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女生爱看

萧誉新月小说目录_萧誉新月目录列表

作者:寒灵子 来源:网盘屋小说 时间:2018-01-22 09:30

权倾天下:病娇王爷轻点爱大小:已完结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在“陌上清寒”所著的古代言情小说《权倾天下:病娇王爷轻点爱》中,主角是萧誉和新月,目前小说连载中,网盘屋为您提供萧誉新月小说目录全集阅读地址,在线阅读小说全文。简介:他是传说中瘫痪长达10余年的江陵王萧誉,迫于形势,他隐藏锋芒多年,只为一朝爆发。她是前朝公主,先帝驾崩、皇兄失踪、初恋躲避,一夕之间,她不再是深宫里的金枝玉叶。她被送往异国他乡和亲,他们竟以抓阄的方式确定了她的夫君,那个废人王爷萧誉。前一天,她与公鸡拜堂成亲,第二天她就宰了吃了它,某王爷有苦不能言……

萧誉新月精彩预览:

“为夫怎好一人享用?不如王妃用了吧。”

“王爷身体弱,多补补好啊。”

萧誉眉头倏地皱了下,“本王哪里弱了?!”

面色已经沉了下来。

新月盯着萧誉的脸,笑道,“王爷怎么和个小孩一样?不弱怎么还吃药?”

萧誉方才觉出自己有些失态,冷静下来找到了借口,“本王一会儿还要喝药,吃不下了。”

新月记起萧誉一向吃饭都是少吃多餐,于是作罢,让阿珠来收走了碗勺,自己则主动陪坐在榻上。

萧誉见这丫头盘着腿坐在榻上,就这么托着腮看着自己,竟有些被她看得不自在。

“本王有这么好看?”他故意问。

“有啊。”新月扁了扁嘴,叹道,“岂不闻天妒其貌的说法,这腿——”

新月忽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忙得捂住了嘴巴。

萧誉不以为然,玩笑道,“庆幸本王不是才貌双全啊,不然惹了天妒,失去的可不止是腿。”

新月却开心不起来,“王爷伤了腿,又有这顽疾,难道还不算天道不公吗?”

“好一个天道不公。”萧誉若有意味的重复着,“既是不公,本王何必要信这所谓的天道,这人世有的该是人道。”

新月不由地一惊,抬眸看向萧誉,想到自己的太子哥哥遭遇,一时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良久才道,“都是新月不会说话,新月只是想多陪陪王爷。嗯,这么坐着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我们做些什么吧?”

做些什么?

萧誉的目光定在眼前这张娇嫩的笑脸上,一时间竟想入非非,这心头不由地一热。

小王妃如此大胆主动,莫非自己轮椅上太久,太保守了?

新月哪里知道萧誉的心理,侧首忽然见一旁的矮案,“萧誉,我陪你下棋吧!”

闻说下棋,萧誉略失望,不过也好。

抬眸盯着她若有思虑,他其实不意外她会下棋,“王妃可还记得当初说过的话?”

新月一怔,恍然记了起来。当初萧誉邀她下棋,她却说自己不通棋艺,今时却是自己主动说漏了嘴。

新月忙得起身来,躬身行礼,“妾身之前说错了,新月确实会些。”

萧誉淡淡一笑,眸光里分明对她承认错误的态度很是满意,“起来吧,今日月儿难得肯下棋陪誉,何错之有?我知你棋艺并不精,让你可好?”

新月斜睨他一眼,“谁让谁可不一定!”

二人摆上棋,边聊边下棋。

“不知王爷与宋将军他们商议的如何?”

新月冒然问出她心中疑惑,萧誉眉头微蹙,手上的棋子略顿,看似平静不语,落子却有了迟疑。

“三日后,在东王府设宴,宴请江陵三郡的官员,算是本王大婚以来补请的喜宴。”

新月又惊又喜,原来萧誉已经有所安排了。

那夜自己的建议他还是采用了!

新月有些不知所措,“妾身……妾身真没想到这么快,时间上有些紧,新月第一回经历,有些、有些不知所措。”

萧誉抬眸看着她,唇角微勾,“这筹办喜宴,萧誉和月儿一样,也是第一回。”

新月低头不语,手里捏着棋子竟忘了落子。

“再发呆,本王可要吃子了。”

新月忙的回过神来,讶异问,“王爷开吃了?”

萧誉看了她走神的样子,笑道,“傻丫头,是轮到你落子了。”

“哦。”新月忙得拿起黑子准备落,却已经心不在焉,只胡乱的落了一个白子。

萧誉看出她的心事,便道,“你不用紧张,一切都有人安排,到时你甚至不用露面。”

“不露面?这不是喜酒吗?”

新月有些不能理解,这贺喜时若新王妃不出来,何以谈得上喜宴?

“本王记得你一向在人多的宴席上,并不自在。”

萧誉清楚记得,在皇后寿宴上新月的情形,她并不喜欢人多嘴杂的场合。

“但这一次不行啊,新月身为王爷的王妃都不出场,又如何让人相信?”

萧誉眉头微缩,似有沉吟之色。这就是他不想在新月面前提及三日后宴席的缘故,这个以喜宴为名的宴会,毕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原不想让新月掺和此事。

少顷,他终于笑了笑,目光温情脉脉,“好,都依你。”

新月开心的笑起来,却又担心起来,“三天的时间太紧,王爷的身体还没好,如何应付得了?”

“你以为端木崖的医术是徒有其名吗?不过是老毛病,吃些药就好了。你瞧今日月儿来看我,萧誉已觉得好了大些……”

虽不过是句玩笑,新月听得甘之如饴。

因见他担心身心疲惫,新月便说,“王爷且闭目歇一歇吧,妾身出去看看药膳可是好了。”

新月见那端木崖在药房亲自熬药,便走过去询问,“先生,王爷的病情可是不要紧?”

端木崖叹了口气,“暂时可用药缓一缓,可终归不是办法。王妃可要多劝劝王爷爱惜身体,切莫仗着年轻放纵自己,疏于调养。”

新月不明白意思,只嗯声应下,“多谢先生操劳,本妃一定会多劝王爷注意休养。”

她并不知道齐铭向端木崖暗示的是因王妃来了东府,王爷一时纵情劳累所致,故意掩盖下江陵王昨夜擒贼之事。

那端木崖见王妃不甚明白,便又对旁边的秦昭道,“王爷病体在身,王妃又年幼,秦姑姑要多加提点才是。”

新月一下子明白了端木崖的意有所指,这脸一臊,忙得离去。

正是午后,冬日难得的阳光洒了进来。

新月进来时,见萧誉闭目半躺在暖榻上,双眉紧蹙,似乎有些头有些不舒服,新月便脱了鞋子,着袜底登阶上榻。

江陵王这暖榻和如今的地炕一般,其上置矮桌或书案,案前铺着坐毯,主人坐在上面,或下棋或看书或喝茶,十分怯意。

萧誉本是坐累了,半倚在靠枕上眯了会儿,想着心里头的事情,半睡半醒,一时没察觉到小丫头上榻来。

直到她冰凉的小手按摩着自己的额头时,他才意识清明起来,不过他依旧闭目不语,享受着这丫头的揉捏按摩。

她凑得有些近,呼出的气息清甜,缭在他的额前、脸庞。

她的指腹柔软而舒服,轻柔缓慢的抚平他额间的纹络。

终于,他抬手摁住了她的手,然后睁开了眼睛。

“王爷没睡吗?”

“没有。”

新月笑了,继续揉平他的眉间,“以后少些皱眉了,你看都留下皱纹了。”

萧誉呵呵一笑,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亲了一下,“王妃在嫌弃本王老了吗?”

新月的脸倏地泛红,忙得抽了手回来,“难道王爷不比新月大很多吗?”

萧誉受了打击。确实自己比新月长十一岁,以前自己谅她年少幼稚,如今却被王妃开始嫌老了。

“王爷不但年纪大,身体还弱,动不动就吃药,端木先生还嘱咐妾身照顾你呢。”

说他年纪大,身体弱?萧誉怎么听怎么不中听。

丫头见状捂嘴笑了,眼睛里像闪着小星星,颇有些幸灾乐祸取笑之意。

萧誉皱眉看过来,竟丝毫拿这丫头没办法。

新月继续笑道,“妾身只是说实话而已,王爷病成这样,还不服气么?”

话毕,萧誉忽然拉过新月的手臂,新月整个上身跌了过来,正好趴在了萧誉的身上。

新月连忙想爬起来,未料腰身又被萧誉的手臂拢住,上身依旧趴在人家的身上。

这情形很是尴尬。

新月又羞又恼,“放手啊!王爷没理还不让人说啊!”

话音刚落,后脑勺被他一只手拢过去,她整个嘴唇贴上了萧誉的面颊上了。

“想亲本王就直说。”

“你?!”新月气噎得说不出话,“简直是不讲——”

讲理二字还没说出来,就已经被萧誉封住了嘴唇。

新月直觉得脸唰地一红,有些不知所措,萧誉嘴角一勾,轻柔的吻着她的唇,仿佛在品尝什么果实一般,她唇间有香甜的味道,不似他喝了苦药。

“怎么办,月儿?”

他胸前起伏着,说出的话浮在新月的耳畔,仿佛是梦语,新月一时间竟也意乱神迷,居然微张了嘴唇,笨拙的蹭了蹭去。

这样的举动俨然是一种鼓励,萧誉的身体蓦地一热,迅速撬开她的唇齿,唇舌相碰动的触觉让新月混沌过来,她猝不及防的一把推开他的身体,拒绝道:“不……不行!”

萧誉原本在如痴如醉的吻着她唇间的香甜,这样的拒绝,打扰了他的兴头,很让他不满意,故而适得其反,刺激了他骨子里的雄性占有欲望。

大手遽然固定住新月的后脑勺,由不得她退缩,他霸道的撬开了她的唇,唇舌迅速的侵入进来,如狂风骤浪般在口中翻转吮咂。

新月呼吸急促几乎喘不动气,口中的话也发不出来,偶尔的嗯呀声被淹没在激烈的吻中。

新月直觉得受到了羞辱,毕竟这是大白天。

她奋力的想挣开他的手臂,然而一个倾覆,他的身体翻转,整个人将她压于身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