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女生爱看

冰山boss独宠契约妻最新章节阅读_冰山boss独宠契约妻小说阅读

作者:熊猫小邪 来源:落尘文学 时间:2018-05-04 16:24

冰山boss独宠契约妻是一部作者熊猫小邪创作的总裁小说,冰山boss独宠契约妻小说中每一个人物性情饱满,小说情节十分精彩,保证让你看了爱不释手。下面给大家带来冰山boss独宠契约妻精选章节,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吧。

冰山boss独宠契约妻大小:连载中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冰山boss独宠契约妻精选章节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敲击着膝盖,没有一点声响,云染卿愤怒的脸又在眼前浮现,烦躁的感情让他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起。

那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阴郁的神情久积不散,啪嗒一声打开了车门,就这么走进了雨里,黑色的西装很快就被打湿,顺着溜下来的雨水紧紧的贴在完美的躯体上,原本梳到脑后的黑发被冲刷到额前遮住阴翳的眼。

周围一片漆黑,只有车灯在安静的亮着。

皱着眉头靠在车上,冷静渐渐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除了有事情,丞辰从来不去娱乐场所,没想到响起云染卿曾经在哪里呆过,就径直抛下她走了。

丞辰的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不该,失控给一个女人,这样没有一点益处。

寒冰重新占据头脑,冷酷和嗜血有重新装满了丞辰那双幽暗得深不见底的瞳孔,贴着湿发的脸线条更加冷硬。

用浴巾绞干黑色的发,任它披在后背,云染卿打开了自己的电脑,灵活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葱白的手指好像蝴蝶一样飞舞划出好看的弧度。

红色的丝线密密麻麻的霸占了屏幕,云染卿静静的等待了五秒,屏幕变得一片漆黑不过瞬时重新亮起,灰色的屏幕被黑色冷硬的线条简单分割着。

灰度空间。

这里的人从来不会寒暄,上来就是只谈防火墙、程序、操作、游戏。

他们是一个小团体,在别的地方建立有专门聊天的平台,而在灰度空间里默契地只谈关于技术上的交流。

没有人有废话,那种认真令云染卿动容,这样的一个团体,其实就算是自己四下组建的也绝对不会落后于那些大公司里的精英人才。

很可惜,这里的人要么没毕业,要么失业待业,就连云染卿也处于即将毕业找不到工作的境地。

自己总不可能打一辈子的零散兼职。

但是现在国内的市场对于计算机的需求并不大。这也不是一个流动性很大的专业,只要能够进入公司,以后基本不会再有其它的工作变动。

而且,安乐乐和自己另有计划。

那就是昨天刚刚完成的手稿,云染卿直接把手稿的原件放了上去。

很快就有人发表了对它的看法和意见。

基本上跟云染卿预料的差不多,眼睛盯着屏幕,手指飞快的敲击着键盘,云染卿同时放上几款相关游戏进行对比。

随即就不在理会他们的讨论,安乐乐会负责搜集讨论的结果,而自己需要做一些别的事情。

拉上窗帘的窗户被雨点敲击的咚咚作响,好像下一刻就会把窗户敲碎一样,但云染卿充耳不闻,在白色的草稿纸上写写画画。

上面列出来几个云染卿还不算很熟悉的名字。

从丞辰到丞家再到李娜莎还有李巧巧,云染卿把这几天见到的人都排列在纸上,就像做公式样改变着其中人物的位置和暂时对于那个人的印象。

了解自己将要面对的对手书云染卿另外一个习惯,简单明了的把他们都放在纸上思路将会更加清晰。

深蓝色的宝石被随意地放在手边,在灯光下也散发这冰冷发光芒,云染卿认真细致的眼神盯着纸面,眼神平静无波,似乎下了个什么样的决定,抬手把纸张撕得粉碎拿着走进卫生间,不一会抽水泵的声音混合着屋子外面的雷声响起。

闪电透过玻璃窗和白色是窗帘照在云染卿的脸上,显得异常的苍白犹如幽鬼一般的眼神波澜不惊。

机械表指针指向数字三,云染卿关掉亮的刺眼的白炽灯,只有电脑的屏幕在黑暗的房间里亮起蒙蒙的光芒。

云染卿仰面躺在床上,黑色的发被拨开分在身侧,素白的手交叠放在腹部,安静的睡颜沉在雨声里。

……

换过衣服,云染卿煮了一碗鸡汤挂面,只是汤只是清水烧开了而已,素得不能再素的面条滋溜滋溜的吸进嘴里,一碗面,除了清水和面条云染卿就只放了少许的盐。

空荡荡的冰箱连电都没有通,可是云染卿一点都不在意,关于吃她的要求有不高,期望像在丞辰哪里一样每天吃精细的小米粥吗?

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透着满足,没有丞辰在身边,她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了一觉。

她该说点什么好呢?

白皙的脸上眼睛下面浮起一层淡淡的灰色,脸有些憔悴,但是她的精神好的不得了。

安乐乐已经把资料传过来了,云染卿的眼睛盯着屏幕一瞬不瞬。

仔仔细细的搜集着自己需要的讯息,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做了很多次。

急促的铃声在耳朵旁边叫个不停,云染卿放下碗,看也没有看屏幕上的联系人名称直接按下了接通。

“你在哪里。”

冷漠的声音从话筒对面传来,云染卿一愣,又笑了,听着丞辰冷漠的声音云染卿安心不少,但是又有些犹豫,自己是否应该告诉他自己在家。

把地址告诉丞辰?

“有事情找我?”云染卿并不想丞辰知道自己的地址,没有谁可以对别人毫无保留地敞开自己的一切,人,都是需要隐私的。

对面的丞辰没有在开口,云染卿很有耐心地举着手机,眼睛一直浏览着电脑屏幕。

丞辰昨晚一直到雨停才上楼,打开房门看到的客厅和卧室里并没有云染卿的身影,一股怒火在胸腔里翻腾了一会儿连火苗都没有升腾起来就被丞辰掐断在萌芽阶段。

想起车里昨天两人一起买的才,丞辰有回到楼下,打开后备箱包裹在塑料袋里面的蔬菜和肉已经坏掉了,散发出来的气味没有染丞辰的脸色有一点变化,提着坏掉的才扔到垃圾桶里。

丞辰拿起云染卿单独一个袋子的卫生巾,在保安惊诧的眼光里走上楼。

感慨在她的心里响起:没想到丞先生身边已经有女人了,自己似乎没有见到过啊?

脱下已经不再滴水的西装和衬衫露出精壮的上身,一边走进浴室,丞辰一只手拿起了电话,没有一点停顿和迟疑丞辰拨了云染卿的电话。

解开腰间皮带的金属扣,丞辰听到自己问云染卿她在哪里,但是对方却明显岔开了话题,阴翳的神色掩藏在冰冷的眼眸里,寒冰冻住他好看的脸。

搭在花洒开关出的手缓慢地把开关拨下,大力得让金属摩擦在一起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冰冷的流水顺着肌肉的纹理一路下滑,流进还没脱下来的黑色西裤,冰冷的气息充斥着整间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