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小说推荐

初玖吾竞尧最新章节_初玖吾竞尧免费阅读

作者:寒灵子 来源:网盘屋小说 时间:2018-01-11 17:51
吾念若初大小:连载中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吾念若初》是一部豪门总裁类题材的言情小说,作者是“程小树”,讲述了调香师初玖和晖城人称五叔的吾竞尧之间的藕断丝连的缠绵故事,小说目前连载中,网盘屋为您推荐初玖吾竞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点击阅读即可观看更多精彩内容。初玖吾竞尧简介:她是凌家的养女,晖城坊间亦有传言她是凌伯年的私生女,在一次混乱中,他是气味进入了她的鼻尖,劫后余生,两人便结下了不解之缘。她生在乡野,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而他则是高高在上的五叔,他教会了她所有,却唯独去不掉她的野性……

初玖吾竞尧最新章节(吾念若初大结局前篇):

醒来后竟是黄昏,而我正躺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

惬意地翻个身,望着玻璃窗外的余晖,我一度怀疑被绑、被救的整个过程可能是个梦。

并不算是噩梦,因为里面有春.色。

我知道这只是无谓的想象,车库里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包括初吻被拐走。

舔了一下唇,上面似乎还有某人的味道,带着淡淡的蜜味儿。

甚至,鼻腔里仍有一股子馨香。

是他送我回来的吗?

明明没办法出去也没办法求救,我们是怎么从车库逃出来的呢?

无解!

就如同他的相貌和他的身份一样,没有答案。

“你醒了?”

倏然而至的问询吓了我一跳,也提醒我刚刚想事情想得太投入,竟然没有听到门声和脚步声。

扭头看去,傅湛端着餐盘站在床边,脸上没有表情。

“我是怎么回来的?”随口问他,虽然知道未必能问出什么答案来。

他好像一怔,把餐盘放到床头小柜子上,“是我把你抱回来的。”

这个回答不啻一声炸雷,轰得我是外焦里嫩。

“你说什么?你抱我回来的?”怎么可能!

傅湛若无其事地点头,“上午佣人发现你躺在草坪上昏迷不醒,我就把你抱了回来。”

我更懵了,——昏厥时明明是在废车库里,怎么会出现在院子里的草坪上呢?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晃晃悠悠坐起,颈后挨打的地方又疼了起来。

疼得不是太厉害,但足以提醒我去细究该死的害人者究竟是谁!

“我被人绑到一个废弃车库,差点死在那儿!”借着手捂后脖颈的姿势,我用余光探究傅湛的反应。

他听了,长吁一口气,口吻透着无奈,“那你想怎么做?”

没有质疑我的话,连吃惊的表情都没有,足见他对真相了如指掌。

我凝起了嗓音,直视那张苍白的面颊,“自然得让害我的人受到惩罚!”

他摇摇头,把牛奶杯子递给我,“你知道那不可能!”

真想还嘴,用我有限的词汇量骂他助纣为虐,骂他跟坏人狼狈为奸、一丘之貉,可那又有什么用,他说的就是事实。

我在凌家大宅,没有任何权益可言。

“是那三兄妹做的,对不对?”咬了咬牙根,我恨声问道。

傅湛的回答再次展示出了他的狡猾,“自横是个很有分寸的人。而思昂和语橙,今天一早回英国上学去了。”

“好,很好……”我频频颔首,惹得颈后疼痛加剧,“来日方长!”

不待他有所回应,奶杯举到唇边,一饮而尽。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还有见面的那一天,不信我的仇怨没有得报的时候!

傅湛接回杯子,放到餐盘上,“虽然无端被欺负,但,有人搭救,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我盯着他,“你知道是谁救了我吗?”

他努了一下嘴唇,摇摇头,“佣人发现你躺在草坪上的时候,周围并没有别人。甚至于,都没人看见是谁把你送回来的。”

“大宅的摄像头是摆设吗?”我讥诮地问道。

傅湛并不在意被讽刺,“所以说,救你的人不仅有几分能耐,而且还很神秘,竟然躲过了所有的监控点。”

想到某人那么容易就找去了车库,我便能够理解为什么他来凌家大宅而不被人发现了。

见我不语,傅湛侧头思考了片刻,转而欲言又止,“没准儿你会因祸得福……”  “因祸得福?什么意思?”我懵然不知。

傅湛故弄玄虚地笑笑,顾左右而言他,“我先出去忙别的事情,过会儿给你送晚餐。”

随即便神态自若地出了房间。

晚饭后,伴随着天黑,凌家大宅逐渐安静了下来。

躺在床上,没什么睡意,我拿出手机给某人发了一条信息。

“谢谢你。”虽说大恩不言谢,但,还是该表达出来。

很快就得到了回复。

“别跟五叔客气。”

我随手怼了一句,“夺吻的时候你考虑过自己的‘五叔’身份吗?”

“丫头,你太年轻了!那不是吻,是给你做人工呼吸呢!”赖得真叫一个悠悠然。

得了便宜还卖乖,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再没有念过书,我也知道人工呼吸和接吻的区别啊!

“对,你做人工呼吸呢!不幸的是,直接给我呼晕了!”我一针见血地回道。

想必是令他尴尬了,好一会都没有回复。

就在我认定他窘到不肯再理我的时候,手机铃响起。

是他的号码。

我跑到门口去确定了走廊里没人,这才接了电话。

“丫头,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声音和文字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态度。

“后脖颈挨了一下,还有些疼,别的就没什么了。”我也端正态度,如实回答。

男人顿了顿,语气有些凝重,“你自己观察着,如果觉得行动没有以前敏捷或者心脏发闷,一定要去医院做检查。颈动脉窦和迷走神经一旦受损,后果可大可小。”

“哦!”我听不懂他所说的专业术语,只知道他的建议是好的。

“乖!”戏谑的口吻又冒了出来,“不枉我尽心尽力给你做人工呼吸!”

嘿,这人怎么这样啊!

算了,念在他救我的份儿上,小来小去的挑衅就忍了吧!

“五叔,你是怎么把我带出车库的?”我故意这么称呼,为的是提醒他,长辈要有长辈的样子。

还好,他收到了讯号正色以对,“到了工作时间还没有现身,助手一定会找我。虽然手机摔坏了,但照样可以准确定位。”

“好神奇哦……”我毫不掩饰地摆出了“土包子”的架势,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能准确地找到我了。

“小野马,你没有跟别人说是我救的你吧?”声音里有隐约的试探意味。

我摇摇头,“没有。”

别说我根本不知道这男人的名字和身份,就算知道,也不可能把他说出来。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跟凌家人费话。

五叔仿佛很满意,“想必伯年兄已经得知你昏倒在草坪上的事情,这样一来,你便可以因祸得福了。”

“为什么这么说?”蓦然想起之前傅湛也说过同样的话。

“明天你就知道了。”又一个讳莫如深的家伙。

深知问不出来,我便换了个话题,“五叔,你究竟是做什么的?”

原以为他会像挤牙膏一样加以应付,却没料到,这个问题回答得很顺溜。

“五叔什么都做,只要是赚钱的买卖,都会插一脚。”

嘁,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分别!

“小野马,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话锋一转,他提醒道。

我忍住笑,“啊?我答应你什么了?怎么不记得了呢?呼,好困,睡了啊!晚安!”

连珠炮般说完,不容他回应,直接收线。

俄而,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

“我知道你记得。乖,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