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盘屋小说>文章>小说推荐

旧爱难寻最新章节阅读_旧爱难寻全本免费阅读

作者:千寻 来源:落尘文学 时间:2018-05-12 17:21

旧爱难寻是一部作者千寻创作的职场小说,旧爱难寻小说中每一个人物性情饱满,小说情节十分精彩,保证让你看了爱不释手。下面给大家带来旧爱难寻精选章节,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吧。

旧爱难寻大小:连载中类型:言情下载按钮

旧爱难寻精选章节

突然,门响了,她连忙把手里的书放了下来看向门口,发现门已经开了,陆旧谦正站在门口。

南千寻的大脑空白了数秒,问:“你怎么来了?”

陆旧谦慢慢的朝她走了过来,顺手将门锁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南千寻紧张的抓着床单,一双媚惑众生的眼睛里带着一些防备。

陆旧谦一眼不眨的看着他,脑海里只有扑倒她几个字,他慢慢的朝床那边走了过去。

南千寻看到他眼种布满红色血丝,面上带着一些意乱情迷,这种表情她最熟悉不过了。

“我告诉你,你不要乱来,我可以告你强*奸!”南千寻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摸着身边,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防御。

“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陆旧谦冷冷的说道,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发神经一般的来找她!对,让她解释孩子的事!

陆旧谦为自己勉强找了一个理由,继续靠近了她。

南千寻连忙翻身从床上跳下来往门口跑,陆旧谦哪里会让她跑掉,扑上去将她扑倒在地上,整个人压在她的后背上。

她在自己的身下,他心里空荡荡的某一处瞬间被填满了,像是漂泊已久的人终于找到了安息之所。

南千寻浑身都紧绷着,以前他们男欢女爱的时候是那么的和谐,彼此都能知道对方的敏感点在哪里,可是现在他已经是南初夏的未婚夫,她不想跟他之间再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陆旧谦将她压在身下,不假思索的低头去咬她的耳朵,南千寻像一只猫一样尽量圈着自己的身体,以前敏感的地方会敏感,是因为那是他们两情相悦,现在既然已经决裂,再敏感的地方最多也只能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而已。

“陆旧谦,你现在是南初夏的未婚夫,你有需要应该去找她!”南千寻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

陆旧谦听到南千寻的话,突然放开了她,坐在一旁,身下的胀痛让他一刻也不想忍了,但是他曾经答应过她,只要她不愿意,他就不会勉强她!

或许,她已经忘了,但是他还记得!

南千寻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有些失落,她希望他不会爱上南初夏,她能永远做他的唯一,可是理想是一码事,现实又是另外一码事。

南千寻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到安全的地方去,岂料陆旧谦一把拉住她,她冷不防的朝他扑了过来,这回换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

她惊恐的趴在他的身上,有些不知所措,陆旧谦的双臂强有力的箍住她,不让她跟自己有任何的空隙。

南千寻感受到身下那不可描述的地方传来的不可描述的触感,脸上腾的一下红了起来。

卧室里的气压渐渐的升高,高的南千寻也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变的炽热了。

“千寻……”过了许久,陆旧谦暗哑的嗓子喊了一声,这一声包含了太多的复杂的情绪,南千寻听到了之后,莫名其妙的想哭,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孩子的事,你不给我一个解释?”陆旧谦把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胸口处,闭上了眼睛,孩子是他不可磨灭的痛。

南千寻浑身一僵,难道他知道了孩子的事?他要抢走孩子吗?

不,孩子绝对不能被他抢走!她已经失去了他,难道连孩子也要被剥夺吗?

她沉默不语,陆旧谦翻身把她压在下面看着她,本来只是想看她是什么表情,没有想到这种熟悉的姿势让他把持不住自己,看着她的嘴低头吻了下去。

南千寻伸手推着他,努力的挣扎,陆旧谦知道她不情愿跟自己接吻,放开了她,双手捧着她的脸说:“南千寻,有没有人说过你像一只狐狸精?”

南千寻咬着唇,一言不发,心里却无比的渴望这个人赶紧离开。

一个给她的身心灵带来这么大伤害的人,她无法心平气和的面对他,眼泪哗啦一下从眼角落下,陆旧谦看到眼角的眼泪,顿时清醒了起来,他陆旧谦什么时候沦落到要勉强一个女人来解他生理需要了?

他放开了她起来去了浴室里,拿着莲蓬头从头到脚的浇了下来。

南千寻躺在地上许久,转过头去看浴室的门,听到里面哗啦啦的水声,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还是不想了。

过了一会儿,她从地上爬了起来,开了门去了天天的房间把门给锁好,躺在了天天的身边。

陆旧谦在浴室里泡冷水澡,泡了好几个小时,浑身的药劲都下去了之后,才从浴缸里出来,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她粉色的浴巾,拽下来围在了腰间。

到了床前,他看到她已经不在房间里,掀开被子躺了上去,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她刚刚眼角流出来的泪水,心里有些烦躁,将头埋在被子中,闻到了被子中那种熟悉的香味,他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南千寻在隔壁的房间里一夜未眠,次日早早的起来准备早饭,在煮粥的时候,纠结了半天,到底要不要给他煮点?

想了想,反正她很快就要离开江城了,以后他在江城她去南川市,应该不会经常见面了!

陆旧谦还在熟睡,总觉得好像有一道视线在看着他,他睁开眼睛来,看到天天趴在床边,拖着腮看着他。

他展开一抹笑容,说:“早!”

“泥为醒么会在窝麻麻的床上?”天天歪着头问道。

陆旧谦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个问题有些不好回答,但是看着小家伙,他又有些不忍心欺骗他。

“昨晚喝醉了!”

“泥每次喝醉了都会抢别人的床吗?窝麻麻昨天晚上跟窝睡了一个晚上。”天天疑惑的问道。

“呃……”陆旧谦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天天,吃早晚了!”南千寻在厨房里喊了一声,天天看了看陆旧谦说:“帅蜀黍,窝麻麻已经做好早饭咯!”

陆旧谦听说早饭,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南千寻也是每天都早早的起来做早饭,只要他睁开眼睛,就能吃到美味的早餐,她做饭的手艺不是一般的人能赶得上的。

只是现在,她做的早餐都属于这个小绿帽了,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坐了起来,到浴室里把昨天的衣服又给穿了起来。

他收拾好了之后,走出了卧室,南千寻和天天已经坐在饭桌前,饭桌上放着几个鸡蛋灌饼,还有三碗小米粥。

他的心里一阵暖意流过,抬步朝饭桌走了过去,端起桌子上的小米粥喝了起来。

小米粥还是以前的那个味道,甚至比那个味道还要可口,以前南千寻每天都会给他熬小米粥,因为他的胃不好,小米可以养胃。

陆旧谦端着小米粥在那里发呆,南千寻一言不发的夹了一块鸡蛋灌饼给天天,天天似乎也知道两人之间的气流有些不一样,乖乖的吃饭,一声不吭。

陆旧谦慢慢的吃着早饭,南千寻也一声不吭,天天吃饱了之后,说:“我吃饱了!”

“嗯!”南千寻嗯了一声,孩子从椅子上爬了下来,从饭厅里出去了。

陆旧谦看着孩子走了,转眼看向南千寻,说:“昨晚,我被下药了!”

南千寻心里一惊,谁敢给陆旧谦下药?陆旧谦不是已经跟南初夏订婚了么?还有人打他的主意?

“嗯!”南千寻淡淡的嗯了一声,谁打他的主意跟自己也无关了。

陆旧谦放下碗,看了看她,说:“那个,昨晚谢谢你收留!”

他说完站起来离开了,南千寻一直垂着眸子,直到陆旧谦离开才抬起眼来看着他的背影。

南千寻看着他消失在楼梯口,收回目光,才发现他的钥匙落在了饭桌上,她盯着钥匙看了一会儿,听他开门并没有要回来拿的意思,连忙拿着钥匙追了下去。

陆旧谦离开餐厅之后,去开店铺的门。

南初夏还在外面的道牙子上打盹,听到门响了,清醒了过来,连忙扶着树站了起来。

陆旧谦那张薄凉而颠倒众生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惊讶的用手捂住了嘴巴。

昨晚她一直守在门口,他什么时候进去的?

“你怎么在这里?”陆旧谦冷冷的看着南初夏,南初夏的嘴唇哆嗦着,昨天她费尽的心思,没有想到最后还是便宜了南千寻。

南千寻这个时候也匆匆忙忙的跑出来,一边跑一边喊:“旧谦,你的钥匙!”

陆旧谦的嘴角上露出一抹笑,像是笑了又像是没有笑,站在那里等着南千寻送过来,南千寻穿着居家服拿着钥匙跑出来,到了他的身边,才想起自己的称呼有些不合适。

都是习惯惹的祸!

“南千寻!”南初夏尖叫着朝她扑了过来。