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小说推荐

小说主角是花少蝶白安逸的小说名字_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大结局免费阅读

作者:竹笙小哥哥 来源:落尘文学 时间:2018-05-12 15:55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是由作者竹笙小哥哥创作的一部非常不错的架空小说,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小说中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刻画传神,下面给大家带来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精选章节,感兴趣的书迷们快来看看吧。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大小:连载中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精选章节

“小姐,我把您最喜欢的小白带过来给您解解闷,请小姐原谅奴婢今日的鲁莽行为。”小红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直听的花少蝶耳朵痒。

蒋思阅也终于算是明白了点其中的门道,小红明知道身患重病每日却涂脂抹粉,明显是不怀好意,刚刚看她躲在蒋简身后的样子娇声娇气的样子,恐怕是想与蒋简发生点什么?

小红见蒋思阅不说话,顿时急了想冲上前拉着蒋思阅的手,但转眼又看见了花少蝶,只能停在原地巴巴的看着蒋思阅,“小姐,这雨墨那有我与小姐待的时间长?定是照顾不好的,就让我来照顾小姐吧。”

“我是来治病,又不是来享受的,要那么多人照顾干什么,我现在不能与任何有毛的动物接触,回去就把这狗送走,别再让我看见,还有你身上的香粉气实在太重,我怕诱发身体不适,以后你就别伺候我了,让我爹给你安排个更好的主子。”蒋思阅一番话,说出来花少蝶几乎想鼓掌。

花少蝶笑着看那小红急的一脸无奈的样子,“小红姑娘,既然你己经不伺候蒋姑娘了,那就请你回吧,你确实身上廉价脂粉味重,熏的我难爱,还有你若执意要留下来,恐怕我你以后的日子会不太好过。”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光天化日这下,你还要杀了我不成?”小红硬着声回道。

花少蝶轻笑一声,“小红姑娘这主意不错,你若还是如此,就别怪我了,也不知道谁给你的错觉,认为我不敢对你下手。”

“你...”小红你了一会儿,最后什么也说不出来,眼泪便吧嗒吧嗒掉了出来,小红低声抽泣了一会儿,见蒋思阅还是那幅老神在在的样子,便哼了一声,转身离开,蒋简见状也不甚在意,上前道:“姐,你感觉如何?”

“蝶姑娘确实是神医,这才来一会儿,我就感觉好多了。”蒋思阅赶走了小红,心情大好,以后她再也不想因为身体的缘故对他人一再忍让。

以前因着小红与她一起长大,她又一直辗转病榻,小红一直照顾她,可近几年来,小红到是越来越猖狂,前段时间她还听说,小红居然敢随意打骂别的小丫鬟。

蒋简躬身拱手道:“家姐命之所系,全在先生一人,万望先生全力以赴。”

花少蝶身后退了两步,十分正经:“你姐姐的病,不是由我来治,而是由你们家里来治,我把她带来,不过调整以后的病情治疗方法罢了,最重要的还是你们家的大力支持。”

“我爹己经找了人,把花园里的花全砍了,能长花的树也都砍了,全都改种那些不开花的,房间己经在着手整理,不知先生可还有其他吩咐?”蒋简清俊的脸上,己渐渐显露了成熟,多年来,他最担心不过的就是他姐姐,如今姐姐有救,他也渐渐正经起来。

花少蝶想了想,“府上不能出现任何小狗小猫之类的东西,还有过香的脂粉最好也不要出现,我本意是想让你们招个厨娘来负责蒋小姐的吃食,但今日听说雨墨也会做,那我这边开的药膳一类全都交给她,最主要的是,诊金要准备足。”

蒋阅点了点头,“这些事情我会回去我爹说的,天色也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家姐就请先生多加照顾了。”

说罢又向蒋思阅道:“姐,明日我再来看你,若是有什么需要的,我明日去给买。”

“这里东西都很全,有什么要买的,你回去吧。”蒋思阅面色清淡的笑了笑。

教了雨墨做药膳之后,花少蝶连中午饭都没吃又在前堂看病,到了晚上回家之时,己是腰酸背痛。

刚进自己院子时,就看见宝儿和珠儿候在了门外,珠儿无声的对她打着哑语,让人捉摸不透。

“想说什么就说,那幅样子,我也不必你在说什么。”花少蝶说着便推开了房门,顿时明白了珠儿刚刚在说什么,她刚刚肯定是在说,王爷面色很不好,恐怕是来找麻烦的。

见她回来了,白安逸冷着脸,“不知王妃,这一日都去了什么地方呢?”

“我是一个自由人,要去什么地方也不用向王爷报备吧,你每日去了何处,我也是不知道的。”花少蝶对白安逸并没有什么惧怕的情绪,以夫为天是古代女子的想法,可她是现代人,追求的自由思想。

白安逸用力一拍桌子,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纹慢慢由他的手掌处向外延伸,最后那桌子终究是坚持不住,就这样眼睁睁的碎在了她眼前。

桌上的茶杯也翻倒在地,吓了珠儿和宝儿两人齐齐跪了下来,“请王爷息怒。”

“息怒?你们王妃失踪了一日,你们竟不知晓她倒底去了何处,要你们这种丫鬟何用?”白安逸咬牙切齿道。

花少蝶冷笑一声,“我去了何处,王爷你不是一清二楚么,何必要明知故问,你难道以为你在暗地里调查我,我不知道么?”

“好啊,这王府是短你吃了,还是缺你穿了,你非要抛头露面的去给人看病?”白安逸直接承认自己在派人跟踪花少蝶,质问道。

花少蝶悠然自得的转身又找了一套茶具,完全无视那一地狼藉,轻描淡写道:“王爷,若是今日我要一万两,你会给我么?”

“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白安逸怒气未平,但这女人实不按常理出牌问的他一头雾水。

“这就是我的钱与王府给的钱的区别,我正值年华,总要找点什么事情打发时间,难道要每日期盼着你来施舍与我一些怜爱,可是王爷,你的爱妃实在太多了,除了睢侧妃,偏院里那么多小妾,个个貌美如花,我不想与任何人去争。”花少蝶的理论白安逸闻所未闻,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做答。

房间静了一瞬,他漠然的看着她道:“所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老来从子,这几句你是没有听说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