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女生爱看

白清浅师千羽小说叫什么名字_主角是白清浅师千羽的小说

作者:寒灵子 来源:网盘屋小说 时间:2018-01-19 17:35

盛世逆凰:废柴丑妃太嚣张大小:连载中类型:穿越下载按钮

主角是白清浅师千羽小说叫什么名字?《盛世逆凰:废柴丑妃太嚣张》是一部古代言情女强小说,作者是“傲娇的小红薯”,主角是白清浅和师千羽。简介:她是被认为毫无武基的废物嫡女白清浅,传言人傻貌丑。而他是当朝天下女人都想嫁的玉王师千羽,手握重权、貌若潘安,他却偏偏看上了她。白清浅无语“我长这么丑,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我改还不行吗!”师千羽上下打量着白清浅:“丑怎么了,安全!再说了,有些事,吹了蜡烛放下帐幔,都一样!”……

白清浅师千羽小说节选:

少女笑的像是三月的春风,她樱唇轻启,淡淡道:“我记得父亲,只是个小小青品炼药师吧。

这一句话,就像是刀子扎在了白掣的心上。

整个京都,上品炼药师就没几个,她一个年轻的小女孩,竟然敢用“小小”两个字来形容他。

白掣简直要被这个小妖女气疯了,但他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因为她说的没错,因为她是更高一级的蓝品炼药师,所以在她眼中,说他是小小青品,一点错都没有。

可白掣到底是她父亲,这么赤裸裸的羞辱,让他整张脸都涨红了。

但白清浅没打算放过他,继续道:“我记得,我道中人,自古是很有尊卑之分的。低一级的药师见到高一级的,都至少要行躬身之礼的。”

“所以,我这第二个条件,就是……让父亲对我行礼。”

其实这件事,若是搁在两个陌生人身上,一点毛病没有。

但巧的就是,白掣和白清浅同为药师,他还被女儿压着一头。

“父亲可想清楚了。到底是在女儿这服个软好,还是你神医的名声被人耻笑的好呢。”白清浅撑着下巴,笑的一脸无辜。

白掣今日来找白清浅,是专门挑了夜半无人之际,偷偷跑来的。

夜晚的星月如水,却被乌云遮了个大半,此时白掣的心情也是乌云密布。

他根本没有想到,白清浅会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

她竟敢如此嚣张!

“白清浅!你简直欺人太甚!我白掣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

“这么个什么?”白清浅的声音不再娇软入水,而是似这夜里的寒露一样冰冷:“我劝父亲不要说出惹我不开心的话来,不然,我不保证我不会反悔。”

她还敢威胁他!

白掣简直要气的七窍生烟了。

“你要是愿意,你就做,不愿意,就请早早离开吧,夜已经深了,女儿已经很困了。”

一时间,白掣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边是他的尊严,另一边是爱子和他的名声。

实在是难以抉择。

白清浅火上浇油:“父亲要是没想清楚,就回去好好想想吧。不过……我可提醒你,哥哥那双手,要是时间拖得再久一点,怕是神仙都没有招了。”

白掣浓眉紧蹙,思量了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缓缓的低头弯腰,勉强行了个躬身礼。

这一幕要是被外人看到,白清浅不孝的名声肯定会被大传特传。

但是她就是喜欢这样。

反正白掣不拿她当女儿,她也没必要给他留面子。

说她嚣张也好,说她咄咄逼人也好,她都不在乎。

白清浅抬抬手:“这第二件事就算是完成了,至于第三件,我暂时还没想好,留着以后我想好了,再告诉父亲吧。”

“那……”白掣还想嘱咐白清浅几句。

“我懂,我会治好哥哥的手,就当是父亲医好的。对这件事闭口不提的。”

没想到白清浅这么通透,将他的心思猜的一清二楚,白掣顿时觉得自己在这个小女孩面前就像是一个傻子,什么心思都被她猜的透透的。

这个女儿,他低估了。

又或者说,是这个女儿变了,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会揣度人心。

白景烨的手骨她可以接好,但白清浅仍打算给他一个教训。

上一次忍冬被灵犬咬伤后,白清浅就一直在研究麻沸散的方子,其实她完全可以给白景烨用上,但她偏偏不想用。

这种人,给他用一滴麻药,她都觉得是浪费。

接骨的过程,看着白景烨疼的死去活来,白清浅心里别提有多舒爽了。

总算是给忍冬报仇了。

人人都道白公妙手回春,能将断掌重接,却没人知晓这全是白清浅的功劳。

白掣呀一边享受着万人的夸赞,一边却开始琢磨,怎么收拾白清浅。

她让自己受了那么大的屈辱,怎么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

忍冬的武脉续好了,又狠狠的整治了白氏那一对父子,白清浅心情舒畅极了。

可是小黑却不这么认为。

唉,这个丫头还是太傻了。

“你真的就这么治好了白景烨?”

白清浅点点头:“忍冬也没什么大碍了,若是因为他,和白掣撕破脸,弄的狗急跳墙就不好了,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和他对抗。”

小黑皱着眉头,叹气道:“你要治就好好治,干什么要羞辱白掣,他那个人心胸狭窄,怕是会报复你的。”

少女转头看向黑衣少年,她面容虽不美,却带着股青春活力的少女气息:“你以为我真就那么傻?”

她勾起一抹浅笑,露出一个小小的梨涡:“我虽然答应白掣治好白景烨的手骨。”

“但是……我可没答应,我不能多加点什么东西进去啊。我在他的武脉里埋了一可虫茧。”

小黑一愣,没想到这个小姑娘早就为了防止白掣狗急跳墙,留了后手。

“若是大家相安无事,各走各的,这虫茧就只是个虫茧。但若是有一点过不去的,我能立刻将这颗虫茧孵化。”

白清浅笑的得意:“到时候,就等着白掣再来求我吧。”

小黑简直被白清浅的缜密给吓到了,没想到她能想着这么周全,还这么……残忍。

他不禁打了个冷战:“真是最毒妇人心!”

好在自己不是她的敌人,不然还指不定要受什么罪呢。

“会不会说话!这叫冰雪聪明好嘛!”白清浅轻哼一声,吐了吐舌头:“跟小人斗,只有比他还小人,才能斗得赢。”

南境的风光旖旎,忍冬的伤好的差不多了,白清浅又开始四处游玩。

这日天色蒙蒙亮,白清浅还没出门,就被师千羽堵在了房门口。

这几日,因为忍冬的事,白清浅疏忽了师千羽身上还有伤,好几天没有去给他换药了。

心中不禁有些自责,她轻声问道:“你伤好些了吗?”

师千羽板着脸直奔主题:“你去圆月坊了?”

他怎么知道?白清浅微怔,这件事,只有她和小黑两个人知道,这臭狐狸从哪知道的?

死猫臭猫,肯定是小黑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