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小说推荐

傲娇王爷求关怀小说阅读_傲娇王爷求关怀免费阅读

作者:胡萝卜头儿 来源:落尘文学 时间:2018-05-12 16:08

傲娇王爷求关怀是一部作者胡萝卜头儿创作的架空小说,傲娇王爷求关怀小说中每一个人物性情饱满,小说情节十分精彩,保证让你看了爱不释手。下面给大家带来傲娇王爷求关怀精选章节,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吧。

傲娇王爷求关怀大小:连载中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傲娇王爷求关怀精选章节

典礼结束后,楚星河由禾心搀扶着跟着太后回了寝宫,皇帝那边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会晚一点过来,晚上也只是简单的和大家一起吃个饭,然后认识一下,今天就算是结束了。

楚星河默默的跟在太后的身后,一副乖乖女的样子,看来这个太后对她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也告诉了她不少宫里需要注意的事情,还有她的住处什么的,已经都安排好了。

作为她第一个见到的赵国皇室家族的人,楚星河对她的印象也是很好的,不过如果她知道太后给她拦下了什么事情,她可能会更加心怀感激。

“这里是清漪苑,离我的寝宫很近,你先住在这,以后想换别的地方我们再安排。”太后领着楚星河来到了一出雅致的别苑。

院当中砌着个花坛,上面陈放着十几盆盛开的菊花。花坛旁那棵一丈多高的红海棠树,枝条被修剪得疏密适度,整个庭院更显得古朴、静谧。只有当阵阵清风吹拂,从盆菊和海棠树上落下的枯叶在地上沙沙作响时,才偶尔划破院中的沉寂。

湖畔竟然盛放着大片大片的金色花朵,就像一颗颗金色的星星躺在碧绿的叶片之间,但没有一种星,可以如此璀璨夺目,流光溢彩,妖艳得仿佛可以夺去人的呼吸,一时进入正室,早有许多盛妆丽服之姬妾丫鬟迎着。

“不用麻烦了,这里挺好的。”楚星河简直对这个院子满意的不得了,有花有草有鱼有河的,太后出手也是阔绰一下子留给她配了六个丫头,环肥燕瘦的,不错不错。

“这以后就是你的住处了,有什么不懂的你随时可以去问我。”太后拍了拍楚星河的手,又分配给了她一个管事的嬷嬷,“这是桂嬷嬷,有事情时候吩咐她就好。”

楚星河笑着点了点头,扫了一眼这位嬷嬷,嘴角的笑都扯到耳根子处了,也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这里的所有人她都得在观察观察,毕竟这深宫内苑不比别处,自己不留心点,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娘娘,皇上那边有事情找您。”一位嬷嬷这时候过来在太后耳边轻轻说了句这,太后点了点头,又简单的和这几位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清漪院。

待这位大头走了以后,楚星河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这个小院子了,虽然她这人很好说话的,但是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

“桂嬷嬷,我这初来乍到的也不认识谁,不如你帮我介绍介绍。”楚星河坐在椅子上,看着这几位环肥燕瘦的丫鬟,看长相都差不太多,只是这性子应该就差的远了。

桂嬷嬷既然是太后分配给她的第一手资源,那么她更得好好利用,毕竟在宫里她全是老江湖了,她只是个新手,凡事还得多靠着她。

“是。”桂嬷嬷朝楚星河行了个礼,来的时候太后娘娘就吩咐过她,这是楚国的公主,为了两国交好而来,万万不可出什么差错,而且看面相,这也是个好说话的主儿,她在这宫里伺候过得妃子公主阿哥多了,什么样的性子没见过,既然太后交代了,自然是不能敷衍了人家。

分别指了指这几位丫鬟,“这是知书,知画;惟妙,惟肖;书琴,桂琴。”

六个丫鬟是一对一对从各个宫里分配出来的,之前遇到的主儿有好有坏,因为年轻便被分配了出来,毕竟有的不受宠上了年纪的老太妃都已经去玉清寺吃斋念佛了。

楚星河看了看她们的脸,尽量去记住她们每个人的样子,今天她也累了,也懒得和她们多说些什么,“我的身份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了,在这宫里难免会混淆称呼,你们叫我楚姑娘就好。”

“是,谨遵姑娘教诲。”

楚星河也懒得听这些话,留下禾心一人在身边后,整个脱了衣服就回床上补觉去了,禾心的功力她还是知道的,什么丫鬟在她的调教的都会变的乖乖的,更何况现在身边还有一个老道的桂嬷嬷她应该可以省点心了,一想到晚上的宴会她就浑身乏累,她可不喜欢这种场合,吃不能放开,也不能随意,啊,真是烦躁啊。

“姑娘,姑娘。”楚星河正睡得熟的时候突然有人过来摇她,好扫兴,一睁眼看到自己不熟识的人。

“啊……是谁啊…”楚星河含糊着问了声,好累她真的好累。

“姑娘我是惟妙。”穿着淡绿色宫装的女子看着楚星河的睡脸答到。

“禾心姐姐叫我来叫你,衣服已经准备好了,嬷嬷说了今天的晚宴不宜迟到的。”惟妙很有耐心的看着她这么说着。

“我知道了。”

楚星河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反而吓了惟妙一跳,张着嘴看着楚星河,还真是个脾气古怪的主子啊。

“哇,大发,准备这么隆重的衣服吗?”楚星河看着放在桌子上的衣服和配饰整个人都眼前一亮,还真是有钱啊,全是金银珠宝,她喜欢,不过她总觉得似曾相识。

今晚皇宫内设宴目的很明确了,为了介绍一位远方来的公主而宴请各位皇亲,大家对这位公主并不是很感兴趣,不过听说是一位美女又是皇帝摆宴不来自然是不行的。

“不过是一位公主而已,至于把大家都叫过来吗。”

慵懒的斜倚着一个男子,披了件曲水紫锦织的宽大袍子,眉眼竟揉和了仙气与妖气,清丽出尘中携带了入骨的魅惑,凤眉星目只淡淡一扫,便似把人心割了去,他修长的手指持了一只翠青龙凤酒杯,酒色莹如碎玉。

“五弟这么说可就是不给二哥面子了,何况这还是太后的主意。”三皇子赵晖听了赵祁这话笑着回复道。他这个五弟就是性子太冲,很多事情直来直往的太容易得罪人。

“我听说这位楚国公主,容貌也是一等一的货色,不妨就看看嘛。”八皇子赵焕也跟着三皇子帮腔。

在一旁六皇子赵衍轻声的咳了咳,照常理他今日本可以在家歇息的,结果在回家的路上遇上了自己的两位皇兄软磨硬泡的硬是把他拉了过来。

“无趣,我还是出去醒醒酒。”赵祁也是对这些事情反感的紧,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溜了出来。

赵乾看了一眼他们几个皇帝的方向,见他出去也没有出声,只是和大臣们说着话,但是心里犯着膈应。

“太后驾到。”门口一声高喊,把众人的目光吸了过去,一时寂静。

太后着一湘红色大红妆霏缎宫袍,缀琉璃小珠的袍脚软软坠地,摩挲有声,红袍上绣大朵大朵金红色牡丹,细细银线勾出精致轮廓,雍荣华贵,却也将那保养的极窈窕的身段隐隐显露出来,耳垂上戴着一对祁连山白玉团蝠倒挂珠缀,一荡一荡,在风中微微飘动,衬得脖颈愈发的修长而优雅,纯净的无一丝杂质的琥珀项链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光泽,皓腕上的一对独山透水的碧绿翡翠镯子,使一身的装容更加完美。

众臣皆行礼跪拜,一时也被这太后的威仪震慑到,艳丽的妆容下女子还是那么美,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在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

“都起来吧。”太后一声令下,众人纷纷起身,整个席间都是衣服摩擦和众人的呼吸声,刚刚注意力都在太后身上没敢抬头看,现在在一定睛,太后身边竟是跟了个肤白貌美的人儿。

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殊璃清丽的脸蛋上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涩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若是原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现却似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另男子遽然失了魂魄,但最另人难忘的却是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

身着金色纱衣,里面的杭州丝绸白袍若隐若现,腰间用一条集萃山淡蓝软纱轻轻挽住,略施脂粉,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头绾风流别致飞云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紫水晶缺月木兰簪,项上挂着圈玲珑剔透璎珞串,身着淡紫色对襟连衣裙,绣着连珠团花锦纹,内罩玉色烟萝银丝轻纱衫,衬着月白微粉色睡莲短腰襦,腰间用一条集萃山淡蓝软纱轻轻挽住。

席间的各位见了,无不倒吸一口冷气,却是佳人矣,有道是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恍为天仙人。

赵乾看了楚星河本人更是被迷的不要不要的,想来她今天身上的这件衣服还是命人连夜赶制的,目的便是为了这一刻,这两日他旁敲侧击的向母后寻问她的情况,怕是她都记在了心上,这撩人的梅花妆,放在她的脸上简直是将美艳与魅惑发挥到了极致。

几位皇子也是被惊到了,旁边的几位公主看这些男人的反应对这位新来的客人当时就有点甩脸子了,女人的嫉妒心啊,在场的三位公主,除了君柯公主外剩下的霜吟和络羽两位公主都是庶出,生前最受宠的也就是君柯公主了,论美貌也是这京中第一人。

不过现在看来是有人将要撼动她的地位了,君柯直直的看着楚星河,目光从上扫到下,目光凌厉,楚星河被这些人盯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她倒是对自己的容貌挺有自信的,不过也没有这么可怕吧,男人们如狼似虎女人们恨不得掐死她。

楚星河平静了一下,看了禾心一眼,禾心这时候正警惕的看着四周,只要在紧张的时候看看禾心她的心情都会舒缓很多,就像太医院开的静心丸一样管用,因为楚星河知道要是有哪个男人对她图谋不轨,禾心肯定第一个上去把他踢残。

“这位就是从楚国来的楚晗公主。”太后将楚星河介绍给他们,看了一眼自己不争气的儿子轻声咳了声。

“席位已经给楚晗公主留好了,请公主落座。”赵乾回了回神,早在安排座位的时候便把她安排在了前排第一人,旁边坐着目光凌厉的君柯公主。

楚星河朝他们行了个礼,便坐了下来,这么多人面前她还是要装装样子以免出洋相,君柯公主也回之以礼,保持自己一向的大度姿态,毕竟她可是京中第一内,在什么时候都不能丢掉这个姿态。

赵乾见她落座也开始今晚的表演了,借此机会和大家聊一聊顺便沟通一下感情,他这个皇帝之位还没坐稳,也需要他们的扶持,赵乾看了一眼席间空着的位置,皱了皱眉。

偶尔楚星河也感觉到周围投射过来的目光不过都被她的好禾心瞪回去了,一个个肚满肠肥的,要么就是长相端正实则色眯眯的假君子,席间居然还有位子是空着的,楚星河顺着那个位置往下看。

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一种发酵的病态美。完全就是她的菜啊,洋娃娃的长相,只想抱在怀里狠狠地蹂躏一番,长长的睫毛怪。

不过他好像对自己并不是很感兴趣她已经看了她好一会儿了,结果他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席间他还轻咳两声,下面人还给他送了一件貂绒的披风过来,看来身体很不好呢。

楚星河一边应付着君柯和她说的话,一边偷偷的看着他,顺便吃些东西,赵乾偶尔目光撇到她的时候她都是在浅笑,在赵乾眼里,完全就是一副王后的架势与气度。

“禾心,你去帮我打听打听那个身子不太好的是几皇子。”楚星河趴在禾心耳边笑着说道,笑了一晚上她的脸都笑僵了,还是出去透透气吧。

君柯看她心不在焉也懒得和她讲话,转向其余的两位公主,继续她们的塑料花友情,楚星河随便找了个借口给太后,就悄悄地离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