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女生爱看

陈珝单彻小说目录_陈珝单彻目录列表

作者:寒灵子 来源:网盘屋小说 时间:2018-01-12 09:15

曾把芳心深相许大小:连载中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曾把芳心深相许》是“奈何情深”所著的一部都市言情小说,讲述了单蠢小白陈珝和完美男神单彻的恩爱情仇。网盘屋为您提供陈珝单彻小说目录全集,喜欢这部小说的朋友找到大本营啦!陈珝单彻剧情简介:初遇,他帮她教训出轨的渣未婚夫,后来,他的成熟稳重、温情脉脉让她深陷在感情中无法自拔,当有一天,她深爱的他却变成了自己的杀父仇人,他对她的深宠真的就只是一场谋划好的阴谋吗?曾经的爱恋都只是一场利益的交锋?还是他们,都陷进了有心人的阴谋……

陈珝单彻最新章节(死讯):

手指开始变得冰冷,我坐在那里,依然缓不过劲儿来。

深呼吸之后,感觉自己的心情稍稍平复下来之后,我才敢继续翻看手机。

“宋家千金宋悠萌,生日当晚跳楼身亡,送至医院抢救无效身亡,至今宋家仍没有给出消息,樊家也没有发声,警察已经介入调查。对于她跳楼自杀已有多种猜疑,疑为被情所困,单少樊少究竟为谁?也有知情人爆料宋悠萌怀孕逼婚樊家不成,以跳楼威胁……”

接下来的的字我一个也看不进去了,只感觉心里有说不清楚的难受和悲楚,虽然我和宋悠萌之间有着不愉快的过去,但是说到底她都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如今突然消失在这个人世间,无论是谁,心中都会有多多少少的感怀吧?

曾经恨过她,怨过她,但是没想到如今有一天,她就这么消失了,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而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的我,心中不是愉快,不是开心,而是对于生命的惋惜,和一种说不出的可悲和辛酸。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脑海里突然响起了她曾经对我说的那些话。

“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

“像我,根本就没有奢求爱情的资格,我从一出生我的使命就已经固定了……”

“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奢求爱情……”

“………”

她去花店找我的场景,以及在订婚现场对我说的这些话,我慢慢回忆,仿佛这些话,就在我的耳边来回回荡着。

因为当时对她没有好感,无论她说什么,我都没有放在心上,可如今,仔细回想这些话,我竟然更加心痛。

同样身为女人,我应该理解她的处境才对,之前她所说的那些,我怎么就没有察觉到其中的厌世,轻生的意味呢?

心口竟然莫名地痛,确实是因为她而难受,是同情她,也理解了她,她的处境,她的遭遇,甚至是曾经对于单彻的那一点点爱的执着,如今在我看来,都变得难能可贵。

我低下头,鼻头有些发酸。

浴室的门突然打开,然后就响起了脚步声。

“你怎么了?珝珝?”

我还没来得及抬头,就听到了单彻的声音响起。

我抽了抽鼻子,抬头对上他疑惑的目光,想要对他笑笑,说声没事,却没想到强行扯动着嘴角,却没有丝毫想要开口笑的意思。

“到底怎么了?”

单彻察觉到了我的异样,他来不及擦干头发,就已经迈开大步朝我走了过来。

“宋…宋悠萌……死了……”

最后的那两个字,让我喉咙发紧,说不出话来,言语哽咽在喉咙处,更像是带着哭腔。

那一瞬间,单彻的眉头皱紧,停顿了几秒,才松开。

“什么?”

他看着我,震惊而又惊讶,更多的是不愿相信。

我伸出手,把手机递给他,他犹豫了一下,才伸手接住。

每过一秒,他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一分。

他握着手机的手突然握紧了,指节处泛白,过了几秒之后,又松开。

我自然能够理解,不管怎么说,他对宋悠萌就算没有爱情,但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也会有其他的情感,如今一个人突然这样悲剧般离开,另一个心里肯定不会一下子接受。

良久,他才放下手中的手机,然后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什么都没有说话,面色严肃。

她曾经虽然过分,虽然心狠,但是罪不至死,她的一生,才真正是被悲剧贯穿的一生。

“怎么可能呢?”

单彻突然开口,嘴角带着些许自嘲的笑容。

我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昨天樊世杰还给宋悠萌买花,今天一大早怎么就传来宋悠萌身亡的消息了呢?恐怕这些事情,也只有他们当事人最为清楚吧?

我拿回手机,想要试图给樊世杰打个电话了解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拨过去,却是对方关机的提示音。

无奈之下,我只好挂断电话,看来是樊宋两家故意在躲避。

“我没想到,上次在婚礼上竟然是最后一次见到她……”

我低下头,情绪有些黯然。

单彻突然伸出手来,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

“这件事,别多想了,人各有命,和我们无关。”

他虽这样说,但我又怎么会不懂他的心情呢,他不是无情之人,怎么可能会不为宋悠萌难受呢。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内心依然压抑,新闻里说宋悠萌为情所困,也许是单彻,也许是樊世杰,可究竟是谁,也没有说明。

“可是单家,又被牵扯到这件事情里了。”

“只要有些人他想要损失你的形象,就算是和你无关的事情,他也会让你牵扯到复杂纠纷中的。”

他说的对,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无法控制的。

手机铃声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莫名地显得有些突兀。

单彻起身,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他的手机,接听。

“喂?”

他的声音变得严肃而有权威,我听得出,他是在和下级讲话。

“什么?什么照片?”

他再开口,同刚才的声调已经有些不同了,带着些许的震惊。

“怎么回事?你去查,哪个媒体拍的?!”

他又说了一句,声音已经变得气愤。

我看着他挂了电话,背对着我,没有立刻转头,似乎在强忍着什么情绪。

我感觉到有些不对,站起身,有些犹豫地走到了他的身边。

“怎么了?”

我看着他的侧脸,但已经看到了他皱着的眉头。

他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他没回答我,只是打开手机,随手滑动看了几眼之后,就把手机放到了桌子上。

我顿了顿,伸出手拿起手机,看到的是一条头条新闻。

“宋悠萌跳楼最新跟进爆料,樊世杰与单彻未婚妻关系暧昧,两人花店幽会亲密照片流出……”

我手指颤了颤,接着往下滑动,就看到了好几张照片。

画面似乎由于距离而有些模糊,但是可以依稀看清人脸,地点就是在我的花店里,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两个人一男一女,正是我和樊世杰…

他递给我雏菊,我伸手接住的画面…还有昨天我把大束玫瑰花束送到他怀里的画面……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抖,眼睛无意扫过下面的文字。

“单彻未婚妻经营一家花店,而近来有记者跟拍樊世杰到店频繁,且两人举止亲密,疑为樊世杰移情别恋,宋悠萌跳楼自杀事件似乎为与此事有关……”

这一个个字,如同一根根利刺,生生地刺入了我的内心。

“一派胡言!”

我握紧了手,感觉怒气一下子涌到了胸口处。

送雏菊的时候我分明转手就把花送给了一旁的小晴,昨天我把玫瑰花束递给他之后,单彻就到了,可是这篇报道上的照片分明没有小晴和单彻,这就是完全的断章取义,想要诬陷我罢了!

有时候,片面的言论,片面的照片可能会带来颠覆性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