得瞥了一眼庄卓后,视线就再也没往自己妹妹那边去,直勾勾的盯着俞微醺看。

俞微醺挑唇,走到他身侧拿过他的酒杯自顾自的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听说,你不想放我离开?”

“没有。”

“这解释太苍白无力。”

“我是担心出意外。”

“哦?到底是担心出意外,还是担心我借机就让你找不到我?”俞微醺放下杯子戏谑的看着面前男人,“我想走你也拦不住,诚心想要抹去痕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有多容易。”

陆之遥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孩除了点头没其他动作,眼里的一片柔意任凭谁看了都会觉得心尖一颤。

除了俞微醺。

她对他始终冷漠疏离,即便,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曾经是爱疯了陆之遥的那个安安。

“哎,回来就好,马上过年了一起闹闹也好过孤孤单单的不是?”韩十二打着马虎眼靠近两人,变戏法似得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手帕变了朵玫瑰花塞给陆之遥。

男人拿到花还愣住片刻,直到见周围人都在挤眉弄眼的让他把花给俞微醺,他才伸手递给她。

“木头。”俞微醺拿过花扔回韩十二怀里,“拿着的魔术道具去骗小妹妹吧。”

“哎,安姐……”

“有意见?”

“没有没有,就是我家老陆是真的想你想的不行,你看都喝上酒了……”

这话,让俞微醺皱起眉。

陆之遥虽然帮霍东铭找到治疗胃癌的方法,但他自己也是个胃不太好的人,常年超负荷工作很难有时间吃饭,落得一身病还喝酒?是活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