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男生爱看

公祖小说在线阅读_公祖全本免费阅读

作者:阿福仔 来源:樱桃阅读 时间:2018-05-11 17:27

公祖是作者阿福仔写的一部好看精彩的小说,在小说中里面的故事可谓是精彩绝伦

公祖大小:已完结类型:恐怖下载按钮

怎么办?说是死者的家人?

不行,公祖第一个都不答应。

这是犯忌的,对方已经死了就更不能随便乱认,指不定对方的魂会跟着自己。

“和死者没关系的?那你赶紧到旁边去,别妨碍我们办事。”警察驱赶我,公祖恼怒了,我都感觉到公祖的怒意。

不能让公祖发怒,打别人没事,打警察可不行。

“那个,我可以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最终我开口说道。

我也搞不懂公祖的目的,但是我让公祖帮帮忙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我还知道明天我吃什么呢!”警察不为所动,更为恼火说道,未了继续驱赶我,让我离这里远点。

刚在打电话的女警察过来了,阻止同事的做法,笑看着我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我、我自然有办法,只需要让我过去,不耽误太长时间的。”我看到了希望。

“可以呀,但是你要是你骗人怎么办?”

我脸憋红争辩道:“我、我怎么会骗人,我真的知道。”内心祈求公祖在关键的时候可别掉链子呀。

“行,跟我来!”女警领着我往尸体走去,不过她脸色可不怎么好。

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不应该来捣乱,应该想办法把公祖的身体镇住,好好睡觉到天亮比什么都强。

女警带我到目的地后站旁边看着我,等待我说出答案。

我讪讪笑了笑,内心呼唤公祖要干吗赶紧干,顺便让公祖告诉我答案。

我和公祖的交流方式基本是自己和自己交流,有时候我也不确定他能不能听到,反正我就“说”我的,剩下的就是公祖的事。

他叫唤我也是,明明我在做着什么,突然脑海就多了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并不是我滋生的,那就是公祖。

公祖让我蹲下来,用手碰了男尸的手。

然而我并没有什么感觉,碰男尸的时候还有点害怕,但是公祖让我碰,我也就少了几分畏惧。

公祖很厉害的。

公祖让我可以收手,我也就收了,站起来,呆呆看着尸体,也不知道公祖到底得到什么结论和消息,反正我没感觉。

“好了吗?告诉我,怎么死的。”女警问。

坏了,公祖还没告诉我!

我急,呼唤公祖。

女警见我墨迹没反应,看我的眼神更不友善了,就连刚刚拦下我的警察也都冷冷看着我。

我暗骂公祖你不能过河拆桥呀,我摊上事也是因为你。

刚准备骂,身子一激灵,我对女警道:“拿纸和笔过来。”

女警疑惑,不过还是按照要求拿给我。我拿着纸和笔开始写字,写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写完了我细看一眼,惊了。

宝贝儿,踩离合,挂一档,轻抬离合。

踩油门。

走。

哎,对咯。

二档。

走。

三档。

四档。

五档……

慢点。

慢点……

慢点!

卧槽慢点!

卧槽踩刹车!

手别TM捂眼睛呀!

握住方向盘。

卧……槽!

尼玛……啊!!

男享年31岁。

女享年29岁。

“怎么?”女警不客气的把我的纸抢了过去,我想夺回来,晚了。

这一刻,我心惊胆颤,汗哒哒。

公祖写的什么呀,一开始“宝贝”两个字已经把我吓死,后面的内容我更是没去多想,公祖是要害死我呀!

“你的意思是女司机开车?车辆失控翻车死亡?”女警惊讶问道,还回头去看公路上的满地零件和划痕。

我没敢说话,现在我只想找个洞钻。

女警一脸怀疑,把纸交到我手上,之后去彻查,调取这边的监控录像。

最尴尬的是我,站在一边,手捏着纸张,不知道走还是留。

公祖呀,千万不要害我呀!

如今还能做什么?祈祷呗。

四周那么多人围观,这个玩笑开大了只会让我很丢脸,是很丢脸。

女警躲车内不知道干吗,也许在看监控录像吧。

站立不安10余分钟,四周救护人员把尸体都抬走,也多了不少拿摄像机的人正对着这里拍摄,还有人进来采访警察什么的媒体工作人员。

“你是对的,确实是车辆失控导致车祸发生。”未了她补充一句:“女司机果然是马路杀手,但是……”她冷眼看着我,看的我内心一紧。

“就算你亲眼看到事故发生,但是你怎么知道男主和女主的年龄?”

坏了!

公祖的秘密肯定不能被她知道的,告诉她她也未必会信呀!

“恩?”女警继续逼问,向我施压。

“我、我……”我眼神躲闪,不敢和她对视,就在这个时候我脱口而出:“你姓黄?黄秋书是你什么人?”

女警呆了呆,回道:“是我太祖公。”说完她上下打量我,久久没说话。

卧槽,公祖就是厉害,居然认识她太祖公。

“嗯,不错,他要是知道你也干这行的,肯定心里高兴!”我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像是个老态龙钟的老头说出的话一样。

女警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她那樱桃似的小嘴微微翘起,一脸疑惑地问道:“什么不错?你知道我太祖公是做什么的?”

我心里懊悔不已,刚才怎么就没把自己的嘴巴捂住呢,这公祖真是什么都说,也不为我考虑下。

我特么哪知道这女警的太祖公是干什么的?这下好了,我该怎么回答她呢,让我是说她太祖公是当差的?是捕头?万一人家不是呢?那我这脸还往哪放啊?

突然,我机灵地向她的胸前看了一眼,笑着回道:“我还知道你叫黄诗云呢!”

这次的话是我自己说的,因为我无法确定这女警的太祖公是干什么的,所以不敢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你......”女警已经惊得说不出话了。

突然间,公祖开口了!!!

公祖像小孩一样生气地质问我:“你这小子,乱来!我没说的你怎么能抢着说呢?话说,你是怎么知道她叫黄诗云的?我可没告诉你啊!”

惊愕公祖开口之余,我得意地跟公祖说道:“我当然知道了,你告诉我她太祖公是干什么的,我就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刚才说中了女警的名字,但是她问的问题我并没有回答,所以我还是想知道她太祖公到底是干什么的,以免她追问起来,我又回答不出来。

公祖回道:“你这小子,居然跟我谈起条件来了,她太祖公就跟她一样的,那个时候还不叫警察,叫捕快,她太祖公是捕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

“她把证挂胸前了!”我淡淡地回道。

我也是刚才无意中发现这女警把证的内面翻过来挂着,她的照片下面有她的名字和编号,所以我才敢大胆地说出她的名字的。

“好小子,让你给坑了一回!”公祖叹道。

这么多年和公祖相处,我已经不再害怕公祖了,因为他就像是我身体里的一部分一样。

不过公祖有时候脾气很大,要是我惹他生气了,他一不高兴就会让我的拳头往墙上打,痛得我眼泪直流。

公祖有时候也会像顽皮的小孩子一样,跟我开开玩笑什么的,所以有时候我觉得公祖也挺好玩的,虽然别人都排挤我,但是有公祖在,我并不觉得自己孤独。

“喂,你发什么愣呢?”女警黄诗云用凌厉的眼神看着我说道。

我忙回过神来,刚才只顾着跟公祖说话了,让黄诗云以为我在发愣,我微微笑道:“我知道的我也说了,这个案子就是这样,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

因为这案子公祖纸上写得已经很清楚了,警察也验证了确实是女司机导致的车祸,只是公祖把车里发生的事写得太详细了,而且还知道事主的年龄,我害怕黄诗云要问我是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的,继续追问下去,所以想着趁早抽身为好。

黄诗云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案子确实已经很清晰了,具体的详情我们回去后还会整理,只是你刚才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好让自己别那么紧张,说实话,要不是公祖非要我下来,我是绝对不会自讨没趣地找警察谈人生,谈理想的,我最怕这种追根刨底式的问话了。

我一手指着黄诗云的胸前,说道:“看到的!”

黄诗云立即警惕地双手护胸,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头向自胸前瞄了一眼,这才恍然大悟地一手拿起她胸前的证件笑道:“你行!是我大意了,好吧,你可以回去了。”

刚才被她那冷冷的眼神吓得我一身冷汗,还好这女警没误解,要不然我这罪名可就大了。

听到终于可以脱身了,我一身轻松地就往回走,突然黄诗云在后面喊道:“那个,等会儿。”

真是没完没了啊,我回过头问道:“怎么了?还有事吗?”

黄诗云微微笑了笑,腮上的两个酒窝笑起来煞是好看,黄诗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回去要是案子还有什么疑问我还得找你!”

我,我做好事可是从来不留名的,不过这次看来不留也不行了,我回道:“我叫陈亮,就住那栋楼上。”说着我用手指了下我住的房间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