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男生爱看

鬼妻来压床最新章节阅读_鬼妻来压床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蕃晓般 来源:樱桃阅读 时间:2018-05-11 14:49

鬼妻来压床是由作者蕃晓般写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角是他们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鬼妻来压床大小:连载中类型:恐怖下载按钮

头疼,我感觉脑子快要裂开了。

心中害怕,难不成我还是被那个怪物老吴头追上了,他正要开我脑袋?

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却仿佛被502给粘住了,倒是耳朵很灵敏,可以听见有人在客厅里说话,他们说的话都很响,很吵,带着嗡嗡的回声。

我听见老吴头叹气:CT都做过了,就是肿瘤,压迫神经了,所以才会产生各种幻觉。现在既然接回来了,他想吃点啥就吃点啥,想干点啥就让他干点啥吧。

不知道怎么的,听到肿瘤压迫神经才让我产生幻觉,我倒觉得松了一口气似的。

原来这都是幻觉啊,看来还是应该相信科学才对。

然后我听到我妈的哭泣声,我这才想到一个词,肿瘤,我得肿瘤了?怎么这么不真实呢?

我爸在一边轻轻拍我的妈的背,说了一句:不行就让他跟他干爹走吧。

我妈突然跟疯了似的:走,跟他走?你老许家就这一个男孩,你舍得让他走?你再说一个走字,我跟你拼命。

我爸沉默下去,半晌才又说了一句:还有一年了,怎么都是绝后,说不定……

我妈嘶吼道:我现在就给他说亲,我儿子可是大学生……总会有人嫁的……就怕来不及啊……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得这种病了呢。

然后是掏心掏肺的大哭之声。

我爸劝道:孩子多陪了咱二十年了,知足吧。

我妈只是哭,哭到最后连声都哭不出来了。

我爸又劝了一句:不行就让他干爹带走吧,说不定他有法子。

我妈不再作声。

过了很长时间,我房的门开了,我妈跟我爸走进来,我睁开眼睛,虚弱地想说话,我妈却按住我的嘴唇:别说话了,省点力气。、

她转头对一个矮个子腰板笔直的老头说:他干爹,你给看看吧。

那老头把脸凑到我面前,我看到他没有鼻子,整个鼻子只有两个朝天的黑窟窿,样子有些恐怖。

他伸手在我脑袋上按了两下,按到痛处,我不由大叫,虽然这声音在别人听来只不过是微微呻吟。

我妈问老头:是不是那事发了?

老头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说不确定,不过脑子里的确被种了一颗东西。

我妈问:那不是瘤子?

她似乎突然看到了希望,连连追问道:不是瘤子是吗?能治好是吗?能活好几年是不?能长命百岁是不。

老头拍了拍胸脯说道:大嫂子你给我一年的时间,我把小东带到我那儿,保证帮你治好他。

我妈眼睛亮起来:一年就能好是吗?一年以后我可得管你要人啊,他干爹。小东叫干爹。

我虚弱地叫了一声干爹。

干爹拿出一颗黑不溜秋的丸子来,对我说:咽下去。

我犹豫了一下,我妈却心急地催道:快点,对你好的,咽下去。

我只好皱着眉头把这颗丸子拿嘴含住,这一含住,只感觉一股腥气顶着脑门往上冲,我差点吐出来了,干爹在一边命令道:莫吐,使劲咽。

我强压着想往上翻的胃液,生生把这东西给咽了下去。

说也奇怪,咽下去之后,我只感觉身体一阵发热,力气倒是恢复了不少。

干爹却不满意,他看看我说看来你这气虚得太厉害了,一时半会都难调回来,跟我走吧。

我问上哪儿去。

干爹说你妈把你许给我当徒弟了,你得跟我回家。

我多多少少听到了一些爸妈之间的谈话,知道自己阳寿不多了,如果跟着干爹回去,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于是我就这么跟着干爹来到了他家。

干爹的房子是砖瓦平房,一共三间,带厨房带茅房,小院子里种着花草,其中一棵大大的樟树很是惹眼。

到了樟树底下,干爹让我拜拜,跟我说这是他的樟树干娘,算起来就是我的干奶奶。

我也诚心拜了拜,樟树叶子哗哗响,像是对我的回应。

进了屋,却见屋里十分敞亮,正堂之上,左边挂着毛爷爷,右边却挂着一张画卷。

干爹把厅里的八仙桌往外推了推,点了三根香,让我给祖师跪下。

我问干爹,怎么毛爷爷也是祖师爷了。

干爹说,毛爷爷是咱的底气,右边才是祖师爷。

我偷偷拿眼睛瞄了瞄,这祖师爷的画卷底下写着四个墨笔字:华佗仙师。

拜过了祖师,干爹转身下厨房,给我端来了盘菜,放在我面前让我吃光。

我看了看这盘子里的东西,白花花圆球,闻一闻有些骚气,问干爹这是什么。

干爹说这是鬼不怕,吃了阳气壮,鬼不敢近身。

我也不管啥玩意,拿筷子戳起来放进嘴里嚼起来,一个接一个,很快吃完了。

干爹喝干了碗里的老酒,把酒碗往桌上一扣,把一双筷子平摆在上面,让我去睡觉。

可我吃完了这什么鬼不怕之后,却只感觉身上燥热,根本睡不着了。

这时候只听到一声轻笑,一个怯生生的女人声音叫我的名字,问我睡了吗?

我猛地坐起来,这时候只见窗外有人轻轻敲了敲窗户,我往窗外一看,的确有人站在外面,只不过天黑,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突然有一股冲动,就想去开窗户,而且这种冲动越来越强烈,似乎根本无法抵制。

我站起来,光着脚就往窗户走去。

就在我的手搭在窗户上的时候,突然干爹突然出现,一把拽住了我,我吓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差点喊出声来。

干爹低声命令我去床上装睡,不管这女人怎么叫我都不要睁眼。

我只好上床,却忍不住偷眼看去。

随着冷风一起进来的,却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这女孩长得有点小丰满,竟然有点像演员李小蕾。

女孩走进来,轻轻在我耳朵边吹了一口气,一股清香往我鼻子里钻,我心跳加快,这少女身体的幽香不停地往我鼻孔里钻,让我心荡不已。

我想着干爹的话,却不肯睁眼,假装睡得死死的。

她见我不醒,便伸手来揭被子,揭开被子一角想往里钻。

就在这时候,干爹突然跳起来,他手里拿着一张网,猛地往我床上一甩,就把她套在当中。

她一被捆住,立刻变了个样子,鼻子跟嘴巴也开始伸长了,她发出哼哼之声,不停地挣扎起来,可是她越挣扎这网就越紧。

这竟然是一只猪妖,回想起那几天晚上的耳边响起的哼哼声,我都有些无法面对了,我竟然被一只猪妖给瞧上了,而且它上了我的床。

干爹走过来,从腰后面掏出劁猪刀来,手一按就按在了小猪的身上,小猪拼命挣扎,可是无论怎么挣扎,却逃不开他的手。

拿刀轻轻一划,小猪的皮肉就开了,它痛苦地嘶鸣。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目光里充满了哀求之色,我不忍心看下去,让干爹停了手。

干爹看了我一眼说,你是不是看到她的样子了,心软了?

我问干爹说我脑子里的东西是不是这猪妖种进去的?

干爹摇头:一开始我还当是它呢,看来你还被别的什么盯上了,这东西跟你有姻缘,它是想再救你一次。

我没理解这姻缘的意思,也没理解这再字的的含义,但却清清楚楚听到了救我一次四个字,于是我说:你看也不是它害的我,而且它还救了我的命,咱不能恩将仇报不是。

干爹沉着脸对我说,慈心生祸害,你自己可要想好了,它救你是因为你的命必须从它手里害去,它才能占有你。

我说不会这么玄吧,反正它现在没害我不是。

干爹说:到时候它来磨你,你自己去担吧。

说着他拿劁猪刀挑开了那张网,这小猪连忙往床下一跳,腾空跳到窗台上,再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