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小说推荐

簪间花北冥子墨舞随卿尘小说阅读_北冥子墨舞随卿尘小说大结局

作者:谷佑灵惜 来源:落尘文学 时间:2018-05-08 16:06

簪间花是由作者谷佑灵惜创作的一部非常不错的古代言情小说,簪间花小说中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刻画传神,下面给大家带来簪间花精选章节,感兴趣的书迷们快来看看吧。

簪间花大小:连载中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簪间花精选章节

卿尘,等我!

“皇上这匆匆要去哪里?”皓轩不解的问道,那封信到底写了什么?

“叫公子。”

北冥子墨抬头看着天上的那轮明月,仿佛看到了她的笑容,俊冷的脸庞慢慢的爬上了笑容,皓轩疑惑的回过头,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离然。”舞随卿尘从树上跳下来,叫住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尴尬的笑着。

离然我本该向你道别,可是我若是说了,你更不会让我走,我既然给你母后允了那个承诺便要遵守,对不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怎么了?”他停下脚步,总觉得今天的她有些奇怪,可是哪里奇怪自己也说不上来,转身。

“等你有时间陪我去看看玄悦楼。”舞随卿尘随便扯了一句。

“怎么突然想去哪里?”萧离然有所警惕的问道。

“也没什么,有些事情也该让她为此付出代价。”舞随卿尘黯然的说道,修长的手指摸了摸脸上的海棠花,每摸一处指腹上如针扎的一般,有些微疼。

“好,早点睡。”萧离然又走回几步,同意的点点头,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头。

语毕,他转身离去,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从指缝里看着他慢慢的离去。背影慢慢融入夜色之中,手从脸上拿开,笑容也伴随着慢慢消失,心里默默的说道:

萧离然,再见!

“驾!驾!驾!”

晚风吹落一片红色的枫叶,随着风缓缓落入尘土中。

舞随卿尘进屋收拾好行囊,关上窗户,慢慢走出去,不舍的看着屋里的一切,只可惜这样的平静不属于自己,慢慢的关上门。

皇宫内上上下下都被打理过,没有一个人有阻拦,舞随卿尘顺利的走到宫门口,却停顿了一下,再一次走出去,身后的宫门渐渐的关上,曾经听别人说这里是一座监狱,而自己却备感自己很好,可能是多了一个人的保护,才让一切都远离了。

“吁吁!”

舞随卿尘转身被身前的马吓到,后退了几步,一只手放在胸前,平静心里的恐慌,天色太黑,并没有在意,只是想绕个道离开,不料又被拦下来。

“天色虽黑,公子没有长眼睛吗?”不悦的骂道,抬眼看去,整个人都被吓到,刚才的气势,瞬间消失,怎么会是他?

“王妃,该回来了!”北冥子墨下马,淡淡的说道,那一次只是觉得她很像,却没有想到她表示自己一直寻找的人。

身后的皓轩被他的话惊了一下,不敢相信她便是王妃,难怪今天皇上那么反常。

“公子认错人了。”低垂着脸,想要逃离,可是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为什么他回知道自己是谁?为何恰巧来这里?

一连串的问题,不需要回答的人,自己就已经可以猜的出来了,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担心自己不遵守承诺吗?

“卿尘,不要再躲着朕了。”北冥子墨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失痛的说道,双手将她更紧的抱住,怕她再一次的逃离。

舞随卿尘不再继续做无谓的挣扎,因为她明白自己已经逃不了,他的手如枷锁一般。

只是再一次落入这个男人的怀抱再也没有曾经的温暖而是后怕。

“卿尘我们回家。”北冥子墨轻声叫道,反手将她抱起。

舞随卿尘不语,坐在马上,在马儿转身时偷偷的看了最后一眼皇宫,若是命运安排的,逃不掉,何不好好休息一下,耳边都是风的呼啸声,靠在一个结实的胸膛上,渐渐入睡。

马蹄扬起一片尘土飞扬,枫树上的叶子与他们的背擦肩而过,冷月下一白一黑衣袂飘飘,相互纠缠着。

枫语国。

“太子,皇后休息了。”

门外的争吵惊动了屋里的人,皇后拢了拢衣裳,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灯,灯火被风吹的左右摇摆,启齿说道:“让他进来。”

侍卫不在阻拦,推开门,萧离然走过去,看着稳坐在自己面前的母后,质疑的问道:“是你叫卿尘走的?”

“放肆。”皇后微怒的大声说道,“母后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母后儿臣不想与您争吵,儿臣只想知道卿尘去哪了?”

皇后抿了抿嘴唇,平静看着他,只是没有想到他的反应会是如此的大,起身淡淡的说道:“不错,的确是本宫让她走的。”

“为何?母后?”

“母后明白你现在的心情,可你要知道她是北冥子墨的女人,再加上还是烟柳之地的女子,你是太子未来的国君。”皇后慢步走过来,苦口婆心的劝道,只希望他可以放下,明白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

“母后身为一国太子就没有权利去喜欢自己心爱的人吗?儿臣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拿什么去保护国家。”萧离然完全不能接收,整个人都乱了,失控的问道。身体一直往后退,转身想要离去。

“然儿,她被北冥子墨接走了。”

闻言,萧离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站在原地的母亲,丢下一句:“母后,儿臣深爱着卿尘。”说完,头也不转的离去。

皇后慢慢的收回手,身体狠狠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儿,你身在宫中有很多事情都会身不由己你可知道。

舞随卿尘睁开眼睛侧着脸看着垂帘外忙碌的侍女,刚起身便被侍女看见。

“娘娘您醒了。”一名身着粉红色的侍女走过来,恭敬的问道。

舞随卿尘点点头,刚启唇想要说话,门外便响起,太监尖锐的声音;“慕妃,

羽妃驾到!”

闻言,侍女赶紧小跑过去,跪着行礼。

“卿尘妹妹(姐姐)”羽裳和慕锦两人一口同声的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