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女生爱看

方灿灿韩福达最新章节_田园小福妻全文无删减

作者:寒灵子 来源:网盘屋小说 时间:2018-01-12 15:17

田园小福妻大小:连载中类型:穿越下载按钮

“荷荨儿”所著的《田园小福妻》是一部历史架空农家种田文,讲述了方灿灿穿越成韩家村寡妇的故事,网盘屋推荐方灿灿韩福达最新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原主丈夫韩福达五年前出征上了战场,从此便杳无音信,而她则被认为是克夫的丧门星,被婆家赶出家门蜗居破庙,此时的方灿灿欲哭无泪,在前世好歹还有合租的房子住,都5年了,那个男人应该不会回来了吧。没关系,那她就自食其力,种田经商,小日子也逐渐过的风生水起……

方灿灿韩福达最新章节:

这一切虽然都是刘氏的错,可是最根本的问题不就是在他的身上,虽然那个时候她经常要干活,可是乡下的女人干活也不少,都没有人会是她那个样子的。

说来说去还不是心里不痛快,憋屈,整个人是硬生生的憋出来的病啊!他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她了,可是从来不敢去看她,就是害怕会打扰她的安静。

可能她也不想要见到他吧!所以这么多年他只能是夜深人静的反思自己的过错,可是从来不敢开口。

现在刘氏居然当着他的面这么的诅咒她,韩树怎么可能忍得住。

而韩树的怒吼却是惹得刘氏不高兴了,“好啊,你还敢对我吼,你也不想想这件事是谁的错,是你对不起我啊,韩树,你真是好样的,我跟着你几十年了,给你生儿育女,操持家务,可你是怎么对我的?“

刘氏说着说着眼泪也出来了,“我是不好,性子不好,也老了不好看了,可是韩树,你不能这么没有良心啊!这么多年我居然就是一个小妾,你一直都没有将我当成是你的媳妇,那个贱人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给她留着正妻的位置,你这心里还是有她是吗?”

韩树嘴唇嗫嚅了几下,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说他的心里已经没有她了,可是为什么他没有将刘氏给上到正妻的户籍位置,说有她, 可是他确实只是对她有愧疚,不该那么对她,让她早早的去世,却没有后悔当年让刘氏进门。

不过韩树的迟疑却惹到了刘氏,她哭得撕心裂肺的,“好啊,韩树,你这个畜生,你果然是心里还有她啊!你既然这么舍不得她,当年你为什么要招惹我?我嫁给你这么多年居然还是一个小妾,你可真是好样的,居然这么的对我。”

看着刘氏越哭越伤心,韩树也皱皱眉,“好了,你别胡说了,我哪里有那种心思,只是当年她刚离开,我害怕会被人给说闲话,后来这不就是慢慢的给忘记了,所以就一直的没有去给你上户籍帖。”

刘氏还是在继续的哭着,“我不相信,你就是心里还有她,这么多年了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居然一点儿都看不到我的付出,对我这么的狠心,韩树,你还是人吗?”

“老娘当年也没有看上你,是你自己死皮赖脸的总是缠着我,可你是怎么对我的,你当初让我以小妾身份进门的时候可是说的好听,会对我好,家里都听我的,可是现在呢?你是怎么对我好的?“

“将我一直放在小妾的位置上,没有上了韩家的户籍帖,还将我的儿子,孙子全都记在那个贱人的名下,你就是这么对我好的?韩树,你还是人吗?“

刘氏一边哭一边骂一边诉说自己的委屈,韩树也是有些愧疚,对于这一点儿他是对不起刘氏,让她一直都是小妾,而且他也知道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小妾的身份刘氏总是被村里人笑话,讽刺。

不管怎么说,他是对不起刘氏和韩福达的亲娘,他偏向一方的时候就会对不起另一方,所以不管是怎么样,都是他辜负了两个女人。

可是相对而言也就是在正妻之位上他对不起刘氏,其他的地方他可没有对不起刘氏,而相反的刘氏在韩家的地位可一直都是很高的。

韩树看着刘氏说:“你别哭了,除了没有将你的名字写在正妻之位外,我没有任何的对不起你,但是你做的事情你自己记得,想想当年你是怎么对她的,现在还觉得自己委屈吗?”

刘氏的哭声一顿,吃惊的看着韩树,“所以你现在是要跟我算账了是吗?“

韩树摇摇头,“你怎么就是说不通,我已经说了,我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这么多年是为这个家付出了不少,可是这个家也是你说了算不是吗?你到底还有什么顺心的地方?”

刘氏说不出来话了,她知道韩树说的是对的,可是一想起自己在户籍帖上根本就没有位置,她就生气,她争的不是那张纸上的位置,而是韩树的心里位置,他心里究竟有没有将她当做他的正妻,她争的是正妻之位。

刘氏看着韩树开口了,“我不管,你必须要将户籍帖给换回来,我的正妻之位是任何人都抢不走的,还有,你别说得我好像是占了什么大便宜一样,嫁给你到底是吃苦还是享福你自己心里清楚。”

韩树还是有些不想要换户籍帖,可是刘氏看到他这个样子,马上就站起来,拉扯着他的衣服,“韩树,你换不换?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那个短命鬼?老娘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这么对我?”

刘氏一边拉扯着韩树的衣服,一边抓他的脸,韩树整个人都狼狈的不行,“韩树,你真是个贱人,人活着的时候你看不见,总是不屑跟人说话,人死了你又装什么深情,都这么多年了她早就不知道投胎到哪里去了,你就是在牵挂有什么用?说不定人家恨不得离你远远地,你以为她还会记着你,就凭你做的那些事情?”

刘氏的话句句刺在韩树的心上,韩树的眼神恍惚了一下,是呀!她是恨自己的,估计也不想要自己一直这么紧紧的揪着她不放吧!

韩树没有说什么,精神恍惚的离开了,对于身后儿子们的喊声还有刘氏的骂声都充耳不闻,只是一个人慢慢的朝着外面走了。

院子里韩家的儿子和儿媳妇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是面面相觑,然后转身就回去了各自的屋里,反正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他们也都得到了自己的想要的东西,没有必要再在院子里呆着了。

刘氏一个人在院子里坐在地上,呆呆傻傻的,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那个人还是在他们生活中,以前她总是讨厌韩福达就是因为看见他就想起看那个人。

这让她时刻的记着自己是个小妾,所以她努力的想要将那个人留下的痕迹给抹去,可是原来还是没有抹去,那个人死了这么多年,还是占据了韩树心里的一些位置,那她呢?

她为了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她就不应该得到这个正妻之位吗?刘氏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想想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再想想户籍帖,她就觉得心寒。

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可是她却一点儿哭的声音都没有,只是泪水很快的就将她面前的一小块地给浸湿了。

韩芳丽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她皱着眉到了刘氏的跟前,刚才院子里吵闹的时候她听到了,不过那个时候她正在化妆,所以没有理会,没想到等她化完了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子的一副场景。

刚才的村民大会她觉得太丢人了,开到一半的时候她就回来了,所以后面的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

“娘,你怎么坐在地上,出什么事情了,那个绿苑呢?”

韩芳丽不喜欢绿苑,因为绿苑的衣服,首饰都比她的多,比她的好看,还有绿苑化妆是很好看,不像她化妆总是怪怪的,可是绿苑不但不教她,反而还总是嘲笑她。

所以韩芳丽很讨厌绿苑,可是绿苑有身孕了,她也不敢轻易的招惹,要是孩子出现了什么问题,她绝对是日子不好过了,可是没想到那贱人居然是假的。

韩芳丽自然是想要出口恶气的,所以开口就问绿苑在哪里,可是刘氏没有回答她。

韩芳丽皱着眉看着刘氏,“娘,你怎么呢?我问你话呢,你干嘛不回答我啊?”

刘氏一直低着头不理她,韩芳丽才慢慢的发现了不对劲,“娘,你怎么呢?谁欺负你了,你跟我说,我找他去。”

刘氏听到这话,终于是“哇”一声哭了出来,“芳丽,就只有你有良心了,你看看你那几个哥哥,有了媳妇忘了娘,谁还会管我的死活,那群没有良心的白眼狼,我当初就应该掐死他们。”

韩芳丽一边安慰着刘氏,一边却悄悄地将自己的身子远离了刘氏,刘氏抱着她哭,可是眼泪鼻涕都弄到了她的衣服上,这可是她刚做的新衣服,才第一次穿啊!

“娘,怎么回事,几个哥哥怎么呢?他们这样子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还伤心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他们几个都是被自己的媳妇给迷的神魂颠倒的,完全就不记得你这个娘了。”

韩芳丽和刘氏在院子里的话传到了屋里,大房,二房,四房对于她们母女两个的指责也是无能无力,这人要这么想他们有什么办法,而且这母女两个都是一个德性。

自私的要命,只要是不顺着她们的心,那就是他们的错,这样子的人怎么跟他们沟通,所以韩家的其他人都是对此没有反应,她们骂她们的,他们还是在自己的屋里不出去。

等到韩芳丽和刘氏母女两个骂了很长时间之后,两个人看着其他人还是没有反应,气得更加的不行,刘氏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看着她哭也没有人出来。

而韩芳丽则是生气这些哥哥们,就这么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安慰刘氏,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出来,真是太让人生气了。

刘氏在院子里抽抽噎噎的一会儿,就被韩芳丽给扶着进去了屋里,反正韩树没有在家里,刘氏一边跟韩芳丽说事情的经过,一边大声的骂着韩福达的亲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