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男生爱看

小说主角是公祖的小说_主角是公祖的小说名字

作者:阿福仔 来源:樱桃阅读 时间:2018-05-11 17:27

公祖是作者阿福仔写的一部好看精彩的小说,在小说中里面的故事可谓是精彩绝伦

公祖大小:已完结类型:恐怖下载按钮

听黄诗云这么一说,果然和我之前想的一样,这包大有和维修工之间并没什么交集,怎么会结下这么大的仇恨呢,而且从作案手法来看,这明显是早有准备的,甚至我怀疑连包大有家的宽带故障都是在计划之内的。

“那你们没审那凶手吗?”我问道。

黄诗云摇摇头,说:“想审啊,可惜我们找到他时,人已经昏迷不醒了,要不然我会来找你?”

我不解地问道:“你找我干嘛,他昏迷不醒可跟我没关系啊!也许那人是畏罪装的呢!”

黄诗云冲我冷冷一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我的床边靠着我坐下,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小嘴凑到我的耳边,轻轻地说道:“跟你有没有关系已经不重要了,我只知道车祸案那天,你能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这也是我来找你的目的。”

我刚才早被黄诗云这异常的举动吓坏了,她可是一女警,居然直接坐在我床上,还跟我靠得这么近,说话的时候那小嘴吹出的气弄得我耳朵都发痒。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黄诗云对那天的事至今还记在心里,我心想,这下完了,黄诗云这是要追根刨底吗?我总不能说我身上还有个公祖吧,说了也没人信啊!

我紧张地忙往另一边挪开了点,回道:“哪里,巧合罢了,我经常趴在这窗上看下面的车流,像那种什么男人带小三开车的见得多了,像那种娇里娇气的女司机,迟早也是会成为马路杀手的。”

我说话的时候,黄诗云一直盯着我的眼睛看,看得我越说心里就越发毛,说到后面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你,能别这么盯着我看行不?看得我心慌!”我忍不住地说道。

“怎么?心里有鬼啊?”黄诗云冷笑。

我又往床边挪了半尺,回道:“我不是怕,我陈亮行得正,坐得端,走得直,我又没干什么坏事,我心里能有什么鬼?只是,怎么说呢,男女有别,你这么盯着我看,我感觉不自然!”

黄诗云捂着小嘴扑哧一笑,说道:“哈哈,还装小鲜肉啊?没淡过女朋友吗?”

“没......”

“看出来了,有女朋友的话这房间就不会乱成这样了,不过没女朋友还出来租房住,肯定目的不纯!”黄诗云边说边笑。

真没想到这黄诗云是什么话都敢说啊,长这么大,我一直被同学们孤立着,本来就很少跟人说过什么话,跟女孩子接触就更是少得可怜了,这黄诗云突然跟我什么都问什么都说,弄得我真是混身的不自在。

“咱们别说这些行么?”作为孤犬,最怕的就是别人问我女朋友什么的,我更喜欢别人跟我谈谈人生,聊聊理想什么的。

黄诗云站了起来,走到窗户上看了一会儿,回过头来说道:“好啊,那就说说你离楼下好几层楼高,怎么就知道车里男女的对话的?重要的是,你怎么会知道我太祖公的名字?”

法克!该来的始终还是要来,公祖也真是的,什么人不惹,偏给我惹上这么个不依不饶,阴魂不散的警花,真是死捉着我不放啊这是。

“不好意思,这个我回答不了你,你觉得我是怎么知道的就是怎么知道的!”没办法,到了关键时刻,我只能豁出去,硬气一回了,要是跟她说公祖的事的话,以她这性子恐怕得追查回我老家去不可。

反正我陈亮绝对没干过什么违法的事,我就是不说,她也拿我不能怎么样。

黄诗云沉思了一会儿,笑着点了点头,说:“行,这事迟早我会弄清楚的,既然你有这能力,不如来协助我把包大有这案子给破了。”

什么?要我破包大有这案子,我特么只是个学生,我又不拿工资,为毛要我干啊,再说了,我都已经帮她把真凶找出来了,难道还要我审犯人?

那也不能啊,无证上岗,这不是逼我犯罪吗?不行,这事我可干不了!

我回道:“对不起,我没那能力,我考个试都只能勉强保个及格,哪有能力帮你们破案啊?”

黄诗云双手叉在胸前,冷冷笑道:“你就装!不妨跟你说了吧,这嫌疑人现在可是一直都在昏迷中,而包天一始终咬定他爸的死跟你有关,所以呢,只要那嫌犯不招供认罪,这案子就结不了,你也会成为这案子的第二嫌疑人,怎么选择你看着办吧!”

我去,这真特么坑人啊!照这意思,那凶手不醒来,我就永远也别想洗得清了?这尼玛的包天一也是够狠的,早知道这样,那天就该让公祖把他嘴巴给抽歪了,让他说不出话来。

我这都还有不到一年就要毕业了,被他这案子一拖,我到时就算毕业了,估计工作也是别想有着落了,看来这事我是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能让我考虑下么?”我问道。

黄诗云冷冷回道:“随便,在我改变主意之前,你还有时间!”

擦!我特么哪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改变主意啊!

我也想答应啊,可是那人昏迷不醒跟个植物人一样,医生都没能把他弄醒,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只是想让她给我点时间,我得问问公祖有没有办法,这事算起来还是公祖给我招惹来的,这个时候公祖总不能让我后半辈子带着他一起去吃公家饭吧。

“公祖,你说这事怎么办?”我暗暗问公祖。

“像!真像!”公祖喃喃自语。

我疑惑地问:“像,什么像不像的啊?我在问你话呢?这事你可不能不管我啊,要不然你就得跟着我去蹲大牢了!”

公祖生气地喝道:“没出息!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你这大好青春,怎能在牢狱之中度过!”

“我也不想的啊,可是那人不醒来我有什么办法?”我无奈地说道。

公祖不慌不忙地说道:“年轻人,别慌!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本来我是不想出手的,不过看在这小女孩这么像他太祖公黄秋书的份上,我就帮你们一回!”

真不知道黄诗云要是听到别人叫她小女孩会是什么个想法,还好公祖只是跟我说,要是从我口里说出来的话,那我肯定又得遭殃了。

公祖的话倒是让我懵了,这不就是想办法把那个人弄醒了就成了吗?还要怎么样?

听公祖这话感情是我还得多亏了黄诗云,要不然公祖还真不管这事了。

我疑惑地问道:“你跟她太祖公很熟吗?”

“哎,老人家的事你这小屁孩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跟她去吧。”公祖回道。

听到公祖答应了,我立即就对黄诗云说道:“你想要我怎么做?”

黄诗云得意地笑了笑,说:“这就对了嘛,其实说难也不难,医院里的说法是病人是非外力原因昏迷,所以要想等医生想办法是没太大的指望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你能找出嫌疑人昏迷的原因,把他弄醒了,你的任务就算完成,我保证你的案底绝对干净!”

黄诗云现在可真是随时都拿捏着我的命门啊,动不动就把我跟包大有的案子联系在一起,真是气死我了,可是不照办,我就真留个案底在那里了,这个凶手不醒过来认罪,包天一又死咬着我不放,我是怎么解释都没有用了。

为了还我清白,我只好答应了黄诗云,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把那个嫌犯弄醒过来,不过既然公祖都发话了,我只能硬着头皮跟黄诗云走了。

跟着黄诗云来到人民医院,跟着黄诗云来到那嫌犯的病房,这是个比较偏的独立的病房,嫌犯肤色黝黑,三十岁上下的样子,从面相上看还真不像是个坏人。

黄诗云指着病床上的嫌犯对我说道:“他一直就这个样,发现他的时候他就这样躺在家里,医生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但是就是叫不醒,跟植物人没两样。”

我正想开口说话时,发现我的嘴巴僵住了,想说就是发不出声,我知道是公祖控制了我,看来公祖是想要亲自解决了。

“把门关上!”一个苍老又沙哑的声音从我的口里传了出来,而我两眼冷冷地看着黄诗云。

黄诗云被我这一叫,惊得身体一颤,先是用疑惑的眼神跟我对视了一眼,转而又像是明白过来什么一样,乖乖地跑去把门关紧了。

“大胆孽畜!还不快快现身!”我对着病床上的嫌犯大声喝道。

黄诗云愣愣地看着我,两只眼睛瞪得老圆,嘴巴想说什么,但是好像是又忍了回去。

我想跟跟黄诗云说这不是我说的,但是我现在是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由公祖摆布了。不过,这黄诗云真不愧干这份职业,遇见我这样的怪事,居然还处乱不惊,她是第一个遇到公祖在我身上说话时没有尖叫出声的。

“哼,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管!”突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病床上的嫌犯嘴里说了出来,而且刚才还看着老实憨厚的那张脸,现在却变得面目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