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男生爱看

公祖大结局阅读_公祖免费在线阅读

作者:阿福仔 来源:樱桃阅读 时间:2018-05-11 17:27

公祖是由作者阿福仔写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角是他们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公祖大小:已完结类型:恐怖下载按钮

这刚才还像植物人一样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嫌犯居然突然变得这么恐怖,而且说话的声音也是阴森得特别的吓人。

本来看着胆子还挺大的黄诗云一下子被这恐怖变化吓得瞪大了眼睛,双手直捂着小嘴不敢出声。

公祖发怒地一跺脚,房间里一下子被震得窗户的玻璃咯咯作响,我感觉我的脚底也是痛得发麻,这公祖的力道也太猛了!

接着公祖怒吼道:“你这小鬼,既已身死,就该忘记前世恩怨,受六道轮回之苦后重新投胎转世,而你却口含一口怨气,游荡阳间寻仇害人,今天就让我代阎王打你下十八层地狱!”

而此时,黄诗云回过神来,退到墙边,连忙掏出了手机,正对着这边......

这,黄诗云还真是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啊,在这种情况下都还能沉着应对,居然还能想到拿手机录像取证?

公祖也没管黄诗云,控制着我的双手在胸前一横,瞬间,我感觉手上拿着一件冷冰冰的东西,非常沉重,感觉像是手里拿着古代那些将军用的兵器,可是我看了手上却是什么也没有!

这画面怎么感觉我像是在哪里见过呢?

好像是我们村里祖祠里面挂着的那幅公祖的画像,一手抚着长须,一手手持大刀......

“受死!”

公祖怒喝一声,挥起双手就要向那病床上的嫌犯劈去。突然,嫌犯扑通一下从病床上翻滚下地,跪在地上对着我拼命地磕头,嘴里喊着:“别杀我,将军饶命,将军饶命!”

公祖冷哼一声,把手收了回来,哐当一声,手里的东西触地,瞬间房间的地板一阵巨震!

“说,你姓甚名谁?为何要借身谋害包大有!”公祖厉声问道。

跪在地上的嫌犯瑟瑟发抖,缓缓说道:“我叫罗平,不是我要跟那包大有过不去,是他太过份了,包大有强行毁我家园,让我无家可归!”

站在那里录像的黄诗云忍不住的插话:“包大有在这一块可是有声望有地位的人,你说他毁了你的家园,让你无家可归,要是真有这样的事,这人间自有法律去制裁他,你家后人完全可以去起诉他,通过法律途径讨回公道啊!”

罗平冷冷苦笑,摇了摇头说:“我家没有后人!”

没有后人?

这听得我都有些糊涂了,黄诗云在一边听得也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我手里往上一提,再往下一挫,手里那看不见的兵器重重地撞在地上,哐当一声巨响,整个房间都在震动!

罗平哆嗦着抬头看了我一眼,和我冷冷的眼神相遇,急忙又低了下头去,然后挺直了腰板跪在那里。

公祖厉声问道:“既然你无后人,包大有他一个大活人,又怎么会毁你家园啊?”

黄诗云也说道:“如果你去世之后,你留下的房子自然就充公了,那包大有只要他手续齐全,他确实是可以拆掉你的房子重建的。”

“他挖了我的坟地!”嫌犯突然面目狰狞的咆哮。

这罗平突然咆哮起来,那副面目狰狞样子还真是有点吓人,我看到黄诗云手里拿着手机都抖了一下。

“你的坟在哪?”公祖问道。

罗平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开口:“没了,现在什么都没了,我的坟就在包大有开发的泰华城那块,我本是那里的原住村民,虽然我到死也没留个后人,可是村民们自发给我建了坟,让我能在地下安息。”

说到这,罗平又像个孩子一样哇地哭了起来,哭声中却是无尽地伤心。

罗平拭了拭眼角,但我看他那眼睛却是目光呆滞,眼角也没有一滴眼泪。

罗平接着开口说,前几年,包大有来村里搞开发,平山填田的大搞工程,山上的坟有主的都低价赔偿让村民们迁走了,而罗平这没后人管的坟便成了无人安置的无主坟,包天有也不给另寻安置,直接就给罗平的坟挖毁了。

这让罗平的魂无归处,后来罗平多次找包大有说理,让他给罗平重新安置一座新坟,可是包大有宁愿花钱请和尚道士来降罗平,也不愿意为罗平安置新坟!

罗平一气之下,便借宽带维修工进罗平家里让老鼠毒杀了包大有,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是冤鬼所为,不会再找和尚道士来抓他了。

公祖叹了一口气:“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包大有所作所为自有因果报应,你既然已经杀了包大有,为何还缠着这位无辜工人?”

这时罗平对着我又是往地上一阵猛磕,说道:“不是我有意要害这无辜之人,是这人本无生念,我只是顺手借用他身体而以。”

“他好生生的一个人,怎么会想死,你再狡辩我一刀劈你魂飞魄散!”说着我手中的东西又用力地往地上一挫。

罗平冷冷笑道:“身高不足一米六三,皮肤如黑炭,无房无车,工资不过两千,相亲无数,失败而终,单身三十六年。他不寻死,我这道行也附不了他的身,要不是我上他的身,恐怕已经去阴间报道了。”

公祖点了点头,说道:“嗯,这男人正当壮年,阳气足的话确实鬼不近身,你能附得了他的身说明他已经是个半死之人了,可惜!不过你借身杀人,就算我今天放过你,阴差也迟早会来拿你!”

“大将军英明,我仇已报,就不劳烦将军了,这就回阴间受炼狱之苦!”罗平连磕三个响头,突然身子瘫软在地。

黄诗云见状,急忙上前去探了下那维修工的鼻息,她手在维修工鼻子上探了一会儿,然后长舒一口气,说道:“还好,人还活着!”

公祖叹息一声“活着,死人无异!”,我忽然感觉身子一轻,手上的重物也没了。

公祖走了。

“死人无异?什么意思?”黄诗云一脸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我耸了耸肩,无奈:“我也不懂!”

“那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怎么回事?怪吓人的!”黄诗云的眼神让人有些心慌。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刚才公祖和那罗平的事,学校里的无神论者都把我当神经病当怪人看了,她一个女警,我跟她说了就更是引火烧身了。

“刚才的事你不是已经录像了吗?你回去慢慢研究好了,反正一两句话我也说不清楚。”我指了指黄诗云手里的手机。

黄诗云会意地看了下手机,冷冷地说道:“你行,迟早弄清楚你的老底!”

“老婆,美女......”

“啊!”黄诗云突然一声惊叫跳了起来。

我往那一看,那维修工的一只黑手抓着黄诗云那纤白的手,张着大嘴,口水拉得老长,都快滴到地上了,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黄诗云不停地叫着“老婆,美女......”

黄诗云急忙用力一甩开那只黑手,骂道:“喂,你干嘛?神经病!”

我去,这维修工还真是胆大包天了啊,看这黄诗云一身制服都知道不是好惹的了,他竟然敢摸女警的手,还叫人家老婆......这不是找死啊!

那维修工被黄诗云甩开手后却并不死心,反而从地上爬了起来,张开手就冲黄诗云抱了过去,嘴里还不忘叫着“老婆,美女......”

黄诗云倒是变得镇定自若,待那维修工一靠近的瞬间,黄诗云身子微微向左边一闪,快速向前跨出一步,一脚插到那维修工的脚下,一手在他后背轻轻一扣,维修工脚下不稳,向前倒了下去,摔了个狗啃泥!

接着黄诗云快速压在他后背,一手拿出闪亮的手拷把维修工的手拷了起来。

这整套动作是敏捷娴熟一气呵成,我暗叹:这警花还真是带刺啊!

眼看着维修工门牙都摔掉了好几颗了,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叫着“老婆,美女......”

“他好像有点不对劲!”我对黄诗云说道。

我是感觉这维修工完全不正常,难道是罗平那老鬼还没走?应该不会吧,罗平只是恨包大有,但不像现在这个样子看见黄诗云就这么色/眯/眯的啊。

“你能搞定?”黄诗云直直的看着我。

“我感觉他现在和刚才不一样了,还是问问医生吧。”公祖走了,我也不敢随便乱说,只是我肯定现在的这个人绝对不是被罗平再附身了。

黄诗云冷冷了看了我一眼,起身去开了门,出去叫医生了。

见黄诗云一出去,我就着急地叫公祖,想着问问公祖这人是怎么回事,他刚才说的死人无异是什么意思,但是叫了好几次,公祖都没有应我。

这公祖的脾气就这样,他要管的事,我不干也不行,他不想管的事,我叫死都叫不出他来。

很快,黄诗云把医生带来了,几个护士合力把维修工抬到病床上,然后压手压脚的压住维修工不让他乱动。

医生翻开维修工的眼皮看了下,然后又在维修工耳边问了几句话,但是维修工除了那句“老婆,美女......”就是一个劲的傻笑。

医生站起来摇了摇头,说:“转到神经病院去吧,这边是没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