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女生爱看

安九宫墨澜小说叫什么名字_主角是安九宫墨澜的小说

作者:寒灵子 来源:网盘屋小说 时间:2018-01-19 11:31

医妃妖娆:残暴邪王,别强撩大小:连载中类型:穿越下载按钮

女主叫安九,男主叫宫墨澜的小说叫什么名字?《医妃妖娆:残暴邪王,别强撩》是“银子洛”所著的一部甜宠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安九(宁九卿)和宫墨澜。小说简介:“安大夫没有什么要跟本王交代的吗?”宫墨澜冷声问道。先前他就怀疑安九和宁九卿有关联,现在意外发现了安九是女人,就更加坐实了他的猜想。虽然不知道宁九卿为何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但他已经确定,眼前的女人就是宁九卿无疑!这个女人不但胆大包天,敢在大婚之日逃婚,让他成为全天下的笑柄。还敢扮成男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晃悠,把他当傻子一样戏耍,真以为他是好说话的吗?……

安九宫墨澜小说精选:

“王爷叫草民过来有什么事?”

安九怀里揣着小布包,竭力克制住自己的怒火问道。

宫墨澜看到那双含着怒火,却明亮生动的眸子,不由一怔,心中的怒意竟然消散了不少。

“安大夫没有什么要跟本王交代的吗?”宫墨澜冷声问道。

先前他就怀疑安九和宁九卿有关联,现在意外发现了安九是女人,就更加坐实了他的猜想。

虽然不知道宁九卿为何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但他已经确定,眼前的女人就是宁九卿无疑!

这个女人不但胆大包天,敢在大婚之日逃婚,让他成为全天下的笑柄。

还敢扮成男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晃悠,把他当傻子一样戏耍,真以为他是好说话的吗?!

安九闻言不明所以,心中怒火更盛了:“王爷想要草民交代什么?”

明明是他把她叫过来的,现在又让她自己交代,简直莫名其妙!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这段时间她在他面前一忍再忍,已经快到极限了。

现在她心情烦躁,这男人又“无理取闹”,她再也不想惯着他的臭脾气了!

大不了破罐子破摔,她跟他拼了!

宫墨澜被噎了一下,一时无言。

在他的设想里,他已经抓住了这女人的把柄,只要他再恐吓一下,这女人就会心虚,然后任由他拿捏。

虽然他不会真的对她做什么,但小小的惩罚还是要的。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女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明明是她欺骗了他,却比他还嚣张!

宫墨澜眯了眯眼,刚才他还想直接拆穿她,和她算一下旧账的,不过现在……

他突然改主意了!

这女人骗了他,他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礼尚往来,他也不介意装作不知道,捉弄一下她。

于是宫墨澜随便找了一个借口,问道:“安大夫为何不经本王的允许,一大早就出府?”

安九一听,差点没忍住朝他翻白眼,他把她叫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草民昨天入府的时候,可没人跟草民说过出门还得请示王爷。”安九没好气地说道。

今天早上她急着出门买东西,的确没考虑太多,况且也没人拦着她啊。

想不到他堂堂一个王爷,竟然连底下的人出个门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管,真是斤斤计较!

宫墨澜正欲说话,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暗卫的禀报。

“主子,诸葛公子求见。”

宫墨澜闻言沉声道:“请进来。”

安九不想跟这个小气的男人多说,见他有客人来了,正想趁机离开,一转头,就看到一道白色人影朝走来。

“诸葛公子?”安九有些意外看着缓缓走来的诸葛临风,没想到他竟然会来墨王府。

诸葛临风仍是一袭白衣,看到安九,温润的眸子亦是闪过几分惊讶,随即笑了:“真巧,在这里遇到安公子。”

宫墨澜看到这两人脸上如出一辙的惊喜,脸色当即沉了下来,周身瞬间笼罩上一层寒气。

“安大夫和诸葛公子认识?”

安九对诸葛临风的印象还不错,在这里遇到他,心情稍有好转,然而一听到宫墨澜的声音,小脸立即由晴转阴。

诸葛临风察觉到安九表情的变化,也没有多问,只是收敛了笑意,转头回答宫墨澜的话:“昨天在街上偶然和安公子相遇,便交了个朋友。”

宫墨澜闻言冷笑一声:“二位还真是有缘分。”

安九见他脸色阴沉,不知道谁又惹着他了,也不想去探究他为什么发脾气,只说道:“既然王爷还有事,草民就不打扰了,先告退……”

宫墨澜见她巴不得马上走,一秒都不愿意在他面前多待的样子,心头更是积聚了一股郁气。

“本王还有话要跟安大夫说,安大夫便在这里等着吧。”宫墨澜冷声道。

说着又看向诸葛临风:“诸葛公子找本王有何事?”

诸葛临风看了安九一眼,见宫墨澜不避讳她,便直言了:“在下回去后,研制了一种药物,虽不能治愈王爷的怪病,但发作的时候,可以暂时抑制一下。”

先前诸葛临风受夜无双所托,前来京城给宫墨澜治病。

为了治病方便,宫墨澜让诸葛临风住在了墨王府。

在此之前,诸葛临风已经给宫墨澜诊过一次脉了,对于宫墨澜的怪病,诸葛临风一时间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宫墨澜身体健康得很,怪病不发作的时候和正常人无异,然而一发作起来,就像变了个人一般,暴怒狂躁,还会产生情-欲。

诸葛临风还没见过宫墨澜怪病发作是什么样子的,给他诊脉又诊不出什么异常,只好先研制了一些抑制狂躁的药,等他下次发作的时候再看看是什么情况了。

安九没有听别人谈事的嗜好,但宫墨澜不让她走,她只能留下来。

听了诸葛临风的话,她一头雾水,什么怪病,宫墨澜有病?

诸葛临风从衣袖中拿出一枚精致的药瓶,“这药有抑制狂躁的作用,王爷病发的时候服用一粒即可。”

宫墨澜接了过来,客气地说道:“多谢诸葛公子了。”

“王爷客气了,告辞。”

诸葛临风说完,转身的时候朝安九笑了笑,便退了出去。

宫墨澜随手把药瓶放在桌上,又看向安九,沉着脸问道:“你和诸葛临风关系很好?”

安九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有些莫名其妙,敷衍道:“还行吧。”

虽是昨天才认识的,但她觉得诸葛临风这个应该还不错,是个值得交的朋友。

宫墨澜闻言胸口又憋了一口闷气,什么叫还行?这女人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的身份?

虽然没有正式拜堂,但他们是有过婚约的,她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而这女人逃婚就算了,还和别的男人关系匪浅,当他是死的吗?

“以后和他保持距离!”宫墨澜冷声道,语气不容反驳。

安九当即就炸毛了:“为什么?”

她和谁交往关他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