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女生爱看

主角是萧子衿的小说叫什么_江山为契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粘锅的咸鱼 来源:落尘文学 时间:2018-05-10 17:08

江山为契是作者粘锅的咸鱼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情节充满了各种色彩,非常的不错。人物刻画生动形象,伏笔一个接一个,让你看了欲罢不能。下面给大家带来江山为契精选章节,感兴趣的书迷们快来阅读下吧。

江山为契大小:连载中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江山为契精选章节

夜色渐渐深沉,淅淅沥沥的小雨滴落下来。越王撑开窗户,夹杂着泥土清香的风徐徐灌入,让这一屋子低糜的药味渐渐散去。“近来蛊毒又犯了?”

赵钦猛然咳嗽了几声,几丝腥甜在口中弥漫开来,“调查的如何了,皇叔?”

“岭南诸国早已灭亡,当年较为强盛的昭国也于十几年前被灭,如今统治着岭南诸国的似乎是原先覆灭诸国的北冥世家,那是个以豢养杀手起家的豪族,这一代的家主北冥岄年过五十,能力渐渐不济,少主神秘莫测,曾经教养出诸国闻风丧胆的细作杀手。”越王长舒了口气,为了追查冥月门少主,他一路从岭南追至北境,最后仍旧一无所获,“你这蛊毒确实出自岭南,但是否是冥月门的杰作就不知道了,那个杀手组织向来是只认钱不认人的。”

赵钦垂眸思索,紧握在指尖的锦帕不自主的捂住嘴,仿佛担心嘴里的鲜血滴落在锦被之上,“皇叔,他们没有理由对我母后下手,不过是收钱卖命罢了,我们要找的是真正想要致我们母子于死地的人。双生蛊,手段毒辣,连尚在母后腹中的我也不愿意放过!”他的声音虚浮无力,浅淡低糜。

越王不过二十六岁,当年先皇后临盆之时他尚是幼子。只听说她难产血崩而亡,具体原因整个皇室都是三缄其口,个中缘由他们自然无处可查。

“好了我的大侄子,你都这样了还在胡思乱想。”赵澈顺手端了杯茶水抿了抿,微微的苦涩在唇齿之间化开,“你府里的奴才该换换了,这茶水里面搀着的毒素虽然不致命,但是长此以往下去,你的身子定然药石无灵。”

“那就劳烦皇叔费心了。”赵钦缓缓走了过来,端起他手里的那杯茶倒入已经慢慢枯萎的海棠盆栽之中,“今个父皇召见你,所为何事?”从早朝留至傍晚才出宫,想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可是问你岭南的事情?”

当初奉皇命去调查太子中毒的事情,看似荒淫昏庸的帝王对待这个唯一的子嗣到底还是有些上心的,所以他这个苦命皇弟就被派遣出来东奔西走了,“殿下,皇兄说过,这些事情直接告诉你就好了,到底是你的事情,查出任何结果但凭你的决定来处理。”

“哦?既然如此你为何会在宫里待了一整日?”太子殿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前些日子父皇来看我,好像念叨着吏部尚书林铮家的嫡女今年已逾双九年华,温婉贤良,正适合收收你这浪子心性。恐怕免不了对你有一番唇舌教训吧?”

终身大事啊!

今个一进宫便被皇上以这样的理由训斥了许久,赵澈揉了揉眉心,一脸愁容,“你说我风尘仆仆的来回奔走,怎么就不能让他暂时忘了给我赐婚的事情?”这都是第几次了?他自己都数不过来了。年逾四十的皇上对赐婚一事格外热衷似的,自从他满二十岁开始,每隔两年就提一回婚约的事。以前还可以那林家女年幼为借口,如今这一拖再拖,人家都成了年过十九的老姑娘了,这回连推脱的借口都没有了。

“我比那个小姑娘大那么多,况且我这人闲散惯了,实在不适应被人拘束的日子,殿下你看是否……”

“我无能为力!”难得舒心的笑意在赵钦脸上泛开,他本就长得清秀文弱,俊美中略带一些阴柔,许是因为久病缠身的缘故,才给人这样的印象。“前些日子父皇与我提及的时候,我试着给你推了一次,父皇这次的决心很大啊。况且我这个做侄儿的都已经娶妻,你这个做叔叔的至今孑然一身也说不过去吧。”

“哼,你这是有关江山社稷,我这算什么?”摆了摆手,他丢下从岭南带回来的一些药材急匆匆的逃离了东宫。

夜已经深了,繁华热闹的街市难免有些寂寥,除了花街柳巷依旧灯火通明。赵澈满脸愁容,却被不远处凝香阁的招牌引了过去,许久不见苏姑娘了,还甚是想念。

脂粉的香味弥散开来,赵澈摆弄着折扇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老鸨李氏一见是财主驾到,立马摇着手中镶金边的蒲扇靠了过去,“呦!这不是赵公子么,半年多不见,怕是把我们潇潇姑娘给忘了吧?”

“呵呵,怎么会呢?潇潇可是本公子的心头肉啊!”说罢一巴掌推开李妈妈,甩手一块金锭子扔出去,“今个潇潇姑娘不见客,明白了吗?”

方才死命咬住金子的牙口立刻欣喜的松开来,堆了满脸的谄媚笑容急忙应承道:“额,明白明白,妈妈我呀这就准备几个上好的小菜,温两壶酒命人送过去!”

李妈妈如今已有四十五六,许是保养的好,虽然比不上阁中的姑娘,但腰肢纤细脸蛋滑嫩,丝毫没有老态,招揽客人只是那摇曳的身姿愣是能把一群男人迷得七荤八素。

赵澈看了她一眼,眼眸微转戏谑道:“两壶怎么够,多送点过来,少不了你的金子。”

凝香阁最高的一层中一共四五个房间,其中褚云阁便是苏潇潇闺阁。虽说是妓院,但如苏潇潇这般因连坐之罪而被没入窑子的官妓却是少有以身侍人的,很多姿色不错的会被达官老爷们赎出去做妾。但是有一种罪责是终身不能赎身的,那便是谋反。

“王爷不该频繁出入这里的。”苏潇潇缓缓移动步子,将闺阁内的红烛一盏一盏点燃,“到底是烟花柳巷,与您的身份不符。”

“本王何时在意过这些!”赵澈看着下人摆好酒菜,这才关上门,一副疲累不堪的模样倒在锦榻之上,“善音,帮我处理一下伤口吧!”

不用他吩咐,女子便褪去一身纷繁复杂的长袍,杏色的牡丹罗裙赔上窄袖的中衣,玉带束身显得女子格外纤瘦。清冷的眉眼间眉眼谄媚也没有畏惧,反而闪过一丝忧虑,“王爷,您又受伤了!”

“出来闯荡江湖,难免磕磕碰碰的。我跟皇兄说是小伤,不想假手于人,由你来处置在合适不过了。”出身医药世家,从小精通医术,即便流落风尘,却依旧没有自暴自弃,这样的女子真真让人挪不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