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女生爱看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最新章节阅读_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全本免费阅读

作者:竹笙小哥哥 来源:落尘文学 时间:2018-05-12 15:56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是作者竹笙小哥哥创作的一部架空小说,小说情节充满了各种色彩,非常的不错。人物刻画生动形象,伏笔一个接一个,让你看了欲罢不能。下面给大家带来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精选章节,感兴趣的书迷们快来阅读下吧。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大小:连载中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精选章节

“把我的佩剑送回去,以后不得再武枪弄棒。”白安逸冷哼一声,说完转身便要走。

花少蝶嘴角微微勾起,出声道:“王爷,你既让以后不得再武枪弄棒,我做为您的妃子,自然是要听您的,可是我这心里啊,总是有些难过呢。”

白安逸闻言,转身看着她一脸不屑:“你难过,与我何干?”

“当然与您有关系了,我听闻王爷这王爷之位,可是从军中得来呢,按理来说您应当武功高强也是一个爱武之人,可如今宝剑封存,渐渐生绣,我为这宝剑难过啊。”花少蝶一脸笑意,若是无脸上胎记,乍一看,笑的也是很美。

“所以呢?”白安逸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暗忖这女人今日这想法倒是很新奇。

花少蝶故做无辜道:“所以,这宝剑送给爱剑之人如何?”

“你不会想说,你就是这爱剑之人吧?”白安逸挑了挑眉,满脸的不屑,这女人懂什么,难不成还好意思自称爱剑之士?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花少蝶就是有如此厚脸皮,在他深深的注目下点了点头道:“是的。”

“这可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白安逸皮笑肉不笑的冷笑了两声,便冷着脸。

花少蝶不以为意,直言道:“王爷,这才开春呢,如果说今年内恐怕为时尚早。”

“你这女人,也不看自己的斤两,若是想要这剑,你打败我,我就送给你。”白安逸对自己的武功还是很有信心的,何况单就这女人刚刚武剑那样子,也就算是个半桶水的样子。

夜亭正想上前打个圆场,不想让场面变的太难看,谁料花少蝶立刻应下,“可以,不如我们就赤手空拳的比一场如何?”

花少蝶本就是擅长近身格斗,若是跟白安逸比剑那她根定是没有胜算的,倒不如比自己擅长的。

“眼空心大,可不是什么好事。”白安逸冷哼一声,出言嘲讽。

花少蝶也不理他,大声喝道:“王爷小心了。”

便攻上前来,白安逸饶是武功高强,也差点反应不及,暗忖差点被这女人耍了阴招。

女子学格斗,本就以快、准、狠、为主,而花少蝶更是个中翘楚,每招每式都直往命门而去,并且为取巧她还专攻下三路。

白安逸抬手挡住花少蝶的进攻,怒斥道:“你这什么武功,直往下三路攻,你到底还要不要脸?”

“哼,什么武功不重要,能打过你就行。”花少蝶抬腿就踹向白安逸。

“珠儿,我们王妃不会输吧?”跟着花少蝶己好几日的宝儿性格总算是大气一点儿,没有之前那般畏首畏尾小家子气,此刻的状况让她看的大气也不敢出。

珠儿紧紧盯着两人的战况,眼睛都挪不开,“不知道啊,可是我听说我们王爷可是出了名的武功高强呢,王妃能跟他打这么久,想必也是很厉害了。”

白安逸本就顾忌花少蝶是女子,若是真的打伤了她也不太,便处处让着她,但她招式怪异让他也有些吃不消。

“王爷,不用尽全力,有可能会输哦。”花少蝶轻笑一声,身姿更加矫健起来。

话未说完,变故突生,白安逸不过眨眼之间,就被花少蝶一招擒拿手制住了喉咙。

花少蝶松开手,微微向后退了一步,谦恭有礼又温和的笑了一下,“承让了。”

“剑送你了。”白安逸败下阵来也不恼,此刻他内心颤动不己,就在刚刚他明明从这女人眼中,看到了一丝嗜血的杀意。

这分明就是久经战场之人,似乎要见到血的快感,为什么,花少蝶不过十六岁的少女,根本没有出过京城,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表情?

“那就多谢王爷。”花少蝶拿起剑,带着珠儿和宝儿笑嘻嘻的走了。

夜亭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良久,才转身笑道:“放水放的这么明显嘛?”

“若是她拼尽全力,也未尝不能跟我一战。”白安逸垂下眼眸,掩去眼中的情绪。

夜亭大为震惊,瞪大眼睛滑稽道:“怎..怎么可能,你说她有跟你一战之力。”

“她武功路数奇特,招招到肉,没有一招是虚的。”白安逸若有所思道。

“这到很有意思。”夜亭轻声一笑,又向花少蝶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但人早己走远看不见,“听说你很嫌弃这个王妃嘛,不如休了她如何?”

白安逸闻言,盯了他一会儿,疑惑道:“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她很有趣,你知道的,我一向喜欢有趣的东西,你把休之后,我就把她娶回家。”夜亭边说边点了点头,认为这个方法非常可行。

“她是个人,又不是东西,岂由你说娶就娶的,何况这还是皇上赐婚,她才没进门几天,我就把她休了,你们天家颜面往什么地方放?”白安逸听着他说要把花少蝶娶回家,简直头皮发麻。

夜亭想了想,觉得他说的非常有道理,“那不如你过段时间把休了吧,到时候风头过了我再把她娶回家如何?”

在白安逸看来,花少蝶己经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她的性格突然大变,武功高强,路数怪异,就像换了个人一般,夜亭虽贵为皇子,但心思终究没有那么深沉,若是他真的把她休了,也万不能让夜亭来娶这个危险的女人。

“没想到,你品味如此独特,竟然想娶那女人回家?也不怕半夜做噩梦。”白安逸烦燥拒绝。

“这你就完全不用担心了,我又不跟她睡,只不过养在府里有趣罢了。”夜亭想了想她的胎记,轻笑回道。

白安逸眯着眼看了他一会儿,见他还是那幅放荡不羁的表情,也微微放了心,“这事以后再说吧,现在还言之过早。”

“过早什么呀,你可要答应我一定要把她休了。”夜亭还是不依不饶。

“你这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就想带回家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这花少蝶可不是你以前街上看到的小玩意儿。”白安逸甩了甩衣袖便率先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